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鳳專欄】「X疾病」預言成真 中共肺炎並非無解(圖)

2020-03-06 17:22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5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按《後漢書●五行志》所載疾疫是「邪亂之氣所生」,則中共肺炎疫情正是由中共這股邪亂之氣所催生。
按《後漢書●五行志》所載疾疫是「邪亂之氣所生」,則中共肺炎疫情正是由中共這股邪亂之氣所催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3月5日訊】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兩軍對陣,最可怕的莫過於對敵人一無所知,譬如眼下的這場疫情

「X疾病」預言成真

2018年世衛組織預言了一種「X疾病」(Disease X),即病原體未知、且有大爆發危機、難以防範的國際流行病。如今,世衛專家、荷蘭伊拉斯謨大學醫學中心病毒學負責人庫普曼斯宣稱中共肺炎疫情「正在迅速成為第一個真正符合X疾病的真正流行病挑戰。」

是的,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對於人類而言,它有太多的「X」,太多的未知性:病原體未知,傳播途徑多種,潛伏期不確定,症狀不確定,治癒可能性不確定……

從傳播途徑講,中共肺炎幾乎囊括了各種傳染病的傳播途徑:接觸傳染、消化道感染、呼吸道傳染、血液傳染、空氣傳染……

從潛伏期上看,疫情初期,人們的結論是潛伏期14天,後來驚爆24天的病例,再後來出現40天,最長的是河南出現94天超長潛伏期病例。中共肺炎潛伏期到底是有規律可循,還是完全隨機,令人茫然。

從發病症狀上看,有的人有症狀,有的人完全沒有症狀預警就猝死街頭。從疫病檢測上看,檢測呈陽性的故然是被病毒感染,後來出現檢測呈陰性的同樣也被病毒感染的案例,而近日臺灣專家、台大醫院兒童感染科主任、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黃立民更直言「驗不到不代表就沒事」。

從治癒情況看,目前疫情屬於無藥可治,只是採取一些安慰療法,所以治癒率也極低。然而這種情況下,一些被治癒者出院後竟又復發,讓人們對所謂的治癒產生懷疑。而按中共專家的最新說法是,病毒將與人類長期共存,更加令人不知所措。

儒家智慧給我們啟示

病毒尚未搞清,中共卻來個久病成良醫,出書《大國戰疫》,內容不值一論,效果且看武漢。所以指望大國戰疫顯然此路不通。未若回歸傳統,看看祖祖輩輩們傳下來的那些老生常談的東西是否真的不合時宜,還是蘊藏真機。

傳統的儒家思想中有一個理念叫「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所謂修身,也就是按儒家道德標準仁義禮智信等提升自己的修為,按現代觀念看,這屬於精神範疇的內容。所謂齊家,治國,平天下,也就是管好家,治好國,造福天下,按現代觀念看,屬於行為活動,可以稱其為物質範疇的內容。也就是說,在中國古人看來,精神與物質不僅不是兩不相關的東西,相反,精神與物質具有不可分割的同一性。修身之類的精神活動能夠影響到家國天下的物質表現,有什麼樣的精神狀態,就有什麼樣的物質表現;有什麼樣的指導思想,就有什麼樣的物質結果;有什麼樣的意識形態,就有什麼樣的物質存在。而中國古人將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作為一種人生理念,正是參透了精神與物質的同一性,從而傾其一生去實踐一種由內而外,由己及人,由微觀至宏觀,由精神至物質的道。

那麼當身、家、國、天下在物質層面上出現了問題時,就要從初始的精神層面也就是「修身」上去找原因。所謂修身,雖然說開來包括仁義禮智信等諸多方面,但概括說來卻無非兩種,或為正,或為邪。古人將這兩類精神用一種物質概念「氣」來描述,也就是正氣,邪氣。人不能以正氣修身,就必然被邪氣侵體,並且,後果不僅及於自身,還將延伸到家,波及於國,禍亂於天下。

能夠禍亂身家國天下的邪氣表現有多種,其中一種就是疫病。如《後漢書●五行志》中所載疾疫是「邪亂之氣所生」、《傷寒指掌》所載「不正之邪氣而成瘟疫也」、《傷寒論集注》有載「病者邪氣也」,說的都是一個意思,疫情是由邪氣所生。所以回到中共肺炎的話題上,如果用古老的儒家智慧去解讀,這場禍亂身家國天下的中共肺炎是由邪氣所致。

找到病源 看透社會亂象

所以,雖然我們對病毒尚有許多未知,但未知的只是病毒的具體表現,而對病毒的根源,並非一無所知。相反,傳統的儒家思想中已經揭示了答案,哪怕病毒有一百種修羅變相,本質上都是一股邪氣所致。所以只要找出造成疾疫的邪亂之氣,也就找到了驅除疫病的方法。那麼,按儒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社會觀,我們沿著身家國天下這條線一路查下去,確實看到一股邪亂之氣無處不在,在每一個環節與層面上催生著疫病的發展,現僅列出五點如下。

邪亂之一:從病毒發源來看,中共肺炎病毒系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流出,且極有可能為人工製造,多國專家對此有過分析論述,這裡不再綴述。加之疫情初期,中共一直掩蓋真相,導至疫病失控,所有這些都讓公眾形成了一個共識,沒有中共邪黨就沒有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

邪亂之二:從病人救治上看,隔離點沒有隔離的措施,病人交叉感染,輕症拖成重症。隔離點包括醫院缺醫少藥,有的連安慰治療也沒有,等於讓病人自生自滅。一些重症患者在還活著的時候就被裝入屍袋,扔進焚屍爐中。種種亂象,觸目驚心。

邪亂之三:從以家庭為單位的防疫措施看,中共一方面進行缺乏配套措施的封閉管理,引發次級人道災難;另一方面,中共又因限制確診名額,致使大批病患不能及時住院,而是被封堵在家中,導至家人也被傳染,以至滅門絕戶的慘劇不斷上演。

邪亂之四:從政府的作為上看,一方面,宏觀措施一片混亂,從封城令到復工令,自相矛盾,朝令夕改。另一方面,具體機構或官員趁機腐敗,至有截留扣押防疫物資,轉手倒賣,大發國難財。此外,政府機構與官員雖然對疫情束手無策,卻忙於層層造假,甩鍋委責,邪亂之像,處處有之。

邪亂之五:從疫情在全球傳播上看,中共對世界說謊,並借世衛(WHO)之口為自己背書。使得國際社會對疫情放鬆警惕,沒有在第一時間採取防疫措施。疫情擴散到世界後,中共無可掩蓋的情況下,還在阻擋國際專家,特別是美國專家進入中國共同應對疫情。並且,中共不止隱瞞死亡人數,還下令各地銷毀疫情數據。然而,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在疫情肆虐時,中共竟出書《大國戰疫》,並譯為五種文字對外出版發行,儼然以全球抗疫的領跑者姿態,將無恥、無知、無畏的三無精神發揮極致。

由是觀之,按《後漢書●五行志》所載疾疫是「邪亂之氣所生」,則中共肺炎疫情正是由中共這股邪亂之氣所催生。

對症下藥 以正壓邪

找到造成疫情的邪氣之源,接下來就可對症下藥。人不能以正氣修身,就必然被邪氣侵體,要想擺脫邪氣,就要正氣充盈。所以,藥方就是正氣。所謂正氣,孟夫子稱之為浩然之氣,文天祥稱之為天地正氣。說的都是一個意思。

文天祥在他的《正氣歌》序言中談及他被俘後關入土牢中的經歷。土牢環境幽暗潮濕,密不通風,糞尿腐鼠,污穢不堪,文天祥將其概括為七種邪氣。他說自己在這種環境中被關押了兩年,卻身體健康無病,是因為他注意修養天地之正氣,也就是孟子所說的浩然之氣。這是一個很說明問題的例子。文天祥在那樣污穢的環境中無病無恙,是因為心懷正氣,精神決定物質,於是身體健康不染疫疾。

而明人張介賓所著《景岳全書》中所收避疫法則為文天祥的故事提供了醫學註解。按《景岳全書》避疫法所載,瘟疫是存在於天地間之邪氣,「若人身正氣內固,則邪不可干,自不相染。」用現在的話說,就是人身存有正氣,才能邪氣不侵。

精神的作用非是迷信

說到此,相信還是會有一些朋友受到無神論的影響,認為精神決定物質是一種迷信,對精神與物質的同一性不能理解。也許另一種思路可以幫您解惑,那就是看看無神論思想的來源。這個來源不外乎兩種,或者來源於中共宣傳,或者來源於科學觀念。如果是來源於中共宣傳,只需看看中共的官員們自己是如何做的。從毛時代開始,毛澤東本人就是一個非常「迷信」的人,坊間有諸多這方面的傳聞就不再綴述。直到現在,中共體制內官員們無不「迷信」。江澤民因作噁心虛於是抄寫地藏經以求保命,李小琳請和尚做法事超度其父李鵬;孫政才被抓後,在他的家中發現他供奉的龍袍;還有釋永信之流的和尚憑著給手機號開光之類裝神弄鬼的本事混跡官場。由此可見,所謂無神論,只是中共黨官們愚民的手段,而他們自己雖然不信正神,卻跟隨馬列邪靈,供奉狐黃白柳。

如果說頭腦中的無神論思想是來源於科學知識,我想說這其實是對科學的理解有些偏狹所至。但這個問題說起來又要牽扯得很多,所以不在此詳述。但僅從現象上,我們知道很多了不起的科學家,並未以科學衛道者的姿態將他們的科學精神與神學信仰相對立。如牛頓,他在神學領域的研究熱情絕不遜於他對科學研究的興趣。又如愛因斯坦,也有他的一套神學解見。至於物質豐富科技發達的當代社會,精神支柱的力量仍不可小視。如2017年哈維颶風襲擊美國時,川普(特朗普)與內閣成員一起祈禱,並將9月3日定為全國祈禱日。在2019年12月6日,全美50名著名的基督教領袖到白宮,為面對彈劾和其它重大挑戰的川普總統做禱告。

這些現象我們不能武斷的將其劃為迷信無知,亦不應簡單視其為一種文明儀式。相反,這些現象的存在值得我們深思,給予我們借鑒和啟示。

紅色宣傳只能助「疫」

事實上,作為造成這場疫病的邪氣之源中共,其本質正是一個邪靈。這一點,《共產黨宣言》的開篇中,它就已自報家門,自稱是「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只是人們多把它當成一種比喻,卻想不到,它真的是一個幽靈,邪靈。這個邪靈比人類更為清醒。譬如現在,很多人尚不知中共邪靈正是導致瘟疫的根源。然而,不論人們是否理解精神與物質的同一性,是否相信正氣會帶給人好運,邪氣會導人毀滅,中共邪靈對此卻十分清楚,所以大疫當前,我們看到中共加緊紅色宣傳,它在意識形態領域的行動力遠大於振災防疫。

前文中,我們從五個方面總結了中共的邪亂之像,這五個方面,可以概括為兩點:欺瞞造假和粉飾邀功。然而,如果說疫情之下,中共欺瞞造假是出於習慣性說謊,粉飾邀功是出於一慣的無恥,那麼還有一類亂象則充滿了另類的詭異,這就是疫情之下中共的紅色宣傳。

從疫區民眾傳出的視頻中看到,在方艙醫院裡,身穿防護服的工作人員,領著患病的人們,跳廣場舞,跳新疆舞,歌舞昇平中,瀰漫著末日狂歡的氣息。幾張床位上躺著病得起不來床的重病患,工作人員卻帶領著一大群人圍著他們高唱紅歌,亢奮的聲音好像撒旦聲嘶力竭的嚎叫。還有入院的病人,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火線入黨,舉著拳頭向著血旗發毒誓,要把生命獻給黨,讓人搞不清這是救命還催命,是治病還是送死。可以說,這些紅色宣傳與醫療防疫毫無關係,那麼中共為何還要搞這些形式呢,唯一解釋就是,這不只是一種形式,而真的是在為中共邪靈補充能量,從而邪氣高漲,奪人性命。

如何抵制邪氣?修養正氣

那麼在這樣的環境下,中國人要如何抵制邪氣呢。剛才講過文天祥在土牢裡修養正氣的故事,說古是為鑒今,當今身處疫區的民眾們也要修養正氣,而修養正氣擺脫邪氣的第一要務,就是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也就是三退。第二要務,則是在行為上要遵循良知。比如,中共造假中,有配合中共造假的,亦有站出來揭露真相的,後者就是能夠在安危之間,選擇良知的,而上天也一定會回報於他,讓他正氣充盈,少災多福。

當下,疫情正在向全球擴散,國際社會上的人們要如何抵制邪氣呢?道理與中國疫區一樣,無論哪個國家出現了疫情,人們除了要採取通常的防護治療措施外,都應重視以正氣修身,才能早日從根本上擺脫疫病的侵擾。特別是近年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黨文化輸出、技術盜竊、間諜滲透和不公平貿易等終於有了警覺,加之去年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中共的殘暴在國際社會上暴露無遺,於是新一波反共產主義浪潮在全球掀起,與之相應的則是一場世界範圍的全民覺醒運動。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回到剛才的話題,國際社會上的民眾們如何修養正氣,很重要的一個內容則是對邪惡之源的中共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不受其欺騙,更不能助其為虐,與之為伍。

此外,還要人心向善回歸傳統。說到傳統,各個民族間傳統的價值觀以及今天的普世價值觀,都是差不多的,只是表述上有所不同,內涵都是導人向善,修養正氣。只要遠離中共,並加強道德修養,按中國人傳統的養生理念講,必然會正氣浩然,邪氣不侵,用現代科學的話說,人體的免疫力會大大增強。

修養正氣 度過中共之劫

就在中共肺炎疫情肆虐之時,又傳出草地貪夜蛾突襲雲南四川113個縣。更有數千億蝗災預警,今年糧食安全前景堪憂。可以說,疫病只是邪氣的一種表現,邪氣還可以表現為各種災害,說到底都是因中共邪靈在禍亂身、家、國、天下。慶父不去,魯難未已,中共不去,災難不息。大疫當前,只有明確了精神與物質的同一性,從精神層面修養自身正氣,抵制中共邪氣,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從而平安度過中共之劫,走向美好的未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