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北京變毒都 中南海三條出逃秘道要用上?(圖)


習近平2019年10月18日抵達澳門國際機場
習近平2019年10月18日抵達澳門國際機場(示意圖 圖片來源: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2月22日訊】北京的高官權貴們可能從來沒想到自己會這樣的慌張恐懼,因為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的目標並不分階層,現在官方信息顯示,病毒已經攻擊北京的政府機關。復興醫院、北大人民醫院,密集出現因瞞報所致的聚集性疫情,這兩家醫院就在中南海所在的西城區,現在當局正緊急排查疫情。

由於消息封鎖,許多內情不為人知,但是,百密終有一疏。已經有開會回來的官員透露給朋友,北京疫情處置升級至武漢級別,北京的醫生一律不准外援,緊急通知大家,下班買菜屯糧食……。

官方證實出事的復興醫院設有中共高幹病房,負責45家單位的局級、部級幹部,近5000餘人的醫療保健工作,干保科設有高幹門診4個診室。許多醫生也是高幹子弟。該院離中南海只有3500米,開車只需7分鐘。這裡有疫情,可想而知官心如何大動了。

有關北京機關大院被攻陷的消息早有傳聞,但直至近日,官方才承認在西城區辦公的政府部門出現病例,69人被集中隔離,網傳的通知顯示,中招的是中共財政部所屬單位。

這只是開始,2月10日北京「封城」,習近平首次戴口罩露面巡視北京社區,就已預示著首都難保。

如果說當局隨後不得不放棄湖北死保北京,甚至是放棄全國死保北京,那麼中南海就是中共保衛自己的重中之重。網上視頻說離中南海直線距離不足2公里的北京八大胡同早已經封了,這說明北京高層憂心之甚。但是這次病毒來臨前所未有,比SARS還厲害多少倍:傳播途徑多樣,陰陽不定,潛伏期超長,根本沒法治,治了又會反覆,這對本身享有特權醫療,追求150歲目標的中共領導人們也是可怕之極。

中共宣傳騙人說很快疫情就出現拐點,還說4月高溫殺毒,但此病毒在世界多個常熱的國家尚且擴散,說明這些宣傳都是騙人,關健時刻領導人還是想著維穩、保黨、保政權。但事實擺在眼前,北京已被攻陷,轉眼變成名符其實的「毒都」,中南海淪陷也就在眼前。

怎麼辦?逃!往哪逃?SARS時期江澤民往上海跑,但江一到上海,上海馬上疫情爆起,病毒似乎就是衝著它來的。現在習近平等一眾高官和家屬往哪逃?連朝鮮都全面封鎖邊境,中共自以為鐵桿的俄羅斯也反面無情。權貴們本來最熱衷去的美國根本去不了,全世界似乎只有泰國和柬埔寨「歡迎中國人」,但是這兩國都是因為經濟需要,要中國人去花錢,一旦連領導人都要逃亡,虎落平川,人家未必接受。

不管怎樣,試吧!跑,得要通道,不能光明正大的走,否則一路冤民,會把路堵死,憤而揪之,連機場都進不去。

這時刻,當年中共為末代備下的中南海高層逃亡秘道就派上用場了。

以下前兩條秘道可不是本人的獨家爆料:

一條是從中南海到西山的空軍基地,有一條秘密通道。

在北京城中南海往西,有另一個權力核心就是「玉泉山」。名義上是各首長去休息的地方。實際上是高官避走前集結的去處。玉泉山裡面有軍事工事,開有一條秘密通道直通中南海,裡面燈火輝煌,通道長達不止20公里,出事時靠這秘密通道就可以跑。

另一條秘密通道就是從中南海到人民大會堂,再到北京國際機場,具體內境不明。

還有第三條卻是鮮為人知的,更為神秘的,就是有一條秘道前往去年9月才投入運營的北京大興國際機場,這可是習近平親自推動又親自到場主持投運的重大工程,當然自有秘密用途。

末代紅色權貴們以為逃離中國神不知鬼不覺,但是頭上三尺有神靈,除了良知尚存者,該死的誰也跑不掉,無論是前任或現任的高官。特別是那些滿手沾滿人民鮮血者,包括「死去活來」多次的江澤民,關鍵時刻根本逃不了。這就像一場大審判。

而那些善良的中國民眾,但願都能在這場大劫難中得以逃生。

 

(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