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卧底记者揭中共研发倾销致命芬太尼到美国 中国工厂随即失火(图)


美国调查记者本·韦斯霍夫(Ben Westhoff)(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美国调查记者本·韦斯霍夫(Ben Westhoff)(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2月18日讯】过去10年,芬太尼作为高致命性合成阿片类药物,大量涌入美国。这种非法药物的最大来源被指是中国(中共),这些芬太尼公司的办公和研发成本都获得补贴,并获得出口税收优惠。芬太尼工业在世界范围内破坏了社区,并使压制它的政府机构不堪重负。

据雅虎财经新闻报道,美国调查记者本·韦斯霍夫(Ben Westhoff)在其著作《芬太尼公司:流氓化学家如何制造阿片类药物的恶浪》(Fentanyl Inc.: How Rogue Chemists are Creating the Deadliest Wave of the Opioid Epidemic)中对此进行了详细描述。

他写道,“这些被称为新型精神活性物质(NPS),它们包括海洛因、可卡因、摇头丸和大麻等已知药物的替代品。它们是合成的,是在实验室中制成的,并且比传统药物更强力” ——也更加致命。芬太尼、K2和Spice之类的药物以及25i-NBOMe等药物最初都是在合法实验室中构思的,目的是进行适当的科学和医学用途。然后,这些配方被流氓化学家劫持和制造,这些化学家大多在中国,他们改变分子结构以保持法律领先地位,从而使药物的作用无法预测。

韦斯霍夫已深入到这个阴暗的领域,成为第一位从中国非法芬太尼实验室内部进行报道的卧底记者,并提供有关中国庞大的化学工业如何运作,以及中国政府如何对其进行补贴的惊人原始报道。他追踪了鲜为人知的发明这些药物,并无意中杀害了数千人的科学家。

“我秘密地加入了一个中国毒品行动,包括去了上海郊外的一个芬太尼实验室。我假扮成毒贩。”

“我发现这些生产芬太尼及危险药物的公司得到了(中共)政府的补贴。这些公司设置在郊外的办公区,他们的办公和研发成本都获得补贴,并获得出口税收优惠。”韦斯霍夫说。

韦斯霍夫表示,美国人得到的毒品,如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可卡因、大麻等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墨西哥贩毒集团。但是,这些新药,特别是芬太尼,都是在实验室生产的,而且都是在中国。在某些情况下,制造这些药物的是合法化学家和公司,是在中国法律下合法地制造。他们将这些新药然先运给墨西哥贩毒集团,再由墨西哥贩毒集团分销到美国。有时,也直接通过美国邮件直接寄。

在书中,韦斯霍夫提到一家名为元创(音译,Yuan Chung)的芬太尼公司。他们卖出的芬太尼成分比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都要多。韦斯霍夫对首席执行官,是如何积累财富的,他们如何开始销售这些化学品进行了深入了解。韦斯霍夫最终来到了中国,进入他们的销售大厅,那里有数百名销售人员,多为刚刚离开大学的年轻人。他们坐在笔记本电脑后面,使用社交媒体来销售芬太尼。韦斯霍夫计算了这家公司的营运数字,发现他们正在赚很多很多钱。

但是,几乎在韦斯霍夫这本书2019年9月出版的同时,该公司工厂上发生了一场大火,警方称不排除纵火的可能性。

韦斯霍夫在书中详细介绍了该公司的情况,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出售芬太尼的前企业与雅虎办事处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有自己的厨师,有这个大食堂,他们试图促进团队建设。在运行中,它非常具有组织性。员工必须工作很长时间,星期六也工作。实际上,那是在一家旧旅馆里,所有员工都住在旅馆里,公司提供食宿,这似乎成为该公司招募员工的一个卖点。

从2015-2019年,阿片类药物危机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损失超过8190亿美元。为治理芬太尼为美国带来的危害,川普(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10月颁布了《防止贩运和过量服用药物法》,其中提到美国邮政局(USPS)将要求所有国际到达的货物,配备先进的电子信息。

韦斯特霍夫表示,2016-2017年美国阿片类药物过量死亡(包括芬太尼)增加了45%,部分原因在于中国(中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数据显示,“合成阿片类药物,包括芬太尼,现在是美国药物过量死亡中最常见的药物。”

他说:中美两国在2000年贸易关系正常化,这减少了贸易壁垒,加剧了毒品危机。在互联网时代,这些药物通过互联网出售,运输速度提高,也是一个因素。最终,归根于全球化“获取利润的动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