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共匪是個蛇鼠一窩的「執政黨」(圖)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十四

2019-12-11 12:55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夕陽下的紫禁城
夕陽下的紫禁城。(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2月11日訊】習近平先生,昨天我說你越來越像是又一個窩囊的黨魁,這對你而言,或多或少可能有些「不公平」,因為你效忠的這個匪黨,一直以來是個蛇鼠一窩的「執政黨」,它不但是家國淪陷的製造者,而且是非人間一切苦難的根源所在。蛇鼠一窩之下,沒有哪任黨魁是不窩囊的,就是再換十個八個黨魁,也還一樣是會續寫窩囊。

因為蛇鼠一窩,所以匪黨的「秉政」也就不可能是天下為公,真正做到一碗水端平,所以這個烏煙瘴氣的黨國,在匪黨治下也就永無公平正義可言;因為蛇鼠一窩,所以在「執政」時也就無法做到不偏不黨,對許多事情只能是睜一眼閉一眼;因為蛇鼠一窩,所以也就只能時常裝聾作啞,裝傻充愣,在種種難免要顯現的窩囊中,就連起碼的「執政」體面,也往往會是無法保全。

默許殺人、搶人、整人的事,在匪黨治下從「建國」之初,源源不絕發生到現在,有哪任趙家掌門真不知道窗外的物是人非?有哪任趙家掌門真會白痴到分辨不清誰是誰非?只是在蛇鼠一窩之下,可以冷血到漠視趙姓的妄為,無視異姓的苦痛罷了。趙莊人發在外網的聲聲血、字字淚,趙家掌門可以推說「看不到」,但「天子腳下」銜冤負屈者年復一年的張袂成陰,不是「看不到」三個字能敷衍塞責的吧?為什麼中國人有冤無處申?為什麼五星旗下根本就找不到理論處?無它,蓋因共匪是個蛇鼠一窩的「執政黨」。

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只要放到桌面上來說話,哪怕是個小學生,也能一眼看出這孩子是死於滅絕人性的虐殺,而絕非顛倒黑白的「不慎墜樓」或「跳樓自殺」,然而我在有冤無處申中,向共匪的兩任黨魁哀哀呼告了十幾年,別說是為愛子討回公道,就連求個生存都一直是難上加難,就連劫後餘生的家中老小,都時常是被匪黨治下公然置於被餓殺的狀態。習近平先生,你說說你黨「偉大、光榮、正確」至此,各級黨官「講廉恥」至此,不是個蛇鼠一窩的「執政黨」,又是什麼?

過往的五千年來,就從來沒有哪個朝代,是像共匪這樣「執政」的。一名和你關係密切的中共高層幕僚,向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Arthur Waldron披露:「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進了死胡同。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這裡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會粉身碎骨。」其實共匪至少還有一條路能走,哪怕是積怨如山,哪怕是作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也還可以盡人事,知天命。而你黨則是匪性不改,在「執政」中迄今是蛇鼠一窩,就連起碼的人事都不盡。

習近平先生,你要想在任內真正有所作為,確實免於窩囊,首先就應該調整你自己的格局,以更博大的胸懷將你自己和你的團隊,獨立於蛇鼠一窩之外。你在要別人「刀口向內」的同時,也該自己「刀口向內」,在無忘自己是中共黨魁的同時,更需記得自己還是國家主席。一個氣數已盡的匪黨,可以讓它徹底爛掉;一個傳承了幾千年的文明古國,不能永遠就這樣爛在匪黨的治下。你的格局變了,也就再不存在「走投無路」之說,你治下的種種,也就一定會出現各種順應民心的可喜改變。

2019年12月8日寫於福建泰寧(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賙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導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893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