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臉識別第一案 中共高度監控的一道裂縫?(圖)

2019-11-10 08:15 作者: 寧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中共搞人臉識別主要針對人民,把中國人民控制到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圖: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1月10日讯】浙江理工大學教授郭兵拒絕人臉識別,狀告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啟動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成為社交媒體的熱門話題。

世界許多國家都使用人臉識別技術,但是中國對該技術的大量投入和大規模使用,格外引人注目。中國當局在新疆和香港利用高科技進行監控和鎮壓就是例子。

大學教授郭兵以司法手段挑戰人臉識別,能否在中國民間開啟真正的討論?四中全會大談特談的「治理現代化」,是否意味著中國將更大規模地將高科技用於社會控制?國際社會限制中國濫用和輸出監控技術的努力,是否已經太遲?

個人隱私權是各國面臨的嚴峻問題,在中國對之進行大眾討論尤有意義

人權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表示,郭兵案的意義在於,雖然人臉識別及其他監視系統在中國已行之這麼多年,但這是第一個讓該話題進入大眾討論的案例。以前有學者討論隱私權的問題,探討法律紅線在哪裡等等,但僅限於一定的學者圈中,這個案子讓這個問題成為大眾討論的議題。

這個案子不僅在中國有意義,在全世界都有意義。因為人的隱私現在受到網路技術的侵害,這種侵害的背後力量是政治力量還是經濟力量,先不管它。每個國家可能都面臨這個嚴峻的問題,以及相關當面的立法問題。這樣的問題在中國進行討論尤其有意義。

郭兵案有消費者權益和隱私權兩個導向,後者恐怕在中國討論空間不大

但這個案子有幾個導向,雖然這個案子被稱為關於人臉識別的第一個案子,但郭兵自己的切入點是在消費者的權益上。也就是,這個官司可以往消費者的權益上進行導向,也可以往隱私權上進行導向。

第一個導向可能討論的空間稍微大一點,但第二的導向很快會和中共的維穩意識和整個維穩系統發生衝突,可能會讓這個案子在中國的討論空間並不大。

沒收人身信息是共產主義的第二次社會試驗,比沒收財產更影響深遠

楊建利指出,中國共產黨是世界性共產主義運動在人類社會做的一次試驗,這個試驗就是共產主義試驗,全部是公有制,把你的私有財產全部公有化,讓你沒有任何可支配的私有財產,這種情況下對你進行控制。其原義是把你的私心去掉,讓你一心為公、大公無私。這個試驗當然是徹底失敗了。

但是,人臉辨識、網路監控以及人身信息被政府控制,這是第二次試驗,這個試驗可能比第一次的試驗結果更加嚴重。

財產還是身外之物,你不能自置,你在沒有自主權的情況下讓渡了自己的權利,變成了政府的奴隸。現在是人身隱私,這些東西都是你自己的,完全不是身外之物,甚至包括你的思想信息和情緒信息,都會用高科技收集進去進行辨別。

這時候,你對這些自己的、不是身外之物的東西都沒有自主權了。在沒有自主權的情況下,每個人都知道沒有自主權了,你的生活方式是不是會發生改變,人的心態是不是發生改變?

當然政府可以說,我的好意就是讓你變成好人,讓你不想做壞事,不敢做壞事,慢慢就變成好人了。就像共產主義的試驗一樣,我讓你變得大公無私。這個社會實驗我覺得它的影響深遠度恐怕得超過前一個。我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這個試驗正在中國進行。

這些技術在新疆和香港等地的應用已經造成很嚴重的後果。比如在新疆,每個人都知道我的行為都被監控著,產生了普遍的恐懼。一代人產生的恐懼可以傳遞下去,這樣到底會對人類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覺得我們現在還很難進行評估,這是個非常可怕的實驗。

郭兵案雖為民事案,挑戰的是極權政府;前景雖不樂觀,也算沉寂社會中一記警鐘

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感嘆道,總是有人站出來,總會有人站出來,中國知識份子總是首先站出來對不公不義之事說不的。儘管現在郭兵教授的聲音很微弱,很單一,但整個中國社會可能只是滄海一粟,但假以時日,或許有一天會成更大的聲音,甚至成為洪流。

郭兵狀告杭州野生動物園這事不簡單,因為在中國沒什麼真正的私營機構,尤其動物園都是國營,背後就是黨營。所以突然讓人臉識別進駐動物園,那麼背後收集的數據就會源源不斷送到公安和國安手上。

所以郭兵這個案子看上去是民事案,是為其個人的隱私權而奮鬥,但這背後挑戰的其實是極權政府及其背後運作的深層東西。

郭兵這個案子的發展不一定那麼樂觀,但在一個沉寂的社會,這算是一記警鐘。

四中的「現代化」實指用現代化手段監控人民,讓一黨專政萬年長久

陳破空指出,中共四中全會公報雖然強調了「現代化」這個詞,但這裡的「現代化」絕對不是世界上流行的含義。陳破空認為,中國現在說的現代化就是文革化,改革就是文革;他覺得這就像是王滬寧按照奧威爾《1984》中的哲學所創造的「新話」。

這裡的「現代化」是另一層含義,它指的是用現代化的手段、現代化的工具監控人民,號稱國家治理體系的現代化。這已經是個陽謀,是個公開的秘密,全世界都知道,立即可以解讀。這就是用最先進的監控手段來監控人民,從而實現一黨專政,讓一黨專政萬年長久。

中共將來或有「高科技權鬥」,嘗到玩火者必自焚的滋味

陳破空表示,中共可能因此竊喜,它認為,專政社會幾千年,一個王朝接一個王朝被推翻。在國際上,納粹德國、軍國主義日本以及前蘇聯等等,這些專制堡壘也一個一個被擊敗。但是今天的中共,它認為自己已經立足了。

它掌握了技術,口袋裡有錢。它是暴發戶,同時是個掌握技術的暴發戶。這個技術可以對內鎮壓,對外擴張;這是兩把利刃,它感到十分慶幸。

但任何工具,任何的先進武器都可能是雙刃劍。今天中共搞人臉識別主要針對人民,把中國人民控制到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以至於靈魂、情緒、血液、器官都控制起來。但是,中共內部也可能使用這種東西互相對付。

有一天,如果中共的內鬥或權鬥發展到一定程度,不排除互相使用高科技技術對付對手,其中包括人臉識別或者指紋識別等技術。一旦識別到這個程度,中共高官也沒有安全感,連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人都有可能被鎖定。

如果將來中共內部出現政變和暗殺,可能一方對另一方採取更為精準的高科技手段,那時候他們會感慨,所謂「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最後嘗到「玩火者必自焚」這種滋味。

郭兵隻身撞擊監控巨獸,帶給中國網民一個好話題

網際網路行業觀察人士秦鵬表示,他對郭兵先生的勇氣表示讚賞。因為這樣的技術是中國政府在利用,主要用於監控,以進行類似在新疆那樣的大規模監控。他相信郭兵先生也知道這些,但他仍能以個人的方式去撞擊這個「怪獸」,去挑戰體制,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至於這件事接下來的發展,比如他這麼做能夠觸及的東西,秦鵬表示比較悲觀。但對很多網民來說,這是個非常好的話題,能夠讓他們真正去瞭解這樣一個技術在中國到底會帶來什麼樣的威脅、什麼樣的問題。這是一個好話題。

中國人工智慧至少世界前三,其技術無孔不入進入美國社會

秦鵬認為,在人工智慧這個領域,中國已經排在世界最前位置,至少排在世界前三名是毫無疑問的。而且它的技術現已無孔不入地進入美國。

比如,前幾天大疆的無人機被美國內政部停飛,正由國防部進行檢查;比如TikTok,也就是抖音的海外版,也有1.3億美國人在用;還有海康威視的攝像頭,華為的手機等等,這些也都無孔不入地進入美國社會。這種情況下,美國軍方和國會都非常焦慮,他們也正積極推動這方面的立法和限制,想加以遏制。

中國高科產業由政府投資和買單,遏制技術滲透上美國任重道遠

秦鵬指出,中國在這方面的高科技是由政府投資、政府買單的方式驅動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現在用這種方式進行遏制其實效果相對有限,這些方式還是不夠的。美國未來還需要有更多手段進行限制,比如禁止美國公司直接和這些公司做交易等等方式,這樣才有可能起到打擊作用。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