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暴發當副總理 白卷「英雄」資格不容置疑(組圖)

2019-08-24 08:13 作者: 李文西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寨是一個弄虛作假的典型,黨支部書記農民陳永貴是一條變色龍
大寨是一個弄虛作假的典型,農民書記陳永貴暴發當上中共副總理。(網絡圖片)

提要:大寨是一個弄虛作假的典型,農民陳永貴就是那個野蠻荒謬時代的一條變色龍,暴發當上中共副總理。張鐵生考試交白卷,被樹立為英雄,資格不容置疑,手有粗繭就是讀大學的資格!

農民副總理陳永貴的發跡路

陳永貴,一九一五年二月生,山西昔陽大寨人,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

陳永貴從未受過正規教育。一九四二年抗日戰爭期間,日本人強迫村民建立維持會,他被推選為大寨村偽維持會代表,後加入日偽組織「興亞會」。這就是後來有人揭發陳永貴是漢奸的原因。日本投降後,昔陽全縣掀起反奸復仇清算血債運動。陳永貴受到共產黨方面的拘留,最後定為「一般歷史問題」。

「土改」運動時,陳永貴以「受壓迫者」身份帶領大寨的貧雇農分掉地主的土地。一九四八年,陳永貴加入共產黨。顯出變色龍本色。一九五二年陳永貴接任大寨黨支部書記。

文革中,周恩來面見陳永貴,授意他組織紅衛兵。於是陳永貴拉起「晉中野戰軍」的造反組織,同另一派「總司派」展開大規模武鬥。六九年,陳永貴被選為中共九大代表、中央委員。

七二年軍代表謝振華以陳永貴參加過日偽組織「興亞會」為藉口,想把他整下去。但陳永貴得到毛澤東的支持,謝振華反被調離山西。一九七三年,在中共十大上,陳永貴晉升政治局委員,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

陳永貴的冒升,不是因為他和大寨有什麼了不起的業績,完全是毛要實現工農國家「烏托邦」的結果。和陳永貴同時冒升的還有紡織女工吳桂賢、機械工孫健、售貨員李素文等。

毛一句「農業學大寨」,成為陳永貴所向無敵的政治本錢。什麼陳永貴在窮山惡水,戰天鬥地、變石山為良田,蓄水保糧,改良土壤,使糧食產量逐年上升。事實上,大寨是一個弄虛作假的典型,為了樹紅旗,討好老毛,從中央到省,為大寨輸送了大量資金和物資,才搞起這個「樣板」。又吆喝全國各地派人到大寨參觀「取經」,自欺欺人欺天下,周恩來多次帶外賓參觀,江青親自勞動作秀。

一九七六年毛駕崩,鄧小平上臺。陳永貴被迫於一九八○年辭去所有職務,被分配到北京東郊農場當顧問。接著,黨媒開始集中批判大寨,「學大寨」運動終於壽終正寢!一九八六年三月,陳永貴因肺癌在北京去世,終年七十一歲。只有華國鋒一人參加追悼會。

有人說:陳永貴也是毛時代革命精神與個人野心的奇妙結合。他的浮沉,便相當於一部文革歷史的縮影。我看,陳永貴就是那個野蠻、荒謬時代的一條變色龍,政治投機都談不上,是一個農民「皇帝」手中的玩物而已。最後被玩到死,給遺屬兩萬元賞錢,買單了事。

「白卷英雄」張鐵生


張鐵生大學考試大部分考題都不會答,被中共樹立為「英雄模範」人物。(網絡圖片)

毛孫新宇,一九七○年一月生,毛岸青與邵華之子。保送到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畢業,專注毛澤東思想和明史研究;九二年入中央黨校讀碩士;二○○○年進入軍科院讀博士,研究軍事戰略理論和毛軍事思想:○三年獲博士學位;任正師職研究員,大校軍銜;○八年被任命為軍科院戰略部副部長,全國青聯常委、全國政協委員;二○一○年,胡錦濤把他晉升為少將——又是一個「英雄」的製造史。

我們不曉得毛「博士」兼「少將」究竟有多少斤兩,看看他寫的書法也能領略二三。二○一一年九月他在廣州大學題了二十五個字:「廣州大學是個好大學,我是個好班主任,你們不要羨慕憎恨。毛新宇」。忌字寫不出,用漢語拼音替代。就這書法,比我目前所輔導的十歲小妹妹(讀三年級)還差一大截。一個博士,寫這樣的字,你信嗎?

讓我情不自禁想起文革中的「白卷英雄」張鐵生。那是文革後期的一九七三年,全國搞了一次「高考」(隨後即被取消)。作為工農兵學員,張鐵生被縣裡推薦去參加考試。

張鐵生屬於初中畢業的插隊知青。考大學當然力有不逮。大部分考題都不會答,便異想天開地在卷子背面寫了《給尊敬領導的一封信》,大意是:「本人自一九六八年下鄉以來,始終熱衷於農業生產,⋯⋯說實話,對於那些多年來不務正業、逍遙浪蕩的書獃子們,我是不服氣的⋯⋯希望各級領導在這次入考學生之中,能對我這個小隊長加以考慮為盼!」張鐵生最後的考試成績是:語文三十八分、數學六十一分、物理化學六分。

在那個人妖顛倒的年代,張鐵生不僅被鐵嶺農學院畜牧獸醫系錄取,還贏得「白卷英雄」的大名,並被破例發展為黨員。《遼寧日報》以《一份發人深省的答卷》為題刊登張鐵生的高考信,得到毛侄子毛遠新(時任遼寧省革委會副主任、省委書記)的青睞。

一九七五年,他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被江青和王洪文接見。江青稱他是一塊「有棱有角的石頭」,並說「我要用這塊石頭打人了!」八月,張鐵生升任鐵嶺農學院領導小組副組長,黨委副書記。

記得當年一部侮辱知識份子的文革電影《決裂》其中一個情節:一位校長說起入大學的資格時,他舉起一個年輕鐵匠佈滿粗繭的手說:「這就是資格。」手有粗繭就是讀大學的資格——和白卷「英雄」共鳴。

七六年毛死,張鐵生被當作「四人幫爪牙」撤職,開除學籍,逮捕法辦,但拖到八三年三月才被錦州市中級法院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和「陰謀顛覆政府罪」等判處徒刑十五年。

張鐵生的竄起,本身就是兒戲,被判刑更是一個兒戲。他當官威風,都是你各級黨委安排的呀,何來什麼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陰謀顛覆政府罪?有種就去追查江青老毛共產黨……

(二○一三年「六四」二十四週年紀念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