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靈異事 乞神救援 將女化男

2019-10-17 10:08 作者: 杜仲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一、乞神救援,將女化男

乾隆四十六年,長安西城的長安坊,有個地方叫青石井,那裡有個姓安的把總,為人正派而清寒。有個女兒五歲,許給張守備家當童養媳婆婆對她特別嚴格,稍微有些不如意,就狠狠鞭打,她痛苦得難以忍受。捱到十三歲,逃回父親家裡。張家向安家討還童養媳,安以女兒未成年為理由,不願把她送給婆家養育,而要暫時留在家中,等到成婚之日,配好陪嫁的禮品再嫁過去。張家無可奈何,只好答應。

到女子長到十七歲,張家兒子也長大了。張家選定了日子通知安家,安家也準備好陪嫁,打算送女兒過門。女子知道嫁期一天天臨近,卻又害怕婆婆的嚴厲,整夜地哭泣,向上天叩頭禱告,只求早死,不願出嫁。母親看見女兒這般模樣,很是心疼,就勸告她:「你一味哭泣求死,是沒有用的,如果能夠呼求老天,能把你變成男兒,就可以免得嫁過去了。」

當天夜裡,女子夢見一位神仙老人,手持三粒丸藥,兩粒是紅的,一粒是白的,把它們塞進她口裡,就離去了。及至醒後,女子覺得小腹極熱,喉嚨十分疼痛。不過一頓飯功夫,下身長出陽物,女子竟然變成了強壯男子。她頸部的喉結,也突了出來。女子又驚又疑,告訴了母親,母親一查驗,確實如此。

安氏夫妻沒有兒子,只有這個女兒,一旦變成男子,夫妻十分高興,跑去告訴張家。因為事情奇怪荒誕,張家以為安家捏造故事來賴婚,就到縣衙去控告。當時縣令是山西人黨兆熊,即令帶女子到縣衙,進行查驗,只見她的容貌,仍像女子,陰頭卻是突出,確實是男子,勢必難以出嫁,就判安家把陪嫁的錢貼給張家,讓張家另聘一女子成婚。黨兆熊當堂命令安女:放開裹腳,剃好頭髮,脫下首飾,穿上靴子,改換男裝,堂堂正正地走出縣衙。

神佛慈悲實萬能,化女成男只一瞬。天下多少榮枯事,都是心性自寫成。

二、生魂入胎,孕婦方產

金山縣有個老農,某月初一,夢見一個穿青衣的人,像是公差,帶了一份公文來,告訴他說:「你到這個月十七日壽數已盡,應該死去。因你一生勤勞謹慎,沒有大過錯,死後立即投胎到某家為子,將來生活也可保小康,長壽是不必擔心的。我特地前來通知,以便你早點交代家中後事,到那個日子我會來陪同你去投胎。」老農醒來,把夢境告訴了家裡所有的人,把家裡的事,全部托付給兒子。沒過幾天,就一切交代停當,把家裡打掃乾淨,只等那個日子到來。

到十二日夜裡,老農忽然又夢見初一那個青衣人來催他去投胎。老農以日期未到為理由,推辭不去。青衣人解釋說:「我當然知道日期還未到,只是那個產婦,初十晚上,不小心失足摔了一跤,傷了胎氣,不能等到十七日,當天夜裡就臨產,現在嬰兒已生下,必須有生魂進入他的身體,才能飲食,到今天已經三天了,你如果不去的話,嬰兒就不能活了。」老農早晨醒來,對家裡人講述了夢中情景,又安然睡下,就病逝了。

三、雁宕仙女,敬老有禮節

六合縣戴家,有個十八歲的兒子,生得眉清目秀,整天閉門讀書,老實勤學。卻忽然失蹤了。家裡的人到處尋找,都沒找到。

有一天,他突然從花園的香櫞樹上,飛身跳下,對家裡的人說:「某天夜裡,月光之下,我在園中散步,看見一個美女從空中飛來,要我一齊升上天空去。我說我是凡人,怎麼能上天呢?女子微微一笑,採來一片香櫞樹葉,叫我踏在了上面,立即就騰空而起。飛到一座高山,山頂上有幾十間石門,每間的石門內,都有亭子、樓臺、花草、樹木,一應家居用具,沒有什麼不齊備的。我問這是什麼地方?她回答說:「這是溫州雁宕山。像天臺那樣的小山,尚且有劉晨、阮肇遇到仙女的美談,何況我們雁宕山,比天台山高出一千多丈,哪能沒有佳話在人間流傳呢?」於是她就和我結成夫妻。

又見到石門中都有仙娥來來往往,有年老的,也有年輕的。她們所說的話語,都是玄奧的經典、精深的意旨。我不能記憶。只覺得衣服、飲食、起居,都鮮明華麗可愛,我因此快樂得忘記回家了。

昨天,她忽然對我說:「郎君!你的父親明天是八十歲生日,不但郎君你要回去祝壽,妾身我也應一同前往。」她又拿出一片香櫞樹葉,叫我踏在上面,於是又騰雲升空,飛回家園。」

鄰居們聽到這個消息,來觀看的人,擠得密密匝匝。忽然聞見一股異香扑鼻,空中響起簫鼓樂聲,果然看見一個絕色美貌的女子,滿身珠光寳氣,在雲中做出叩頭的姿勢。每一次跪下起立,都伴隨著霞光萬道,百鳥齊鳴。家裡的人正想留下兒子,卻見清風一陣,那女子和戴的兒子,在雲中手挽著手,慢慢遠去,消失在天空雲霧之中。

戴某思念兒子,流淚不止。有人勸他說:「這個仙女,還是懂禮節的。等到您老九十大壽時,她一定會和令郎,一起再回家來的。你不必難過。」

人人都應敬老,重禮節!

四、人化鼠行竊

有個姓王的道臺,為領取餉銀,來到長沙。長沙縣的陳縣令,為王道臺準備了公館,把餉銀放在臥室裡。一天夜裡,王道臺剛剛躺下,感到氣急,不能入睡,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三更天。忽然屋樑上,天花板裡,有個東西發出很可怕的啃木頭的聲音,王道臺掀起帳子一看,只見頂板已裂開一個碗大的洞。有個東面掉到地上,仔細一看,原來是隻老鼠,有二尺多長,像人一樣地站立行走。

王道臺很害怕,在枕邊到處摸索,想找到一樣東西打擊老鼠,急切之間,找不到合適的東西,只摸到枕邊的印匣,就隨手舉起印匣,用力砸去。匣子破了,印從匣中飛出,擊中老鼠,老鼠倒在地上,鼠皮脫下,原來是一個裸體的人。

王道台大吃一驚,高聲呼喊。胥吏差役們都來了。不一會兒,陳縣令也趕到。看這個裸體人,原來是平時熟識的某一位鄉紳,他家裡很富有,不知為什麼要幹這偷竊的勾當?抓起來審訊,那鄉紳全身顫抖,回答不出。王道臺就在公館裡設公堂,準備動用刑具。那鄉紳才開口招供。

鄉紳說:幼年時本來十分貧困,養不活自己,想要投河自盡。正巧碰上一個人,問清要投河的原因,就勸我不要自盡,他對我說:「我可以讓你豐衣足食。就把我領到他家裡,拿出一個布袋,叫我伸手去掏。袋裡都是一卷卷皮革,重重疊疊地塞著。我就隨手取出一張,是老鼠皮。那人把符咒教會我,讓我頭頂鼠皮,踏著與天上星象相應的步子,朝著北斗星叩頭,誦念二十四字咒語,向地上一滾,身體就變成了老鼠。那人又給我一隻小袋子,掛在身邊,偷竊來的錢財,就放在袋裡,那袋子不大,但不會裝滿,也不會變重。到家裡再誦唸咒語,鼠皮就解脫下來,身體恢復為人形。我就照此法行竊,數年來,總數不下幾十萬錢。

王道臺於是問道:「在你今天失敗以前,是否曾經敗露過?」他回答說:「這種法術極其靈驗,不會破敗。曾記得十年前,我見一個木牌上的客人,錢財很多,想去偷竊,就變成老鼠前往。沿著木牌爬上去,突然跳出一隻貓,咬我的頭頸,我急忙唸咒,脫下鼠皮,欲脫身逃走,卻不料『托』地一聲,那貓皮脫落下來,也是一個人。於是我被捉住。問那人從哪兒學得這種法術?才知道他和我是同一位師父傳授的。但他的法術更精湛,要變什麼東西,可以隨心所欲,不必靠什麼皮來完成。因為念及我是同學,他放我回來,並告戒我:不要再幹這種事!我已洗手不幹三年了。現在因為我養了五個兒子,其中兩個已經做官,一個已經成為拔貢,可以參加會考,還有兩個,想為他們一人捐一個知縣。算算家中銀子不夠,探知您所管的餉銀很多,所以想偷出一半來,湊足捐官所需的數目,不料遭到官印的打擊,而敗露。」

王道臺拿起老鼠皮,再叫他唸咒試試,結果,皮和人卻合不上去了。王道臺就將他交付縣衙複審,定案判決處死,以絕後患。

正是:任爾機巧頑敏,不可坑矇騙混;只有心存善謹,才會長年嘉順!

五、道士感恩,傳授韓鐵棍…

韓舍龍,是山西汾陽人,貧困得沒有可以居住的地方,只好在縣城的破廟裡棲身。他以幫人打短工為生,身體健壯,勇猛有力。一天打工回來,看見廟門外躺著一個道士,上前一問,知道那道士因病不能行動,就把道士留在廟裡,每天供給他飲食,並照料生活。道士並沒有流露感激的神色。這樣過了三個多月,道士的病全好了,就對韓說:「我感謝你的深情厚義,沒有什麼可以用來報答。現在我要走了,平生蓄藏了一樣東西,吃下去後,力、餐增強到可以超過古代的勇士孟賁和夏育,並且可以致富。我把它送給你,七十二年後,最終還是要歸還我。只是你生活富足以後,千萬不要去做捐資納粟,以換取官職的事,那只會折你自己的陽壽。」說完,從口中吐出一個小羊,像拳頭大小,放在掌心一看,是麵粉做的。道士把小羊,放進韓的嘴裡,他剛想吞咬,小羊已經從喉嚨直滑下肚去。道士用手掌在韓腦後一拍,韓就昏睡在地上。

等到韓醒過來,道士已不知去向。他試著舉起鋤耨等農具,都輕得像稻草一般。第二天,韓去見打短工家的主人,表示願意住在那兒當長工,叫主人買鐵,另外為他特製大型農具。耕作起來,他一人要頂十個人,一天要吃三斗米,其他飲食,也要相應比例消耗。主人因為他勤勞有力,很喜歡他。一天,主人叫趕車拖五千斤煤,從另一個地方回來,車子爬上山坡,將下坡時,騾子失蹄,車也傾斜將要倒下。韓在車後用手挽車,慢慢地走上坡來,連面色都沒有絲毫改變。主人知道這件事後,感到驚奇,嘆服他的神勇,就派他跟隨標行,押送布匹到京城去。走到半路,遇上了強盜,兩個保鏢和強盜搏鬥,都受傷死去。韓手無寸鐵,拔出路邊的一棵棗樹,橫掃過去,強盜紛紛倒下,全被捉拿。主人從此以後,就讓他押標販賣布匹,准許他在利潤中分成,不讓他再下田幹活了。韓就用精鐵鑄成一根鐵棍,有一丈二尺長,八百斤重。他使起鐵棍來,沒有固定章法,也沒有師父傳授,只是憑著勇力而打,沒有人能夠抵擋他。江湖上都稱呼他為「韓鐵棍」,盜賊們沒有敢惹他的。韓的鐵棍總是裝在車後,沒有八個人,不能把它舉起來,而韓卻僅用一隻手,就能取出,輕得像稻草一樣。

一天,韓到了京城,正要投宿,忽然有人來拜訪,自報姓名是山東白二。韓從來不認識白,為白的突然來到而驚訝,就問他來意。白說:「我聽說你善於使用鐵棍,為什麼不讓我看看?」韓指了指車後,叫客人自己去拿。客人用一隻手,就輕輕取下,對韓說:「你用這根鐵棍不知傷了多少人,我抬頭仰面,你試著用鐵棍打我,如果能打傷我,那你就真的是神勇了。」韓不同意,說:「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用兵器,來傷人打賭呢?你既然要和我比氣力,不如我屈一根指頭,你能把它扳開,我就保證隱去蹤跡,回到鄉間,再不敢在路上奔馳招搖了。」就環起食指。白用手鉤韓的指頭,韓等到白指頭伸進,乘勢提起,把白扔倒在地上。白爬起來,滿面羞愧地說:「我本是山東的大盜,一生未逢敵手,今天讓你佔先了。」以後韓經過山東北直一路,像在家中一樣安全無辜。在押標途中來來往往,這樣過了二十年,韓分到的利潤已很可觀,就辭別主人,不再當標客。主人還是用車載著韓的鐵棍送貨,共有二十多年。

韓回到家鄉,購置了田產,生了兩個兒子,務農為業。年過七十,一天自己在場上看麥,忽然有一隻山羊,從場上奔出,眾人都以為晉地出產的都是胡羊,這隻羊不知是從哪裡來的,就爭先恐後地追趕。羊被追趕,拚命奔逃,不小心掉到一口枯井裡,眾人想進去捉,被韓搶先跳下,見羊在井底,用手舉起羊,向上一扔,不知不覺身體也隨著羊上升。眾人在井外,看見一縷白氣,從井中飛出。但是羊上升到雲裡,韓坐在地上,氣力全無,眾人一起抬他起來,過後,也沒有什麼病痛,但從此就手無縛雞之力了。韓這才理解道士所說「還羊」的意思。

以前,韓舍龍見道士因病不能行動,就把道士留在廟裡,救濟,照顧。絕沒想到道士對他會有回報,並且回報的份量豐厚綿長!於是,韓舍龍又繼續對窮苦人給予幫助,做些善事。韓舍龍又活了二十多年,到九十歲時,壽終。

正是:

助人等於助己,行善便是聰明。

公正等於富貴,貪婪便是跳井!

(均據袁枚《子不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