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 岳飛用人重正義(數文)

2019-11-09 05:30 作者: 艾益民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魯宗道剛直,阻皇帝開後門

宋仁宗時,魯宗道擔任參政知事。京師富民陳子城,毆殺磨工。皇帝最初下詔:立刻追捕。幾天後,把這件事作罷。魯宗道在皇帝面前說:「陳子城家豪富,不宜包庇。」宋仁宗生氣地說:「你怎麼知道他家富豪。」魯宗道寸步不讓,說:「他家若不是豪富,怎麼會關節一直通到宮禁之中。」一句話,頂得仁宗無言以對。最後,還是按魯宗道的意見,把犯罪紛子,逮捕罰辦。

(據宋代吳曾《能改齋漫錄》)

二、驛使擊鴨闖大禍以後…

陸魯望,有一欄斗鴨,化了很大氣力,訓養出來的。有天早晨,驛使走過,用彈丸擊斃了其中最優異的鴨。魯望對驛使說:「這個鴨會學人說話,本來準備送到蘇州進給皇上的。你怎能把它弄死呢?」驛使一聽,覺得闖了大禍!只好把身上的錢,都拿出來,交給魯望,希望,將此事遮掩過去。後來,驛使又問:「這個鴨,會說些什麼話?」魯望回答:「它不過只能叫自己的名字罷了。」驛使聽了,又氣憤,又好笑,只好拂袖上馬,自認倒霉,準備走路。

魯望把他叫住,把錢都還給了他,說:「做人還是老實認虧的好,吃虧是福,沾便宜是禍。我不過是同你開個小小的玩笑而已!」

(據宋代龔明之《中吳紀聞》)

三、朱家父子,各走各路

北宋末年的朱沖、朱勔父子,是蘇州人。微賤時,父子皆當流動小販,後漸富裕,開藥店,日子一天天見好。朱沖因行為不檢點,兩次被判徒刑。後來,接受教訓,改邪歸正。有了資財,一方面結交權要,另一方面也善於收買人心,做些好事。每年春夏之交,就拿出些錢、米、藥,再僱請幾個醫生,巡迴到貧窮人家,給他們看病,並給以賙濟;又買一批舊衣服,縫成百衲衣,當寒冷的風雪季節,送給受凍者;還為養老院,供應食物醫藥。生活過得很順責

朱沖的兒子朱勔,發財後,就賄賂有權勢的宦官,以採辦花石綱(以奇石異卉進獻皇帝)而取得皇帝的寵信,他以此敲詐勒索,羅織人罪,生事陷害,無所不為,流毒東南。江浙人民畏之如虎。而朱勔反而越來越得到皇帝信任;兒子冒軍功為官,在自己府第建立雙節堂,並且獲得一張宋徽宗的御容,供在自家殿堂中。地方軍政長官,初一、十五,都得到此叩拜。朱勔曾參加過皇帝的賜宴,席上徽宗曾親自握過他的臂膀,他就在這條臂膀上,纏著黃羅紗,表示御手摸過的;向人作揖時,竟不舉這一臂。他幾個弟弟侄兒,都同皇族聯姻、因而做官的極多。朱家有一很大的花園,內植牡丹數千株,建造得富麗堂皇;春天他讓許多婦女,進園遊玩,有迷路的,朱勔給她們酒食,送他們首飾,勾引她們。人們鄙棄他的醜行。

後來,宋欽宗接位,誅殺朱勔,抄其家,把他的家屬僕人,全部驅逐出去,沒人願接納他們。並且毀掉了花園,把牡丹拿來當柴燒。後來又一把朱家的這些人,都流放到海島上去。其父朱沖,安然無恙。

(據宋代龔明之《中吳見聞》)

四、岳飛用人重正義

鄂州一個姓丁的大官,人稱丁某,死了,他妻子才三十歲,與屠戶朱四私通,持續多年。朱四行為放肆,白晝宣淫,無所忌憚;而且常向丁某的兒子發脾氣,以其繼父自居。丁子漸漸大了,十分氣憤,但因為牽涉到母親,怕醜事張揚,所以容忍下來。

有個人,叫張二,也幹賣肉的行業,壯勇氣盛,丁子想托他為已報仇。因而常買他的肉,多給他肉錢;後來又一次給他錢幾百串,叫他蓋個店賣肉,而不要再擔擔子遊街串巷。然後,丁子談到自己的不平事,請張二把朱四揍一頓,以泄已憤。張二說:「你待我這樣情厚,就是為的叫我去打架?」自此以後,兩人相遇,再不打招呼,等於絕交。

大家嘲笑丁子不識人。不久,張二拉著朱四,一起過江,到漢陽買豬,在路途中,為了爭船,而打了架,回來以後,當夜,張二到朱四家,把他一家三口殺光,然後,到官府自首,在審問過程中,矢口不提及丁子之事。

當時,岳飛住在鄂州,得知張二替丁子報仇,但不牽連丁子的行為,讚賞他的正直和義氣。沒有問罪,把張二接到軍中當差,後來,張二因為有功,還升了官。

(據南宋洪邁《夷堅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