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文「30萬人像螻蟻爬向北京」一天被砍(組圖)


北京疫情 武漢肺炎
北京疫情復燃後,出京檢查站4個機器,30萬人一個個查,導致還沒進燕郊,公交車和私家車就排起4公里的長隊。(圖片來源:微博)

【看中國2020年6月28日訊】近日,一名中國作家在微信發表了一篇名為<燕郊,30萬人螻蟻爬向北京>的文章,內容提到,在武漢肺炎肆虐期間,30萬的燕郊上班族,光進北京上班,就要花上50分鐘在檢查站受檢,下班回家更是要花4小時,沒想到這篇文章發佈了一天,就被微信給砍掉,引人關注。

作家劉宇昕日前在微信發文指出,燕郊不屬於北京,屬於河北,因為房子便宜,所以許多人選擇在燕郊買房、租房。燕郊距離北京不遠,只隔一座橋,而過這條500米的橋,卻要花50分鐘。因為進京要通過檢查站、查身份證,每逢有重大會議,或者事件時,就會因為查身份證,讓30萬人隔離在橋上。不過,回燕郊時,不用檢查,所以大家就這樣忍耐著生活下去。

但自從北京疫情復燃後,中國官方對所有出京人員都要查看核酸檢測的報告,後來還有新政策,說北京燕郊的通勤人員可以不用核酸檢測,只需核查身份證即可。「就這樣,出京的檢查站,也開始查身分證了。4個機器,30萬人,一個個查,導致還沒進燕郊,公交車和私家車就排起4公里的長隊……那一刻,看著走在路上的人們,我覺得每個人都像是螻蟻,在爬行的螻蟻。」

沒有想到的是,這篇文章發出後不到一天,就遭移除,劉宇昕後來在微博表示,「我如果不把自己經歷的事說出來,那作為一個作家,就稱不起作家了,我的責任就沒有了。而且最近山東的合村並居以及頂替事件,許多人發聲,我相信所有發聲者都是在為正義做出了自己的選擇。越是不發聲,膽怯,越是被欺壓。」

北京疫情北京疫情
劉宇昕在微博發表感言(圖片來源:微博/劉宇昕)

以下是文章節選:

螻蟻

又到了一年端午節,我沒有回老家陪爸媽,回老家也就4個小時,而我從上班的公司,到燕郊的家,路上也花了4個小時。

我住在燕郊,像大多數人一樣,我習慣了在快遞地址上寫上「北京東燕郊」。

燕郊不屬於北京,屬於河北,因為房子便宜,所以許多人選擇在這裡買房,租房。

燕郊距離北京不遠,只隔著一座橋。而過這條500米的橋,卻要50分鐘。

因為不是北京,所以進京要通過一個檢查站,就要查身分證,每逢有重大會議,或者事件的時候,就會因為查身分證,而讓30萬人隔絕在橋上。

許多人也都習慣了這種生活,有的人嫌堵,索性坐公交車到離橋最近的燕郊最後一站,下車後,走過橋,這樣在橋那邊坐北京的公交車,就會快很多。

不然,所有進京的車輛就會堵在路上。

這件事,大家都已經習慣,所以就沒了什麼怨言。不過幸好的是,出京,回燕郊的時候,不用檢查,即使上班路很艱難,回家路順暢,大家都就這樣忍耐著生活下去了。

雖然生活辛苦,但是大多數生活在燕郊裡的人,都不發這些辛苦的上班路的朋友圈,因為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沒有誰願意把自己螻蟻一般的生活展示給別人看。

每逢過年回老家,別人說起:「你混的不錯啊,在北京買房了。」

我們都會微笑著點頭答應,「沒有沒有……」

心裡想說,我在河北買的房,不是北京,房價連北京的一半都不到。

礙於面子,沒有人解釋這個房子是河北的。

疫情

北京的疫情來得很反覆,2月份就停了跨省公交,北京往返燕郊只有一趟公交車818,疫情期間,許多公司還是正常上班的。

所以每天早上排隊坐818去北京上班,就成了燕郊的風景線。

晚上下班回家,坐818回來,至少要排100多人的隊伍……這些圖片,我不想放出來,看到會心酸。

後來開兩會的時候,818公交車出了測體溫,還要一個個車檢查身分證,是一個個檢查,從燕郊到北京花費的上班時間,就變成了3個小時以上。

許多人選擇在燕郊最後一站下車,走過那座橋,到了橋對面坐車,在燕郊裡面,需要排隊坐818,等到了橋對面,又要重新開始排隊坐新的公交車通往北京。

檢查站不查北京裡面的人,就好像北京裡面的人,都是安全的。

出京

新發地出事了!

所有出京的高速檢車站,臨時建起了棚子,架上了身分證掃描機子,對所有出京的人員,都需要查看核酸檢測的報告,燕郊屬於河北,所以進燕郊就算出京。

於是30萬的燕郊上班族,就忙著預約核酸檢測,核酸檢測只管7天,等檢測完出來報告,基本三四天過去了,也差不多到了有效期。

後來出了政策,說北京燕郊的通勤人員可以不用核酸檢測,只需要核查身分證就可以。

就這樣,出京的檢查站,也開始查身分證了。4個機器,30萬人,一個個查,導致還沒進燕郊,公交車和私家車就排起4公里的長隊……

所以許多人,就臨時下公交,走4公里,進檢查口。

密密麻麻的人群,晚上6點下班,進燕郊需要10點。

早上進京要一個個查身分證,晚上出京還是要一個個查身分證……

於是,回家就變成了艱難的事。

大雨

明天就是端午節了,今天回燕郊的人很多,每個人臉上是疲憊,但心裡確是喜悅的,因為早上5點起床,晚上10點回家的日子,總算可以休息三天了。

我和這些人一樣,我也很開心地坐上了回燕郊的公交。

今天格外堵,在沒到丁各莊收費站,就開始堵車,中途,公交司機說大家著急的可以下車……

我們許多人就都下了車,回燕郊的路走了好久好久,走到檢查站。

看到許多人已經在檢查身分證了,而這時下起了大暴雨。

每個走得出了一身汗的人,又被澆了一身雨。

在雨水裡,我們等待著交警給我們查身分證,一等就是半個小時。

雨水越下越大。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那一刻,看著走在路上的人們,我覺得每個人都像是螻蟻,在爬行的螻蟻。

公交車上,一個60歲的阿姨,給12345北京市長熱線打電話:「我們知道疫情期間,國家不容易,我們也理解,可是你們只弄4個身分證查驗的機器,讓我們這些歲數大的人怎麼熬,我們腿腳不好,就只能在公交車裡等著,不能下車走過檢查站……你們也得為我們老百姓考慮考慮不是,同志,我都在車上睡了好幾覺了,現在都晚上10點半了,求求你了……」

老人,眼眶有淚。

同事有時候會問我:「你上班多長時間?」

我說3個小時……

同事說,你怎麼能受得了?

我不是受不受得了的問題,我是沒有錢租北京的房子,我是個窮人,再加上燕郊的房子,有房貸要還,我不能再在公司附近花上3,000多租一個小臥室了……我吃不消。

我的爸爸媽媽歲數也大了,他們需要用錢,我需要攢錢。

雖然路上3個小時,可我絲毫沒有耽誤,我下了許多電子書,會聽聽歌,看看書,儘量讓自己和同事們一樣,別因為上班時間長,而耽誤了自己的時間。

就連下車走路,我也會安慰自己:「沒事的,這漫長的路,現在走一走,以後就可以不走了。」

可是今天晚上,我還是忍不住想哭,就是大雨下來的那一剎那,我扛不住了。

我走過檢查站,想找個地方避雨都沒有,路上打車已經打不到了。

走了好遠的路,在一個公交站等著,雨一直在下。

我被淋得打了個噴嚏,打車實在打不上,我就跑著去旁邊的餃子館點了一份餃子。

吃著熱乎的餃子,竟然不爭氣地掉淚。

人生

一個人在燕郊獨居,連送把傘的人都沒有……不過我一直都有個信念,有個夢想,我就從來都扛著,我不怕。

可今晚,就真的扛不住了。

就像因為大雨,因為疫情,被困在路上,回來後,又擔心感冒發燒,被隔離,就急忙吃藥一樣……

誰都是這世界上的螻蟻,苟延殘喘地活著。

我同事說,你已經很好了還有個自己的房子,像許多同事都沒有房子,在北京租房子,說白了還不如你。

人生,沒有可比性,都是一樣為生活奔忙的人,沒有誰不如誰。

最後,祝30萬燕郊人,睡個安穩覺。

打開地圖,檢查站還是紅彤彤的一片,估計有人還在路在……在路上,就能到達目的地……你說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