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愛滋病日前夕 河南血禍追責聲再起(組圖)


當年鼓動河南興辦血站,大搞「血漿經濟」的原中共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
當年鼓動河南興辦血站,大搞「血漿經濟」的原中共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30日訊】12月1日又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愛滋病日。中國衛生部前官員陳秉中又一次發文披露河南血禍真相,並痛批先後包庇此事的多名中共領導人。

中國衛生部前衛生教育處處長陳秉中從2010年起,就反覆中共高層舉報河南愛滋病流行的主要責任人,但始終無果。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本週五,也就是世界愛滋病日前夕,陳秉中再次在維權網發文揭露被外界稱為「河南血禍」的事件真相。

公開報導顯示,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共河南政府為了藉助衛生系統創收,號召全省各地農民賣血響應所謂「脫貧致富」,大搞「血漿經濟」。但由於因此興建的大量血站在採血前不做愛滋病毒檢測,還讓多人共用針頭,並把血液成分混合後輸回賣血者,導致當地愛滋病嚴重氾濫。


中國衛生部前官員陳秉中探望上訪獲刑的艾滋感染者的家屬。(圖片來源:自由亞洲 陳秉中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陳秉中在這封公開信中再次檢舉了多名中央和地方官員,包括大力鼓動河南興辦血站的原河南衛生廳長劉全喜、原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郭庚茂等人。他表示,這些官員當中的一些人直接推動了「血漿經濟」,另一些人為了升遷,對政府重要責任人進行包庇或對上訪者進行打壓。

此外,陳秉中指出,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02到2004年任河南省委書記期間,不但沒有揭發被李長春隱瞞的愛滋病疫情,還稱其為河南作出了重大貢獻,因而是「血漿經濟」鼎盛時期的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的頭號幫凶。

陳秉中的公開信中還列舉了幾名「河南血禍」上訪者的悲慘遭遇。包括在河南新蔡縣醫院被輸了從「血販子」那裡買來的血,而感染了愛滋病毒的26歲農婦楊春芳。因十幾年間多次上訪屢屢被打壓和強烈的社會歧視,她最終上吊自殺。而被她感染了愛滋病毒的丈夫,七個月後也撒手人寰。


「河南血禍」追查聲多年未停。(網路圖片)

在公開信最後,陳秉中強調,他雖然已有87歲,卻仍不會停止調查「河南血禍」真相。他在文中這樣描述了自己的終極目標:「將製造河南愛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禍首推上審判臺,並追究包庇者的責任,讓忍辱負重20年的河南血禍受害者獲得公平正義和國家賠償。」

自由亞洲報導說,與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陳秉中就「河南血禍」發表公開信的心情尤為沈重,因為多年前第一位揭露此事的前河南醫生王淑平兩個月前在美國不幸病逝。

陳秉中在受訪時說,他此次發表這封公開信的一大目的,就是悼念王淑平。他認為王淑平是英雄、也是功臣。如果(當局)聽取了她的舉報,那場災難就不會發生了。他批評中共當局卻打壓舉報者。他說:「由於他們沒有接受王淑平的舉報而任愛滋病氾濫成災,有三、五十萬人感染了愛滋病毒,至少十萬人死亡。」

1995年,時任河南周口臨床檢驗中心負責人的王淑平發現當地很多賣過血的村民出現了愛滋病症狀,於是她同年把首份河南農村獻血人員的愛滋病報告上報國家衛生部。但河南當局了隨即對王淑平採取了嚴酷打壓,試圖迫使她噤聲。

無奈之下,王淑平幾年之後流亡美國,在海外持續就中國愛滋病問題發聲,直至去世。

長期關注中國愛滋病問題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認為,「河南血禍」的災難性全球絕無僅有。

胡佳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在人類史上,從來沒有過像河南愛滋病問題爆發的這種模式。它以幾何級數增長,在一到兩年內,因為政府部門搞的某種產業,把人當作牲口一樣地利用其所謂的‘血液資源’,造成了這場血禍。」

胡佳還披露,每年世界愛滋病日前夕,到北京上訪的河南愛滋病患者多達近百人。這些受害者及其家屬和眾多其他的上訪者一樣,被當局看作是「不穩定因素」,長期受到壓迫。

「這些上訪者在北京被群體性地扣押,然後一個個地做筆錄。當局確認了他們的身份以後,就會通知他們家鄉的駐京辦或當地警察來領人。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其實就已經上了當地的黑名單了。」胡佳說。

胡佳表示,他至今都沒有聽說過任何一位「河南血禍」受害者通過司法途徑找到了公道,也沒有聽到任何一位政府責任人因此被追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