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奇聞:法官問的案子發生在另外空間(圖)

2020-03-03 07:00 作者: 宋寳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法官問的案子發生在另外空間
法官問的案子發生在另外空間(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國古代,從平民百姓到當朝大臣,對另外空間的探索,從未停止過,而且有些方面認知很超前。古人對另外空間的認知,除了記載的天國世界,還有對地府結構、生命形態及職能的介紹。

唐朝貞觀年間,大理寺長官唐臨在獄中審訊問案,聽說了一件事。於是請刑部侍郎(相當於司法部副部長)劉燕客招來一位官員,與大理寺少卿辛茂一起審問了一樁奇聞。

貞觀年間,刑部郎中宋行質性並不信佛,還常說些誹謗神佛的話,於唐高宗李治永徽二年五月,病亡。到了六月九日,隸屬於刑部的都官有位令史叫王璹(音贖)忽然得病身亡,幸運的是兩天後他又甦醒。向眾人說起了他在地獄的所見所聞。

據王璹所說,剛死之時,看見四個人把他抓走了。王璹跟著他們進入一扇大門,看到大廳西間坐著一位官人,而東間坐著一位僧人。東西兩邊各有床褥、几案,光侍童就有二百多人,容貌都很俊美。台階下站著官吏拿著文案。

王璹看見一個老人,戴著枷鎖面向西,還被綁著,站在台階下。王璹走到庭中時,也被綁上了。官吏審訊王璹,貞觀十八年,在長安任佐史時,為什麼給那名老人更改戶籍?王璹回答:「那不是我的過錯。」因貞觀十七年,蒙太宗皇帝恩典,他已改任官職,所以貞觀十八年改籍之事,並不是王璹之過。廳上長官聽到王璹的辯辭,回首問老囚:「為什麼誣告他?」

老囚說:「當時我的年齡實際還沒到,由於王璹改了戶籍,虛加了我的年齡,我不敢隨便誣告他。」王璹說:「貞觀十七年改任,如今文書還在家中,請派人查驗。」於是長官叫差吏為王璹鬆綁。待文書取回後,長官查驗後,發現王璹所說確實無誤。判老囚理虧,遂即派差吏把他押走了。

王璹看見門外昏暗,有一座城,城上都有矮牆,看起來像個凶險的地方。長官批閱卷宗,判王璹無罪,就放他回去。差吏帶著王璹來到東階拜別僧人,僧人在王璹手臂上蓋了一個印,並說:「好走!」

差吏帶領王璹走出東門,向南走經過了三道城門,每道城門都要查驗手臂上的印記,才會放行。走到第四道城門,很像官府城門,但是守衛森嚴,同樣檢驗印記後才會放行。

當他們走出城門後,王璹忽然聽見有人叫他,回首一看,是刑部郎中宋行質,見他面容淒慘發黑,沒有戴帽子,也沒有繫腰帶,還穿著昔日的舊紅袍,頭髮短而下垂,如同胡人一樣。

宋行質站在大廳階下,有差吏看著他。台階西面靠著城牆的地方,豎著一塊巨大的木牌,上面寫著:「這裡是審判高官的地方。」每個字都很大,約一尺見方,非常醒目。廳堂上設有床、椅、幾案,擺設如同官府,只是沒有人坐。

見到王璹,宋行質又悲又喜,得知他為了改籍一事來到地府,如今已經無事,要返還陽間了。宋行質說,他被捉來責問功德簿之事,但手中又沒有功德簿,所以被困在這裡。因飢餓寒冷,實在苦不堪言。他慇勤地叮囑王璹,趕緊回去轉告宋家人,要為他多積功德。

王璹與他告別,剛走了幾十步,宋行質又叫他回來,還沒等說話,這時廳上來了一位官員怒斥王璹,怎能擅闖囚犯之處。於是命士卒揪住他的耳朵,把推他出去了。王璹來到一扇門前,門吏說:「你被揪了耳朵,耳朵會聾,我幫你去掉耳中的東西吧。」於是伸手去掏他的耳朵,耳中發出一陣聲響,驗明印記後,就放他出去了。

門外一片漆黑,王璹不知身在何處。他站著等了一會兒,之前查問他的差吏從門裡走出來,看見王璹等他,就讓他給一千錢。王璹心想:「我沒有犯罪,長官放我出來,為什麼要賄賂你?」差吏說:「您不要覺得難堪,之前如果我不早些帶你見官,你就得在這裡多綁兩天,那豈不是很辛苦?」王璹覺得他說得有理,慚愧地向他謝罪。不過差吏並不要他的銅錢,想要白紙而已,並約好期限十五天後來拿。王璹答應了。

王璹剛回到家,看見家人都在哭泣,當他走進門後就甦醒了。到了十五天,王璹一時忘了送白紙,第二天病又犯了。昏沉中那名差吏來了,憤怒地指責他失信,答應好的事又不去做,就準備帶走他。王璹苦苦哀求,答應一定踐行約定,這才甦醒過來,趕緊告訴家人,去買一百張紙,作成紙錢焚化給他。

不料,第二天王璹又犯病了,昏沉中聽到那名官差說:「多謝您送我紙錢,但質地不好,不好用。」王璹再次請罪,請求重作,他再次甦醒過來。幾天後,王璹叫人用六十錢買了百張白紙做成紙錢,並準備了酒菜佳餚以饗地府差吏。他親自來到隆政坊西渠水上燒掉紙錢,終於兌現了約定。此後,王璹身體輕健,疾病痊癒了。

從古至今,中國民間一直有燒紙錢的習俗,就是為了讓故去的親友在另外的世界,免遭飢餓與寒冷,免作無吃無喝的孤魂野鬼。這樣看來,民間習俗帶著許多人道關懷。同時,這則故事中還涉及到另外空間,肉眼看不見的地府。仔細想一想,數千年來,中國百姓的視野很超前,很早就已經探索另外空間了,對其有了具體的認知,已經知道用約定俗成的方式溝通其它的世界,並賦予不盡的關懷。

這件事發生在大唐貞觀年間。大理寺官員唐臨與刑部侍郎劉燕客、大理少卿辛茂,在獄中審訊問案,得知了此事。為求證,唐臨特別讓劉燕客去請王璹,又親自與辛茂一起詢問他在地府的所見所聞。所以編纂《冥報記》時,唐臨作為問案的當事人,詳細地記錄了事件的始末。

(事據《冥報記》)

責任編輯:岳爾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