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臥底記者揭中共研發傾銷致命芬太尼到美國 中國工廠隨即失火(圖)


美國調查記者本.韋斯霍夫(Ben Westhoff)(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美國調查記者本·韋斯霍夫(Ben Westhoff)(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2月18日訊】過去10年,芬太尼作為高致命性合成阿片類藥物,大量湧入美國。這種非法藥物的最大來源被指是中國(中共),這些芬太尼公司的辦公和研發成本都獲得補貼,並獲得出口稅收優惠。芬太尼工業在世界範圍內破壞了社區,並使壓制它的政府機構不堪重負。

據雅虎財經新聞報導,美國調查記者本·韋斯霍夫(Ben Westhoff)在其著作《芬太尼公司:流氓化學家如何製造阿片類藥物的惡浪》(Fentanyl Inc.: How Rogue Chemists are Creating the Deadliest Wave of the Opioid Epidemic)中對此進行了詳細描述。

他寫道,「這些被稱為新型精神活性物質(NPS),它們包括海洛因、可卡因、搖頭丸和大麻等已知藥物的替代品。它們是合成的,是在實驗室中製成的,並且比傳統藥物更強力」 ——也更加致命。芬太尼、K2和Spice之類的藥物以及25i-NBOMe等藥物最初都是在合法實驗室中構思的,目的是進行適當的科學和醫學用途。然後,這些配方被流氓化學家劫持和製造,這些化學家大多在中國,他們改變分子結構以保持法律領先地位,從而使藥物的作用無法預測。

韋斯霍夫已深入到這個陰暗的領域,成為第一位從中國非法芬太尼實驗室內部進行報導的臥底記者,並提供有關中國龐大的化學工業如何運作,以及中國政府如何對其進行補貼的驚人原始報導。他追蹤了鮮為人知的發明這些藥物,並無意中殺害了數千人的科學家。

「我秘密地加入了一個中國毒品行動,包括去了上海郊外的一個芬太尼實驗室。我假扮成毒販。」

「我發現這些生產芬太尼及危險藥物的公司得到了(中共)政府的補貼。這些公司設置在郊外的辦公區,他們的辦公和研發成本都獲得補貼,並獲得出口稅收優惠。」韋斯霍夫說。

韋斯霍夫表示,美國人得到的毒品,如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可卡因、大麻等在很大程度上來源於墨西哥販毒集團。但是,這些新藥,特別是芬太尼,都是在實驗室生產的,而且都是在中國。在某些情況下,製造這些藥物的是合法化學家和公司,是在中國法律下合法地製造。他們將這些新藥然先運給墨西哥販毒集團,再由墨西哥販毒集團分銷到美國。有時,也直接通過美國郵件直接寄。

在書中,韋斯霍夫提到一家名為元創(音譯,Yuan Chung)的芬太尼公司。他們賣出的芬太尼成分比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多。韋斯霍夫對首席執行官,是如何積累財富的,他們如何開始銷售這些化學品進行了深入瞭解。韋斯霍夫最終來到了中國,進入他們的銷售大廳,那裡有數百名銷售人員,多為剛剛離開大學的年輕人。他們坐在筆記本電腦後面,使用社交媒體來銷售芬太尼。韋斯霍夫計算了這家公司的營運數字,發現他們正在賺很多很多錢。

但是,幾乎在韋斯霍夫這本書2019年9月出版的同時,該公司工廠上發生了一場大火,警方稱不排除縱火的可能性。

韋斯霍夫在書中詳細介紹了該公司的情況,在某種程度上,這個出售芬太尼的前企業與雅虎辦事處沒有什麼不同。他們有自己的廚師,有這個大食堂,他們試圖促進團隊建設。在運行中,它非常具有組織性。員工必須工作很長時間,星期六也工作。實際上,那是在一家舊旅館裡,所有員工都住在旅館裡,公司提供食宿,這似乎成為該公司招募員工的一個賣點。

從2015-2019年,阿片類藥物危機給美國經濟造成的損失超過8190億美元。為治理芬太尼為美國帶來的危害,川普(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10月頒布了《防止販運和過量服用藥物法》,其中提到美國郵政局(USPS)將要求所有國際到達的貨物,配備先進的電子信息。

韋斯特霍夫表示,2016-2017年美國阿片類藥物過量死亡(包括芬太尼)增加了45%,部分原因在於中國(中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數據顯示,「合成阿片類藥物,包括芬太尼,現在是美國藥物過量死亡中最常見的藥物。」

他說:中美兩國在2000年貿易關係正常化,這減少了貿易壁壘,加劇了毒品危機。在網際網路時代,這些藥物通過網際網路出售,運輸速度提高,也是一個因素。最終,歸根於全球化「獲取利潤的動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