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述節選(2)(圖)

2020-05-05 15:33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述節選(2)
廖祖笙及其家人受到中共政權的迫害。(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看中国2020年5月5日訊】

習近平先生,你黨治下就連不讓人吃飯這麼下流的事,都能一而再、再而三幹得出來,在這樣的獸治社會裏,若只是隔靴搔痒、娓娓動聽念些類似於「依法治國」的黨八股,恐難救民於水火。沒有龍顏大怒的拍案而起,沒有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就永不會有真法治在這個國家的回歸和實現。若一味放任匪治或獸治,那麼最終貽害的,也必將是肉食者自身。回眸看看中國的歷史,就知道但凡是匪治或獸治,就一定不會是行之久遠。——2019年12月5日《廖祖笙:獸治社會的「依法治國」》

.習近平先生,請你沉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反腐」、「打黑」不止,這個國家還會有這麼多的腐敗公行、黑惡公行?為什麼換季後這個國家的法治環境和人權環境,非但沒有向善之勢,反而更是一片蠻荒?為什麼有意踐踏法治和人權的種種獸行,會在各地密集出現?為什麼前所未有的內外交困,會在你這屆像是約好了似的集中爆發?……——2019年12月2日《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襲向習近平》

.習近平先生,你也同樣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樣為人子為人父,我在你治下不讓人吃飯的故伎重演面前,絮絮與你說道這些,看似不相干或是扯遠了,實則並未跑題,因為這不但關乎我一家的生存,也關乎你家的福祉,關乎十幾億人的長遠利益。你一再錯失偉岸的機會,而機會至少目前還擺在你的面前。有些善意的忠告,在你宜聽取。——2019年12月2日《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襲向習近平》

.我只是在卑微並艱難地求個生存而已,在這個挂羊頭賣狗肉的「法治國家」,在這個爭相搶食人血饅頭的原始叢林,這麼多年來卻一直是舉步維艱。習近平先生,面臨同樣困境的,遠非我一家一戶,長此以往,是不是會讓人覺得習近平時代似乎特別黑暗?是不是會讓人誤解你習近平似乎快意於虐待老人和兒童?當真正「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者不斷整出事來,花樣萬般予黨魁以難堪時,你的執政體面又在哪裡呢?——2019年12月1日《廖祖笙:習近平快意於虐待老人和兒童?》

.給我家強加苦難的,一直是無法無天的政法系,這讓我夫婦倆不能不深深懷疑,是政法系具體操盤謀殺了廖夢君。在令人髮指的慘案面前,本該以打擊犯罪為己任的政法口,不是還命案以真相,還死者以公道,反而是朋比為姦,一再洶洶逼向受害者,在方方面面表現得試圖將我夫婦倆逼死、逼瘋,甚而就連我家有沒有飯吃,有幾碗飯吃,都要全憑這條線高興。習近平先生,凡此種種,你不覺得太奇怪了嗎?——2019年11月30日《廖祖笙:或為白卷先生習近平》

.我把我生命中最好的年華,無怨無悔地獻給了軍營,獻給了國防事業,在當兵次年即榮立了軍功。在扛槍的日子裡,我從未想過因為我的奉獻和立功,在來年要向國家索取些什麼。但也從未想過,會僅只是因為激揚文字,希望政府善待人民,就被整得家破人亡,就會老無所養,老無所依。習近平先生該問問幕後的迫害操縱者,這般無盡無休迫害一個立過軍功的老兵,幾個意思?——2019年11月29日《廖祖笙:就是納粹也不會這樣對待同胞》

.習近平先生,此情此景,我不禁要問,這「國」還是一個真意義上的國家嗎?納粹黨尚且知道「國家必須保護母親和兒童」,而我的母親和岳母都已是94歲高齡,我的女兒到現在還不滿6歲,作為家庭頂樑柱的我,在家鄉工作拿著一點餬口費,根本就無法給她們以更好的生活,想要憑著一技之長去異地另求發展,居然關山重重,難道就這樣將我一天天困在家裡,餓死我的一家老小,即屬「保護母親和兒童」?——2019年11月29日《廖祖笙:就是納粹也不會這樣對待同胞》

.人心都是肉長的,每個人都同樣是爹媽所生,而不會是從石頭縫隙裡蹦出來的。這個世上的許多事情,看似無解,實則易解,只要推己及人,把自己代入對方的位置,以同理心去思考問題,就不難達成融合,排解難題。人人也都可以將自己暫時代入香港人的位置,想想一味用強將香港同化成類似內陸某地後,香港人往後過的將會是一種怎樣的日子。或者,還能再簡單些,只要看看廖祖笙的今天,再想想香港人的明天。——2019年11月28日《看看廖祖笙的今天 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當明白了法治的虛無是亂港之源時,盡快給法治以顏面,給國家以正氣,給港人以信心,就將會是在某種層面上一勞永逸解決香港問題、臺灣問題的根本大法。——2019年11月27日《廖祖笙:法治的虛無是亂港之源》

.黑暗無際中,求生不成、求死不能的,又何止是我廖祖笙一家一戶?……維穩經費高於國防開支,換來的是什麼?是爭相搶食人血饅頭,是執政形象日益猙獰,是法治、人權更是虛無……但願又一種來自民間的聲音,能進一步拓寬你的視野,並給你以更好的建議。記得法律說,公民有建議的權利。——2019年11月27日《廖祖笙:與習近平先生「再談談」》

節選於2020年5月3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賙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導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5040天!

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

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

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