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的誠信(組圖)


位於美國國家廣場,具有歐洲中世紀風格的史密森学会大厦--史密森古堡。
位於美國國家廣場,具有歐洲中世紀風格的史密森學會大厦--史密森古堡。

1756年,英國一個帶有皇室血統的女子,悄悄地為英國的貴族諾森伯蘭公爵生下了一個男嬰,這個私生子的名字叫詹姆斯.史密森。這孩子天賦過人,思維敏捷,自小學習成績就非常出色,2l歲便從牛津大學畢業,22歲就被選為英國皇家學會會員。

儘管如此,他私生子的身份卻一直是他胸口無法褪去的傷疤,一直是別人諷刺和打擊他的笑柄。在一次盛怒之下,他對他的老父親發誓說:「我會讓自己青史留名,即使將來諾森伯蘭這個貴族姓氏被人忘得乾乾淨淨,也還會永遠記得我的名字。」

為了兌現自己的豪言,他非常努力地鑽研科學,最後成為英國著名的科學家,三方晶系礦物裡的「菱鋅礦」就是以他的姓氏命名的。但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真正令他的名字永垂千古的卻是他一次有趣的捐贈。

1816年亨利·約·約翰斯繪制的詹姆斯.史密森肖像。
1816年亨利·約·約翰斯繪制的詹姆斯.史密森肖像。

以史密森名字命名的菱鋅礦石。
以史密森名字命名的菱鋅礦石(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維基百科)

在1826年的一天,71歲高齡的史密森先生寫下一份很有意思的遺囑,表示自己死後將把所有的遺產留給唯一的侄子,但是如果侄子死亡並且沒有後代的話,遺產將贈給遙遠的美國政府,用於在華盛頓特區建造一個「致力於知識創作和傳播」為目的的研究學會。

三年之後的1829年,這個可愛的老人在義大利離開了世界。不幸的是,他的侄子居然年紀輕輕便隨他而去,而且也沒有留下子孫。彷彿一切是造化使然,一如他當初所言——人們可能真的要把諾森伯蘭這個貴族姓氏給忘記了。不過,美國人並沒有忘記他,當時的美國總統傑克遜特地派外交官理查德.拉什千里迢迢地趕來,帶領著專員們在英國法庭和英國人打了一場曠日持久的遺產戰。史密森的財產由曾任美國司法部長和財政部長的理查德.拉什護送至美國。這批財產抵達時是裝在11個箱子中的104960塊金幣,史密森的個人物品、科學筆記、礦物標本以及一些藏書也隨拉什一起運至。價值508318.46美元的金幣被轉移到費城金庫。

但如何履行該筆遺產的條件,當時爭議很大。最終,經多方妥協,1846年8月10日美國第十一任總統詹姆斯.諾克斯.波爾克簽署法令,史密森尼學會正式成立。國會再次立法,並連本帶息地恢復了那筆財產,一同用於成立史密森學會。1864年史密森學會收到了亨利.詹姆斯.迪肯森的母親瑪麗.德.拉.巴蒂-史密森寄來的最後一筆總額54165.38美元的捐款。

史密森學會在美國的華盛頓特區建造了一座以史密森先生的名字命名的龐大博物館群。這座龐大的博物館群如今擁有16座大型博物館,一座美術館和動物園,成為美國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館群之一。而為了表示對史密森學會的重視,做到絕對的開明和誠信,學會的董事會至今都由美國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副總統、3名參議員、3名眾議員和6名非官方人士組成。

而在此間還發生一段插曲,在史密森先生離世74年後的1903年,義大利政府準備徵用史密森先生遺體所在的墓園的土地。美國政府知悉情況後,連忙派出特使以高規格去義大利迎接這位老朋友的靈柩。1903年貝爾與他的妻子梅布爾.加德納.哈伯德(Mabel Gardiner Hubbard)前往熱那亞接靈。該船於1904年1月7日離開熱那亞,1月20日抵達。1月25日舉行了一場儀式,由美國騎兵護送靈柩穿過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當遺骸轉交至史密森尼學會時,貝爾說:

「現在……我的任務已完成,我將他……這位美國偉大的慈善家遺骸交到你們手中」。

然後,棺柩被安放在董事會大廳,那裡也展出了史密森的個人藏品。

據說,那天史密森先生的棺柩上被儀仗隊員輕輕覆蓋上鮮艷的美國國旗,而此時,憂傷的港口忽然飄起細密清涼的雨……

史密森生前從來沒有來過美國,他的遺體被安葬在了史密森博物館總部的所在——史密森學會大廈。在這座極具歐洲中世紀風格的城堡裡,史密森先生終於安然睡去,不再流浪,供無數遊客反覆瞻仰。他的陵寢與史密森博物館群,連同那飄揚的美國國旗,成為一座誠信的豐碑。

這是一種誠信,而這份誠信不是來自於個人,是來自於一個國家——這個龐大的集體對一個老朋友的守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