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抗戰:拯救了二戰的美國午餐肉(上)(圖)

2020-01-22 08:55 作者: 薩沙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44年,艾森豪在視察美軍101空降師
1944年,盟軍歐洲最高指揮官艾森豪在視察美軍101空降師。(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本篇談談二戰時期的午餐肉,以及同中國抗戰的關係。

新概念食品午餐肉

午餐肉到底是什麼?是一種罐裝壓縮肉糜。所謂肉糜,就是被打碎的肉,混合澱粉、食鹽、香辛料、亞硝酸鈉和少量的水。

午餐肉罐頭和傳統的豬肉火腿罐頭,是有很大不同的。最直接不同就是,豬肉火腿罐頭是成塊的豬肉,添加的東西很少,吃上去基本還是豬肉的味道。但午餐肉罐頭則是肉糜,肉只佔其中一部分,大部分是澱粉,吃起來是澱粉的味道。

美國歷史上,壓根沒有午餐肉的概念。

美國人的飲食,以偏重肉類為主,強調肉類的純粹和新鮮。介紹美國飲食的書中寫道:美國飲食的特色是「粗狂實在」,食用新鮮的原材料,不靠添加劑,調味劑,食物保持原汁原味,烹調的過程不拖泥帶水,無論是烤、煎、炸都沒有很複雜的做工,也不講究細火慢燉,沒有太多的花俏裝飾。只要放在盤子裡的食物都能吃下肚裡,痛痛快快、實實在在地吃個飽。美國食物的主要結構是一二三四制,如同三角形狀,最主要的一是牛肉,二是雞、魚,三是豬、羊、蝦,四是麵包、馬鈴薯、玉米、蔬菜。

對於美國人來說,吃飯就是紮紮實實的吃點肉,其他都是搭配。一塊優質的豬扒牛扒羊扒魚排,比什麼都重要。19世紀最後10年,美國經濟已經躍居世界第一,人民生活也有很大改善。對於一個勤懇的美國工人或者農夫來說,每天都吃一頓肉並不算什麼。美國人每週吃一塊優質的牛排,也不算是什麼奢侈了。

遺憾的是,上個世紀30年代世界經濟危機的到來,改變了一切。約四分之一的美國男性勞工失業,僅能依靠失業救濟金維持全家最基本的生活開銷。不失業的家庭中,收入也銳減了百分之四十。

對於很多美國失業家庭來說,一塊麵包、一些廉價的蔬菜就是一頓美餐。而且這些麵包往往買的是隔天麵包,這樣可以便宜一些。當時美國時代週刊上寫到:城裡的孩子媽媽在碼頭上徘徊等待,一有腐爛的水果蔬菜扔出來,就上去同野狗爭奪。蔬菜從碼頭裝上卡車,她們就跟在後邊跑,有什麼掉下來就撿。中西部地區一所旅館的廚師把一桶殘菜剩羹放在廚房外的小巷裡,立即有十來個人從黑暗中衝出來搶。人們還看到,有人全家走進垃圾堆撿骨頭和西瓜皮來啃。

平時的日子可以將就著過,但到了聖誕節、復活節、家庭成員的生日怎麼辦?美國的主婦們徹底犯了愁。原本這些節日都必須慶祝,吃一些新鮮的肉類。可是,現在連麵包都快要吃不上,哪裡有錢去買肉呢?

這種窘迫的悲劇,卻讓午餐肉脫穎而出。

地處美國明尼蘇達州奧斯汀市的荷美爾食品公司(Hormel Foods,LLC),創建於1891年。這家公司開始是專門經營豬肉銷售的食品企業,出售整豬、火腿和香腸製品。公司規模中等,並不算什麼一流企業。

在20世紀初期,荷美爾食品公司在同美國肉類巨頭的競爭中,逐步敗下陣來。公司的董事們反覆研究,認為幾大巨頭控制了美國傳統的豬肉市場,荷美爾食品公司難以爭取到大的市場份額,必須另外想辦法。

此時,正巧遇上了1929年美國大蕭條。企業領袖精明的看到了商機,尤其是公司創始人的兒子傑伊・荷美爾。

傑伊・荷美爾認為,這種困境之下,傳統的豬肉銷售必然遭受極大打擊,卻是低端豬肉商品的好機會。

豬的各部位價格不同,對於美國人來說,豬肩膀肉用處不大,一般以低廉價格銷售。傑伊・荷美爾決定就用這種肉,製作成廉價的罐頭銷售。

傑伊・荷美爾認為,這種罐頭是大蕭條時期的救世主,一定會暢銷。誰知道,這種叫做荷美爾五香火腿的罐頭投放的第一年,在市場上遭遇慘敗。

改變一個國家的傳統飲食習慣是極為困難的,美國人根本不接受這種怪模怪樣的食物。

況且,當時荷美爾五香火腿罐頭價格雖便宜,卻因使用豬肉較多,罐頭比較貴,失業家庭仍然承受不起。加上罐頭沒有太多防腐措施,肉的顏色灰暗,看起來像腐爛的肉,讓人一看就毫無食慾,幾乎上不了餐桌。

最關鍵的是,自稱為荷美爾五香火腿,其實裡面壓根就沒有火腿。有些客戶當作火腿肉買回去,一吃發現根本沒有火腿的味道,下次就不會受騙了。

第一年的市場慘敗,迫使傑伊・荷美爾進行改變。

傑伊・荷美爾認為首要的就是降低成本。

豬肩膀肉雖便宜,製造罐頭也需要購買很多設備和工人投入,這樣一來,豬肉價格的優勢就被沖抵了。

考慮再三,顯然只有一個辦法解決。傑伊・荷美爾決定大量加入澱粉,豬肉僅僅佔其中一小部分,這樣就可以有效降低罐頭成本。如此一來,罐頭的熱量很高,價格卻為普通豬肉的三分之一,僅僅賣40美分。

至於保質期短,肉的顏色難看,只能用一個辦法解決,就是加入亞硝酸鹽。這可以大大增加保質期,還可以讓肉保持一種鮮肉的色澤。自然,亞硝酸鹽有毒,控制在微量即可保證大體對人體沒有什麼傷害。

這些問題都解決了,下面還要考慮改名字。本來就不是火腿,不能隨便謊稱就是火腿肉。公司向社會徵集方案,同時也是一種廣告宣傳。最終,還是一個小演員肯尼思・達格紐(荷美爾公司副總裁達格紐的哥哥)提出了一個好創意。

他提出用「豬肩肉加火腿」(Shoulder of Pork And Ham)的縮寫SPAM作為新產品的商標,獲得了荷美爾公司100美元的獎勵。

這種罐頭也曾銷售到中國,主要是作為西餐的材料。當時中國人吃西餐基本都是午餐,於是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做午餐肉。重新包裝且廉價的午餐肉投入市場以後,逐步被美國人所接受。

到了1940年,百分之七十的美國家庭曾經吃過午餐肉。

這種肉最大的特點就是便宜,遠遠低於鮮豬肉價格,還有豬肉的熱量。很多美國失業家庭,就買這種標明為豬肉,其實是一種肉糜的廉價罐頭回家。味道和真正的豬肉有差別,至少也是吃肉了。相比之前吃麵包和廉價蔬菜來說,這已經是很大的享受了。

於是,午餐肉作為美國一種低檔次的肉類代替物,開始流行起來。美國中產階級社會和上流社會,也曾一度流行過午餐肉野餐,不過是偶爾嘗個新鮮。這種罐頭,基本還是在平民中流行。

午餐肉終究是特殊時期的特殊商品。隨著美國經濟的逐步好轉,午餐肉的銷售量會劇減,甚至會逐步淪為可有可無的東西。

午餐肉罐頭成為美軍主力食品

戰爭改變了一切。

1937年,美國陸軍認為全面的世界大戰很有可能在幾年內爆發,開始做軍事上的備戰。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備戰的首要部門就是軍需部。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美國基本沒有準備。他們的主要武器不全,到了法國才開始補充,裝備了大量的法製武器,其中諸如紹沙輕機槍之類其爛無比的武器。

好在美國國力驚人,他們後來者居上,為美國大兵提供了全世界最好的軍隊給養。在供應正常的時候,美國大兵每天除了肉類、麵粉和豆類之外,還有土豆、梅乾、煉乳、黃油、糖果和4支香菸。從1918年8月11日上午8:15的記錄可以看到一個有代表性的日補給申請:125萬個西紅柿罐頭、100萬磅糖、75萬個肉丁土豆罐頭、60萬個鹹牛肉罐頭和15萬磅乾豆。

除了這些戰地補給以外,士兵隨身攜帶一份應急口糧,包括:1磅罐頭肉、1磅麵包乾、1盎司咖啡和3盎司糖,約1公斤重量。

只是,這些都是補給線穩定的情況下才能提供,而戰時很難保證這點。在很多時候,士兵們只能吃著五花八門的拼湊軍用食品。戰爭剛剛爆發時,由於沒有準備,美國陸軍緊急將生產於50年前的醃肉乾送到前線。

美國水兵們對這種醃肉痛恨無比,認為他們是比德國鬼子更可怕的敵人。這種肉,在今天就是標準的殭屍肉。由於保存時間太長,醃肉堅硬無比,吃之前要用刀用力切成一片片,靠牙齒是不行的。

(未完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