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河南血祸追责声再起(组图)


当年鼓动河南兴办血站,大搞“血浆经济”的原中共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
当年鼓动河南兴办血站,大搞“血浆经济”的原中共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1月30日讯】12月1日又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艾滋病日。中国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又一次发文披露河南血祸真相,并痛批先后包庇此事的多名中共领导人。

中国卫生部前卫生教育处处长陈秉中从2010年起,就反复中共高层举报河南艾滋病流行的主要责任人,但始终无果。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本周五,也就是世界艾滋病日前夕,陈秉中再次在维权网发文揭露被外界称为“河南血祸”的事件真相。

公开报导显示,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共河南政府为了借助卫生系统创收,号召全省各地农民卖血响应所谓“脱贫致富”,大搞“血浆经济”。但由于因此兴建的大量血站在采血前不做艾滋病毒检测,还让多人共用针头,并把血液成分混合后输回卖血者,导致当地艾滋病严重泛滥。


中国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探望上访获刑的艾滋感染者的家属。(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陈秉中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陈秉中在这封公开信中再次检举了多名中央和地方官员,包括大力鼓动河南兴办血站的原河南卫生厅长刘全喜、原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郭庚茂等人。他表示,这些官员当中的一些人直接推动了“血浆经济”,另一些人为了升迁,对政府重要责任人进行包庇或对上访者进行打压。

此外,陈秉中指出,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02到2004年任河南省委书记期间,不但没有揭发被李长春隐瞒的艾滋病疫情,还称其为河南作出了重大贡献,因而是“血浆经济”鼎盛时期的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的头号帮凶。

陈秉中的公开信中还列举了几名“河南血祸”上访者的悲惨遭遇。包括在河南新蔡县医院被输了从“血贩子”那里买来的血,而感染了艾滋病毒的26岁农妇杨春芳。因十几年间多次上访屡屡被打压和强烈的社会歧视,她最终上吊自杀。而被她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丈夫,七个月后也撒手人寰。


“河南血祸”追查声多年未停。(网络图片)

在公开信最后,陈秉中强调,他虽然已有87岁,却仍不会停止调查“河南血祸”真相。他在文中这样描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将制造河南艾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祸首推上审判台,并追究包庇者的责任,让忍辱负重20年的河南血祸受害者获得公平正义和国家赔偿。”

自由亚洲报导说,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陈秉中就“河南血祸”发表公开信的心情尤为沉重,因为多年前第一位揭露此事的前河南医生王淑平两个月前在美国不幸病逝。

陈秉中在受访时说,他此次发表这封公开信的一大目的,就是悼念王淑平。他认为王淑平是英雄、也是功臣。如果(当局)听取了她的举报,那场灾难就不会发生了。他批评中共当局却打压举报者。他说:“由于他们没有接受王淑平的举报而任艾滋病泛滥成灾,有三、五十万人感染了艾滋病毒,至少十万人死亡。”

1995年,时任河南周口临床检验中心负责人的王淑平发现当地很多卖过血的村民出现了艾滋病症状,于是她同年把首份河南农村献血人员的艾滋病报告上报国家卫生部。但河南当局了随即对王淑平采取了严酷打压,试图迫使她噤声。

无奈之下,王淑平几年之后流亡美国,在海外持续就中国艾滋病问题发声,直至去世。

长期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认为,“河南血祸”的灾难性全球绝无仅有。

胡佳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在人类史上,从来没有过像河南艾滋病问题爆发的这种模式。它以几何级数增长,在一到两年内,因为政府部门搞的某种产业,把人当作牲口一样地利用其所谓的‘血液资源’,造成了这场血祸。”

胡佳还披露,每年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到北京上访的河南艾滋病患者多达近百人。这些受害者及其家属和众多其他的上访者一样,被当局看作是“不稳定因素”,长期受到压迫。

“这些上访者在北京被群体性地扣押,然后一个个地做笔录。当局确认了他们的身份以后,就会通知他们家乡的驻京办或当地警察来领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其实就已经上了当地的黑名单了。”胡佳说。

胡佳表示,他至今都没有听说过任何一位“河南血祸”受害者通过司法途径找到了公道,也没有听到任何一位政府责任人因此被追责。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