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中共卸責就拉CIA進來(圖)

2019-11-30 07:40 作者: 李濠仲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台北天際線(Pixabay)

【看中國2019年11月30日訊】「怎麼不查CIA介入情況」,這在西藏抗暴(中)期間,幾乎就是挺共派的典型用語。

中共當年為降低統治西藏的反彈,提出和藏人簽定《十七條協議》,但協議內容都是中共單方立之,藏人根本無從置喙,最後勉予同意,想說至少其中明文規定中共不得改變西藏的政治制度,結果協議一簽,中共即刻翻臉,大舉公然干預西藏事務,很快就演變成實質武裝佔領,然後在西藏大行「改革」。

偏偏每一項「改革」都遭到藏人反對。一開始是出聲抱怨不平,中共置之不理,及至西藏既有傳統生活方式,幾乎全遭「共產主義觀」改得面目全非,終究出現人民的暴力抵抗,而後漸次出現持槍的游擊隊,甚而開始攻擊解放軍營區。但和近期港警、示威者一同,兩造的武力等級豈可以道里計。在一次又一次以卵擊石,僧人被殺、寺院被毀、土地被沒收,在無有商議、斟酌、衡量、理解的情況下,既有農村全部重組,一一變成人民公社,還冠以「解放農奴」之名,但當初最恨中共解放軍的就是西藏農民。

那些原本受到敬重,在解放軍四處抓人逮人時,曾開寺院之門收容流竄逃難抗議者的喇嘛,一下全被宣布成國家的敵人,他們相繼被中共逐出寺院,被公審、被鬥爭,被關押到死。中共的每一次出手,都在深化藏人對共黨的憤怒,於是更多人決定用暴力回敬,但得到的就是中共更無情的打擊,許多藏人不得不選擇逃亡,一紙和平協議則從起初的騙局變成不可逆的悲劇。

在和中共交鋒下,西藏已然遍體麟傷,以當年資訊流通的技術,外人難窺堂奧。而在此時,多有藏人西行進入東巴基斯坦(後獨立為孟加拉),進而接觸到美國中央情報局,也就是為人熟知的CIA特工。CIA以當年局勢和美國角度,提出了願意訓練藏人反擊中共的建議,之後也確實有為數不少藏人加入CIA扶植的組織,藉由其訓練和武器供給,返回西藏繼續對中共起義抗暴。

至此,「藏人抗暴就是CIA策動」的說詞,很快就轉而為中共對內對外的制式宣傳,並且以一當百,綜橫串聯,描述成整個西藏簡直都在CIA的操控下,以打擊中共為目的。接下來,藏人最初自主抗共的種種,親友家人死傷、逃亡的經歷,就在「CIA陰謀論」下一抹而去。藏人繼續抗中,中共則將之轉入對「外國勢力」的反擊。當然也全不理會西藏領袖達賴喇嘛那時其實拒絕和CIA合作,而欲與中共和平共處的寄望,亦不管憤恨的藏人之外,尚有願意和中共達至折衝條件的「和理非」藏人,總之只要藏人不與之沆瀣一氣撻伐靠攏CIA的同胞,他們就是國家的叛徒。

但中共治下,「叛徒」從來是他自己製造出來的,也是他才有權為之定義。無論CIA在西藏歷來抗暴的實際角色和涉入程度,其實全都是後段劇情的衍伸,挺共一方,則理所當然將CIA視作中共統治西藏不順的核心原因(儘管明知不是如此,但他們擅長的就是睜眼說瞎話),如此一來,就可完全剃除不見前段共黨拆廟、抓僧,毀棄協議,乃至糟蹋一地原有精神文明的惡行。

一切只以金錢和武力衡量者,當然很難理解藏人起身反共深層心理,至於糾纏在CIA身上複雜的國際政治,儘管難以黑白區分,但CIA的養分,向來也是如中共這般統治者所供給,至少西藏情況當是如此。當中共高喊「不容外國勢力干預」時,這句話本身根本就沒搞清楚對西藏來說,他一直就是干預當地最深的外國勢力,而另一方面,就算是「內部事務」,則那些遭到國家暴政傷害,卻無力回擊者,則該當向誰求援?

「怎麼不查CIA介入情況」,是中共最愛用的,也是挺共派一直以來迴護中共的典型用詞,以此規避中共的治理盲區,反正所有的抗議就一併推給「CIA背後惡搞」即可。

而今,民眾黨立委參選人蔡宜芳在「王立強共諜案」沸沸揚揚之際,聲言:那台灣除了有共諜,難道就沒有CIA嗎?有中共資金介入,難道就沒有美國資金嗎?看似呼籲不要在選舉期間做政治操作,其作法,則宛如今天說香港抗爭者就是CIA策動,當年西藏抗暴也是CIA布局一般,以為只要把CIA拉進來,共諜、中共就好脫身,究責轉而究到CIA頭上,歷來即是很典型的挺共模式。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連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