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粉又活了 正義卻早已死(圖)


毒奶粉 正義 假疫苗
5月11日,北京街頭戴口罩的兒童和老人(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5月15日訊】十多年後,「毒奶粉」又重出江湖。然而令人唏噓的是,十多年前那種舉國震怒,全網討伐的聲音卻不見了。

據媒體報導,這次發生在郴州的「毒奶粉」事件,其實早在去年就已出現,同樣是將固體飲料包裝成「特醫奶粉」推銷給家長。一些受害家庭還曾向市政府寫過聯名信,但是幾乎未引起多少輿論波瀾,相關處罰也曖昧不清。以致今年再度爆發,諸多兒童都遭受了不可逆的身體傷害,只怕最終仍將不了了之。

相關閱讀

毒奶粉是合格產品 檢測報告按國家標準

從毒奶粉到假奶粉 12年改了一個字

前年長生假疫苗事件期間,我就提出過一種疑慮,公眾可能正對一些社會事件產生抗體,當同樣的公共事件反覆發生時,公眾的容忍度會變得越來越富有彈性。這是非常可怕的社會現象,比如貪腐和食品安全等,現在我們討論這些問題,已經根本激不起民眾內心的絲毫波瀾了。反觀在歐美或日韓等國,這些問題都足夠引發一場Z治海嘯。

我想這值得所有人反思,我們這個民族是不是已經喪失了對生存空間的淨化能力?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準備好了接受一個食品藥品假冒偽劣不斷橫行的社會?是不是已經準備好要接受一個虐童、猥褻案,教授性侵女生案頻發的社會?是否已經準備好社會道德滑坡,任由貧富分化下去?

每次刷到這個視頻,我都無比確定正直和勇氣是可以與身體逆向增長的。這四歲男童的勇敢和憤怒,讓所有成年人的精明,圓滑,事故,都變得一文不值。一個小孩子為了捍衛奶奶的生存泉,一個攤位,面對一群制服人,操起鋼棍,毫無懼色。我們親眼所見的,卻是成人世界的墨守成規,人們為了迎合環境和制度,一點點扼殺掉某些天然的高貴品質,最後淪為不公和黑暗的無期俘虜。

正義感本是與生俱來的東西,而非後天進化的選擇。制度和規則,才是後天演化而成,是因為人與社會的發展需求才出現制度,然而很多時候,制度反而成了束縛發展和壓抑人性的工具。這無疑是所有成年人的恥辱,和奴性的見證。

俞敏洪說中國需要醉漢。因為醉漢與幼童有某些重疊的特質,比如無畏。他以2015年四川高速收費站大擁堵為例,長達8公里的汽車長龍,在收費站口擁堵了整整8個小時。一邊是收費站的工作人員不敢放行,一邊是眾車主無一人敢去抬槓,雙方一直耗到凌晨1點,直到出現一名醉漢,強行打開了欄杆,癱瘓8小時的高速才得以重新恢復秩序。

正義它本是公眾化的一種需求,然而敢於表達正義的人卻已是寥寥無幾。遭遇不公的人寧願忍受8個小時的擁堵也不願挑戰規則,而未遭遇不公的人,可能正對那些表達正義的人嗤之以鼻。當今社會的犬儒化令人扼腕,《後浪》裡那句「弱小的人才習慣嘲諷和否定」,是犬儒們內心世界的真實寫照。在他們看來,對抗不公的人定然是弱者,他們所鄙視的並非不公,而是弱者。

在他們的潛意識內,儼然已默認社會規則是為強者服務,弱者理應被魚肉。這相當荒誕,他們偏偏又喜歡以愛國者自居,難道你們認為中國應該成為這樣的國家?事實上表達正義與身份毫無關聯,誰敢說俞敏洪是弱者?一個上市公司的老總,敢於在北大的講台上批判官僚主義,試問有幾個人擁有這種膽識?

為了遏制人們發聲,現在矮化和醜化表達正義的人已然成了某些人慣用的手段。最近前國足郝海東在網上炮轟粉.蛆和奴才,也被人嘲諷為失敗者,窮困潦倒,所以才會在網上抱怨。結果逼得郝海東不得不晒出自己的萬平豪宅。還有某記者諷刺郝海東沒有文化,一句「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引用了23次。

如果說俞敏洪證明表達正義與財富無關,那麼郝海東證明表達正義也與文化無關。正義只與良知掛鉤,那些嘲諷郝海東的人,只是理解不了這個身家過億,家庭美滿,每天睡到自然醒的人,怎麼還會抱怨社會不公?他們永遠理解不了,因為他們沒有良知這種寶貴的東西。

法醫秦明也出來駁斥郝海東,說哪個國家沒有問題?中國不是一直在發展嗎?負面新聞絕不是否定自己國家的理由。

可見現在這些高知犬儒也江郎才盡了,除了拿國家做擋箭牌以外就別無他法。如果他的邏輯成立,那麼草.蘚的發展也是可圈可點的,畢竟平壤的高樓大廈也起來了,官員的勞力士和情婦們的愛馬仕,在過去都是難以想像的,社會總體都在進步,只是老百姓依舊一文不名而已。

我也粗略翻了下郝海東的微博,未見有一條否定國家的動態。如果說那些質問腐敗,問責假疫苗毒奶粉之類,或痛罵太監奴才的帖子算否定國家,那麼在你們心中,無疑是把腐敗分子跟這個美麗的國家捆綁了。那就真的是罵不得了。

每個國家都會有問題,這或許不假。可是你們見過哪個正常的國家會反覆出現毒奶粉?哪個國家頻頻發生猥褻性侵幼童事件?哪個國家的官員在吃特G食品?哪個國家說真話的教授會被學生舉報?捍衛法律尊嚴的律師會被吊銷執照?揭露真相的記者會被失蹤?

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從不解決問題,以致所有邪惡事件都在反覆循環。而唯一不同的是,現在追求正義的人越來越少了,為邪惡辯護的倒是越來越多了。邪惡擊斃正義或許並不罕見,但冠以愛國的名義,真的就僅此一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吳智恩 来源:秋之歌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