公私合營 中國私企之殤和宿命(下)(圖)

2019-08-20 01:20 作者: 文淵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你若說這是我家私有財產,不想跟外人合營,那你最後的命運只有一個:不存在了。
你若說這是我家私有財產,不想跟外人合營,那你最後的命運只有一個:不存在了。(網絡圖片)

接上文:公私合營 中國私企之殤和宿命(上)

對於佔據半壁江山的私營企業這塊肥肉,當局自然不會任其自由發展脫離自己的手心,現在「割韭菜」時機已到,於是實質是搶劫的二次公私合營的出臺也就順理成章了。前不久一個自稱是「資深金融人士」的吳小平撰文鼓吹「中國私營經濟已經初步完成了協助公有經濟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大階段性歷史重任,應逐漸離場」。此「小平」非彼「小平」也,不過一介名不見經傳的草根耳,儘管他給自己堆砌了眾多華麗的唬人頭銜。但此石破天驚的短文,猶如八級地震,立刻在私有企業間引起劇烈的震盪。一個半瓶水局外人的一篇不經意的網文,能讓眾多企業家猶如面臨滅頂之災的深淵,驚慌失措亂了方寸,狼奔豕突隨時準備拔腿開溜,可見當前這個經濟生態已惡化到了何種地步?不過也有人憂心忡忡道,「如果他不是譁眾取寵,而是官方代言,言人所不能言呢?」

其實,當局覬覦私企並非始於今日。作為極權獨裁政權,他們時刻都在琢磨如何將所有民眾牢牢的掌控在他們的手心裡,而用經濟辦法,有時候甚至比直接動用政治、國家機器和武力手段更有效。

改革開放前中國的人權狀況人們還記憶猶新,不僅農民被圈在農村動不得身,就是城市居民也被一紙戶口和「單位」牢牢地捆綁在原地,沒有任何遷徙、擇職、換工作的自由。許多夫妻兩地分居數十年不能「調」到一起,任何人只要離了所在「單位」,在社會上就完全無法生存。每一個人的事業、前途、命運,甚至婚姻、健康,事無鉅細都掌握在組織和單位手裡,沒有任何個人選擇的餘地,這也是極權獨裁政權控制百姓最有效的手段,從前蘇聯到金家王朝的朝鮮都是這個路數。所以任何人都只能做馴服工具,不得有任何絲毫的不滿和反抗,否則根本不需動用專政手段,只要停了你的工作,不發工資,就只有死路一條。

有人曾以《敢踢蔣介石的劉文典反右時怎沒了脾氣?》為題的博客,津津樂道地講述當年與蔣衝突而猛踹其肚皮的軼事,似是有種的真漢子。可在1957年的反右中被劃為「中右」後,他別說以當年的勇氣去踹毛,就連面對任職的雲南大學校長和系主任,他也不敢造次。起初他的檢查「避重就輕」,批判漫不經心,既然自己不肯「脫褲子」,那麼組織就強行「割尾巴」了。經一輪又一輪的「群眾大批判」後,劉文典終於身心疲憊,倒了,終於在批鬥會上低頭「認錯」,承認那些莫須有的「罪名」。「我的問題最嚴重,我需要改造。」昔日大師,低下了高貴的頭,完成了隨波逐流的自我作踐。當然,同時,他的精神和生命一起走到了盡頭,1958年7月一個深夜,他突發腦溢血與世長辭。

一向剛強固執的劉文典,為什麼平生第一次違心忍辱地作自我批判呢?怕斷糧!三十年代的劉文典,可以「此地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即使被開除了,也不愁沒地方繼續工作,所以他能夠「不畏強權」,連老蔣也敢踹;但五十年代的劉文典,工作都是統一安排,組織安排什麼你幹什麼,本校開除你就等於全國沒你容身之地,口糧就徹底沒地方領了,怎還敢跟領導「鬥氣」,更別說「踹人」!當然還有怕殺頭和被侮辱。這就是用經濟手段控制人有效和厲害的緣由。當年他敢踹蔣,雖是剛烈,可也深知絕對安全,蔣可懷恨,卻不能把他怎樣,既不能辦他,也奪不去他的飯碗。

新一輪的「公私合營」在本質上與一個甲子前的沒有區別,都是巧立名目的非法掠奪,但在具體操作上卻更隱蔽、更有欺騙性,難度也遠大於前一次。當局無法如上次一樣以血腥屠殺的恐怖來威懾,而且無法公開阻止私營業主的合法移民和資金的出逃,只能以見不得人的陰損手段逐步蠶食。

奪取民間財富是一場革命,雖然看不見硝煙,刀不血刃,往往伴隨的是家破人亡。自去年以來,全國稍具規模的民企老闆出境受限,被關門「打狗」,其實有遠見的私營主早已資金外逃。

老謀深算、能看到十步以上棋路的李嘉誠絕非浪得虛名,他居安思危敏銳地感覺到了這一危機,於是在他人燈紅酒綠、鶯歌燕舞時已開始布局並實施了「大撤退」,不停拋售旗下產業,趕在新一輪「公私合營」的「打土豪、分田地」之前,順利完成了名下資產的戰略轉移。許多人以此判定李嘉誠撤資的英明,自然同時也造成了對中國經濟的悲觀情緒。於是2015年9月15日,新華社瞭望智庫發表了署名「羅天昊」長文《別讓李嘉誠跑了》,文章提及「在中國,地產行業與權力走的很近,沒有權力資源,是無法做地產生意的。由此,地產的財富,並非完全來自徹底的市場經濟。恐怕不宜想走就走。」

這篇文章的流氓邏輯是你在我這裡賺了錢,就由不得你說走就走。按羅天昊的說法是因為權力幫助過李嘉誠,所以他應有感恩之心,不能過河拆橋。這種公然對私營業者、對資本家的仇恨的言論,居然獲得了朝野一片歡呼和支持。殊不知「不要讓李嘉誠跑了」這種幾乎是絕望的恐怖囂叫,引起了比李嘉誠撤資更大的恐慌,這種赤裸裸的黑道威脅,人們都知道藏在背後的殺機,再不跑,就晚了!猶如一家正在遭遇擠兌風波的銀行,這時候貼出一張限制取款的告示,只會刺激儲戶更瘋狂的擠兌。

李嘉誠與權力的合作或是合理合法的,或是有原罪的。若是合理合法的,則是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時承諾的優惠,是兩廂情願、互惠互利的合作,也就談不上誰欠誰。李嘉誠賺到金山銀山,那也是受法律保護的私有財產,如何重組、撤資都是個人自由,他人想攔也攔不住。而如果權力與李嘉誠的合作是帶有原罪的,既然是雙方合作,就不能只問李嘉誠一方,沒人相信權力會發揚「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精神,首先就要查處的是權利的腐敗。於情於理於法,都沒有理由阻擋李嘉誠的撤資,又不能不顧國際輿論,對李嘉誠這樣有國際影響和聲望的大亨耍流氓動粗,公然撕下臉皮,像綠林好漢一樣讓其留下「買路錢」,於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將撈得「盆滿缽滿」的財富堂而皇之地帶走,除了在心裡暗暗罵娘,竟無計可施。

直到現在才看清真相者則為時已晚矣,中共出臺了多項政策阻止資金出逃,資金的控制與人的控制都在加強,銀行對百萬美元以上的存款都已在控制之中,已難以抽資難以抽身。說到底,大部分、尤其是那些富可敵國的大塊頭私企,其發家致富都和官商勾結分不開的,中小私企也幾乎沒有屁股乾淨的,這與「無官不貪」的政界官場真是相映生輝,這也是其原罪。對此當局和業主們都是心知肚明的,因而當局想辦誰,誰就難逃,這和官場上只要提溜一個出來沒有一個是不貪的一樣。用民間的話來說就是,他們的不義之財都是利用共產黨的權得來的,共產黨現在用權再以「割韭菜」甚至「砍樹」的辦法奪回去,於理於法並無不可,也是易如反掌。私營主如果為了保命,只有乖乖地交出手中的財富,否則就會大禍臨頭。

明眼人不難看出,他們這就是要回到毛時代,要仿照毛時代的經濟政策進行社會主義工商業改造,推行第二次「公私合營」。中共十九大前就已對私營企業從成立黨組織開始,實施了組織上的控制。

在中共十九大的記者會上,就有中共官員稱,截至2016年底,中國14.7萬家國有企業中有93.2%建立了黨組織,273萬家私人企業中有67.9%建立黨組織,10.6萬家外商投資企業中已有70%的在華外企建立了黨組織,達到7.5萬家,並且參與公司的決策權。那麼進入私企和外企的黨組織由誰養著?當然是這家公司。因為共產黨本來就是一個寄生組織,它自己不生產,它和它的各級組織都依附在國家的機體上,吸百姓的血,吃民眾的肉。現在到了私企和外企,順理成章地就要就地吸血,它們就像螞蝗一樣,盤附在哪裡就緊緊地在哪裡吸血。

董事會是民主機構,在董事會的決策過程中,西方人是根據股權來決定投票權。但是,按1%股份加入董事會的中共,絕不會滿足於只有1%的投票權,甚至會要求決定權,這就是中共的潛規則,這就是問題的嚴重性。他們會把手伸得長長的,用他們的「長臂」管控企業的一切。這些企業及其董事會如果不由專業人員決策,而是不得不接受黨組織或黨委的決定,就已經變成不是以營利為目的、以市場為導向的企業,而成了政策機構。中共現在不僅是要控股,還要企業變成黨產。

9月11日,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在浙江杭州的一個座談會上講話,要民營企業「只有以職工為本,讓職工享有充分的民主權利,共同參與企業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才能激發職工的勞動熱情和創造活力,實現企業與職工的共贏發展。」,並要求「各級人社部門要與工會、工商聯加強密切配合,積極參與廠務公開協調工作機制,支持工會發揮統籌協調作用,認真履行人社部門職能職責,主動做為。」

其實當前就是在國營企業裡,他們從來也沒有「領導工人共同參與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那些官辦的工會只是當局的另一個辦事機構,既不是工人自己選舉、認可的,又不代表工人與工人的權益,更不會為工人爭取福利,在他們的眼裡工人不過是會說話的機器。

人們沒有忘記,2018年7月下旬,深圳佳士科技部分工人發起的要求組建工會的抗爭行動,曾引發外界廣泛關注。隨後,全國一些左派工人和大學生陸續前往深圳聲援,到8月24日遭到警方徹底清場鎮壓。數十名工人和聲援學生被帶走,四名工人被刑拘,面臨起訴。10月19日有北大學生在網上發起尋找因赴深圳聲援而一直失蹤的前北大反性侵學生岳昕的行動,引發外界關注。發起信表示,擔心剛剛畢業3個月的岳昕被徹底「消失」在人間。

現在他們卻居心叵測地要「私企的黨組織要領導工人共同參與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各級人社部門要與工會、工商聯加強密切配合」,其司馬昭之心不是昭然若揭嗎?他們再次觸及到了民營企業的敏感神經,他們關心私企工人是假,他們「領導工人共同參與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是假,其要害、其真實目的則是以工人的名義達到由「黨組織」全面掌控私營企業的目的。

由於中共對民企發展政策上諸多歧視,例如,銀行貸款利率高於國企貸款,一些行業和資源被國企壟斷以及法治環境惡劣,甚至動用環保、衛生、消防、稅務、海關等來設置障礙,造成了私企經營的困難,以致逼其關停。去年以來,環保部就門以環保不達標為名,整頓、關閉了大批私企,結果企業倒閉,員工失業,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這正和一甲子前,作為「公私合營」的前奏,對私企實施的套路如出一轍,目的就是阻斷其發展道路,不得不俯首讓出企業,被國營吞併。

普通的私企,又極難從金融部門正常融到資,即便僥倖貸到款,也是門檻很高、條件苛刻。一般這種貸款都需質押,不少私企其固定資產早已在前期的融資中抵押出去,那些上市公司只有股權質押一條路可走。因著股價隨時都在變動,債權人自然要考慮股價下跌的風險,質押價格至少要打個對折,甚至是3折才能貸到。這就和進當鋪一樣,再貴重的物品在那裡也只能和白菜一個價。通常若抵押股值下跌超過20%,就觸及警戒線,抵押人就要拿錢來補倉;如果股價繼續下跌至30%,就觸及強制平倉線,券商就可以把手中的股票強行出售。此時,該公司股價本已岌岌可危,再被拋售,就死定了。

由於國家體制和非市場經濟的侷限,中國股市本來就是一個不規範、充滿欺詐和陷阱的圈錢場所。許多上市公司的經營和財務報告弄虛作假,加上大量權貴的內部交易,對一般股民來說,股市就是被剪羊毛、被掠奪的代名詞。例如,前不久報導的前安徽付省長周冬雨就曾利用內部交易,在股市非法獲利多達3.5億元。而那些慘淡經營的上市私企,在禍害股民的同時,卻也被股市拖累,直至破產倒閉。

今年以來,整個股市跌跌不休,近期又遭一輪暴跌,一度創近四年新低,以股票質押貸款的上市公司面臨斷頭風險。在這種情況下,國資頻頻出手「接盤」上市公司,已經成為近期中國資本市場的一大特色,這個現象自2018年9月以來更加明顯。

擺在這些私企面前的路只有兩條,要麼倒閉關門,要麼被國企趁危抄底併購。有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0月16日,A股市場有2163只個股存在股權質押,其中有982只股價跌破預警線,584只跌破平倉線;大股東涉及股權質押的上市公司有1900家,其中大股東質押比例超過70%的上市公司有840家。股市狂跌,私企市值不斷蒸發,國資接盤變得更容易,2018年9月以來個案頻傳。統計顯示,至今至少有50家民營上市公司宣布獲國有資本入股。中國私企正陷入改革開放4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困境。

今年以來,中美貿易戰的硝煙,使私企,尤其那些出口型的私企更是雪上加霜,跑路、倒閉之潮猶如雪崩,國企改革遙遙無期,加上要私企退出的風聲越來越緊,人心浮動。財經界盛傳,今年迄今376家上市公司386位董事長離職,佔A股3551家上市公司九分之一。不僅董事長們跑了,高管們也跑了。今年1000多家A股公司逾8000名董事高管離任,理由不一,卻被指為想學李嘉誠、馬雲要跑得快,否則就跑不掉了。

為了穩住陣腳,給急速下行的經濟制動,中共高層紛紛出面,突然改了口風,又言不由衷地說要支持私企發展,並打氣、給予解困的政策。前不久劉鶴攜「一行兩會」一把手集體喊話,要地方政府紓解上市公司股票質押困境,但前提是其「有發展前景」,即是有選擇的。國資委彭華崗則在10月15日表示,國資收購民資上市公司,是一種正常的市場化行為,是國企和民企互惠共贏的市場選擇,不存在誰進誰退的問題,更不涉及意識形態。劉鶴毫不迴避地指出:「社會上所謂『國進民退』的議論,既是片面的,也是錯誤的。國有銀行或者國有企業進行幫助甚至重組,是幫助民營企業度過難關,恰恰體現國企和民企相互依存、相互合作,我認為是好事,不存在「國進民退」的問題。」

自從《人民日報》創刊起就有群眾吃「定心丸」的報導,70年來一共1840篇報導的標題或內容含有「定心丸」。並且有意思的是,從《人民日報》創刊始初,「定心丸」一詞就是跟人民的私有財產綁在一起的,也就是說但凡有「定心丸」的報導,都是跟老百姓對被侵佔或沒收私有財產有關,也從側面看出社會關於私有財產的憂慮自40年代末至今貫穿始終。(《私產焦慮與「定心丸」:70年「定心丸」史考》,王明遠,《中國數字時代》,2018年11月3日。而且作者總結出:「吃『定心丸』的對象主要是民營企業、農民、外資企業,而從來沒有國企、幹部;『定心丸』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近一半文章是2007年以來發表的。)

「狼來了」喊多了,就沒有人再相信了,定不了心的「定心丸」吃多了,也就沒有人再會去吃。

中共當局又派「定心丸」了,當然,這都是在目前不得已而為的權宜之計,他們看到私企擴張發展佔有大量財富時,就露出殺氣騰騰的猙獰面目,以無其不用的各種陰損、流氓手段來剪羊毛、砍樹,恨不得一口將其併吞。而他們將經濟折騰到奄奄一息時,又想起讓私企來補窟窿,做炮灰。私企在他們的眼裡就是一只可隨手使用的夜壺,用得著時可拿過來拉屎撒尿,用不著時即可一腳踹得遠遠的。

一個甲子前的那場公私合營的血腥歷史還沒有從國人心中抹去,第二次公私合營又已正式拉開帷幕。

第二次「公私合營」的大潮或遲或早會以不同的形式湧來,這是私企躲不過的劫難,並終將遭滅頂之災,這就是中國私企之殤和宿命,也是中共的極權獨裁本質所決定的。「公私合營」真能挽救目前經濟的頹廢?將所有私人資本統統收歸國有真能使國富民強,民眾過上幸福、富裕的日子?歷史的經驗早就告訴我們,如果驅私濟公有效,中國的經濟1956年公私合營後,經二十多年的折騰,在1978年何至於幾近崩潰?儘管當局懼於經濟形式的惡化,公有化的步子目前似乎有所收斂,似乎在為前一陣忘乎所以的「失言」和泄露天機而現出的凶相「補妝」,那只是下手前的必要準備,就像吃羊前的狼在磨牙一樣。

其實,這也是全體中國人的宿命,只要民生稍有進步,國家經濟稍有發展,就有「偉大領袖」降世,就有「紅太陽」升起,就有「核心」冒出,他們不折騰到崩潰是絕不會收手的。歷史也早已證明,在這個世界上凡有偉大領袖的地方,那裡人民就有無盡的苦難。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