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P2P還慘:大批富豪白領高端韭菜被刨根收割(圖)

2020-06-29 08:30 作者: 財經冷眼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6月29日訊】時下,在中國的金融圈有一句名言:「屌絲死於P2P,中產屬於理財,富豪死於信託」,只要你想用錢來生錢,想在這個資產荒的時代繼續賺錢,那麼無論你是屌絲、還是中產或者富豪,可以說總有一款財富的收割機會等著你,市場上也總有一個收割的姿勢會適合你,遲早你都會撞上。P2P爆雷,可以說已經是司空見慣,早已不是什麼新聞了。像私募基金理財爆雷,也不是新鮮事兒,經常在報紙上也可以看到,現在都開始出現了虧損,而這幾天,對於財富鏈頂端的富豪,信託的雷爆可以說已經開始,血洗富豪巨額財富的時刻,已經拉開序幕。

前幾天,一則消息突然在金融圈裡炸開了鍋。多個信息來源確定,截止6月18日,沒有報備的信託不准再繼續開展業務,很多自媒體然後就跟蹤報導,包括主流媒體也報導,說信託公司卒於、也就是死於2020年6月18日。要知道融資類的信託,它的規模最高可達到17萬億,如果這個市場被叫停了,可說是比金融核彈的衝擊波還要大。後來,官方也出來澄清、闢謠,說確實有一些信託融資是被叫停,確有其事,但是並非所有的信託公司都收到了金管部門下發的針對融資類業務的文件,也就是說被叫停的只是一部分比較激進的信託公司,並不是所有的信託融資全部被叫停。有一個信託高管就說,我們收到的不是全面停止,只是在壓降規模,但是按照壓降規模來看,如果信託公司的此類業務的基數足夠大的話,那就和新增叫停其實就是一回事,相當於政府不讓發行新的信託了,但就算是將沒有報備的全部叫停,按照這個操作來看的話,這個衝擊波和爆炸性的也是不言而喻的。

兩家信託雙雙爆雷,一場血洗富豪的風暴已是呼之欲出
兩家信託雙雙爆雷,一場血洗富豪的風暴已是呼之欲出(圖片來源:alexlmx/Adobe Stock)

據瞭解,今年以來,監管已經對山西信託、中江國際信託、安信信託、中航信託、中鐵信託、山東省國際信託六家信託公司開了7張罰單,合計罰款金額高達1600多萬元。對信託經管收緊的信號今年一直沒有停過。信託的融資類業務,從本質上來說是有缺陷的,很簡單的一個流程,像集合散戶的錢,就是大家都去買他的信託產品,把錢集合起來,然後依靠放貸來獲得收益,其流程就是這麼簡單。這件事無論是誰去做,最後都不可避免的會出現不良資產,像銀行就是一樣的,所以信託這樣做,其實就相當於影子銀行,把大家的錢集合起來然後去放貸,做的是和銀行一樣的,所以國家現在重點打擊這些影子銀行,因為他不受到監管,可以說,它出現這種不良資產量就是一個概率性的問題。這種操作在西方叫做投資銀行,就和摩根大通、美林干的其實是一樣的事,就是把散戶的錢集合起來,然後去做投資,就是投資銀行。當然,中國目前沒有這樣的金融機構,投資銀行可以說是一條路,而監管所說的本源業務其實就是說讓信託公司減少放貸,去搞資產證券化,但是這樣的轉型對於信託公司來說是勉為其難,募集資金放貸對於他們來說是駕輕就熟。今年一季度,信託資產的不良率高達3.02%以上,而在2017年之前,中國信託風險資產看的不良率,大多數隻維持在0.8%以下,2018年有所上升,到了0.98%,但現在已經到3%以上了。可以說昔日固收的老大就是信託,全國只發行了68張牌照,就是說搞信託的營業執照才68個,但出事的醜態和草莽的P2P沒有任何區別,雷爆起來都是一個熊樣——欠錢不還。

近日,川信和雪松兩家公司就違約了,遭到了成都和南昌投資人的集體維權,震驚了整個信託行業,也點燃了信託違約雷爆的導火線。6月11日,本是四川信託幾個信託投資計畫的最後兌付日,然而當天晚上投資者接到的卻是「無法兌付本息,產品無限期延期」的通知,實際上就是違約了、爆雷了。其實早在5月份,業內就有傳言,說四川信託即將被託管,停止所有的資金池業務。四川信託當時還發表聲明否認,並聲稱要追究造謠者的責任,可這才過去不到一個月,就自打自臉。6月15日,上市公司「杭鍋股份」發了一個公告,稱其在2019年12月4日購買了四川信託5000萬元的一個產品,期限是6個月,收益率是7.6%。但是到了2020年6月11日到期日,四川信託只兌付了1038萬元的本息,剩下的4000多萬元就延期兌付,基本上就是付不出來,違約了。這個公告一出來,就徹底撕開了四川信託偽裝的面具,將四川信託雷爆的事情就公之於眾了。四川信託雷爆的是TOT(Trust of Trust),就是信託中的信託,是四川信託發行的一個大的、比較新的信託產品,然後這個產品就分拆投資自己內部的幾個信託產品,說白了就是建立一個資金池,把新發行的信託募集來的資金投資其內部的信託產品,用來彌補其他幾個產品的缺口。所以,這和監管部門倡導的方向是背道而馳的,監管部門要求不設資金池,而四川信託還在明顯地設立資金池。所以,只要停止資金池業務,打破剛性兌付,這樣的信託產品和信託公司就必然會出現雷爆。四川信託的掌門人是65歲的劉滄龍(他還有一個身份是四川黑老大劉漢的堂兄),而且四川信託是有政府背景的。即便是這樣的信託公司也發生了多個產品的違約,成為這次信託雷爆的一個導火線,那麼其他的信託情況就可想而知了,會更糟糕。幾乎就在同一天,遠在江西的南昌,也發生了信託產品投資人集體維權的事件,要求支付延期的利息。同一天在兩家不同的信託公司同時上演維權案,這也是以前信託行業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隨著經濟的下行,越來越多的風險事件就開始暴露出來了。

信託產品一直被認為是富人的理財產品,因為它是固定的收益,而且收益非常之高,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買的。為了保護普通的投資者,監管部門就將信託的投資門檻設定為100萬元,就是說如果你拿不出100萬元的現金,那麼你就沒有資格來購買信託產品。換一個角度來說,能買得起信託產品的人,能拿得出至少100萬元現金的,可以說絕對不是一般人,基本上都是有錢的富人,或者是頂級的中產。這可不是一般的中產,一般的中產很多都是負債的,沒有100萬元現金。所以對於富豪來說,P2P雖然利率很高,但是風險也高,富豪他不玩P2P的。屌絲喜歡玩P2P,反正錢少,可以搏一下。而理財產品對富豪來說,其回報也太低了,沒有吸引力,所以為富豪們量身定制的信託產品,其投資回報率和平均收益率都比較可觀,基本在8%以上,而且在之前,其風險都是很低的。所謂信託產品,其實就是信託公司發行一個投資項目有一個收益率,如果你購買這個產品,也就是把錢交給信託公司,然後信託公司拿著你的錢去投資一個項目。如果這個項目賺錢了,那麼你就能獲得回報,如果這個項目虧錢,理論上來說,你也會跟著虧錢,但是以前的信託公司不會讓你虧錢,它是會給你兌付收益的。那它怎麼保證兌付收益呢?就是你虧錢的項目,它也會給你兌付收益,它是通過其它的信託產品的收益來彌補你這個產品的虧損。如果還是不夠的話,他就發行新的信託產品,不斷髮行新的產品,這樣就形成更多更大的資金池,然後來彌補之前產品的虧損,其實就是一個不斷「借新還舊」的過程。可能你會問,這不就是和P2P一個套路?其實市場就是這樣的,只不過是P2P他把門檻放的很低,屌絲都可以參加,幾千塊錢、幾萬塊錢都可以,而信託,只有富豪或者頂級的一些白領,有現金流、且現金流很充沛的人,才可以參加。所以,其實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本質上就是龐氏騙局,信託就是這樣。以前信託公司用資金池來給舊的信託產品兌付,那麼這叫做「剛性兌付」。現在,國家監管部門要求打破剛性兌付了,從2014、2015年前後開始,要求信託打破這種剛性兌付,這也就意味著信託公司不能再搞這種資金池了,你發行一個產品賺錢,你就給投資者分錢;虧了,就讓投資者跟著虧損,不許將新信託項目的資金,挪給老信託客戶去支付收益,這樣以來,以前借新還舊的套路很多就玩不下去了。有人就會問,監管部門為什麼要打破剛性兌付呢?這不是不利於投資人嗎?其實,這是一種比較狹隘、比較偏執的理解。搞剛性兌付,看起來它會產生無風險收益,那麼既然有無風險收益,那大家就都會把錢投到這些無風險收益的產品中來,那就沒有人願意去承擔風險,投資更有創造性、創新性的項目,那麼社會的科技、經濟就不會發展進步了,都去玩兒這些虛擬的、套利的品種。另外,剛性兌付並不是說真正投資的項目沒有虧損,事實上很多項目已經是構成了虧損,只不過是被資金池掩蓋起來了。很多信託投資的項目實質上是虧損的,但是你還能拿到分紅拿到收益,因為有其他新發行的項目在填補你,而且呢,這個虧損會越來越大,風險會越滾越高,因為這個和P2P的借新還舊是沒有本質區別的,遲早有一天會穿幫,所以這個風險一定會爆發出來,只是早爆還是晚爆的問題。越是晚爆,其積累的風險對金融系統的風險和衝擊就越大,那麼打破剛性兌付其實就是監管有序去排除這個信託的地雷,趁雷還小的時候,把它慢慢的爆掉,才不會產生系統性的風險。政策大方向是這樣,那麼如果還不能解讀並理解監管部門的政策,還迷信高收益低風險,可以說就一定會被信託地雷給炸死。四川信託和雪松信託出事,已經說明這個雷已經越來越近了。

經由信託募集來的資金可以投資很多項目,比如說像房地產項目可以投,政府的項目可以投,還有一些工商企業、金融市場都可以投資,而其中投向房地產是最多的,叫「房地產信託」。由於國家調控房地產,那麼房地產公司從銀行貸不到錢來購買土地和開發樓盤,然後呢,它就通過信託公司拿錢,房地產商亟需要錢,願意出高利息,而信託公司需要高回報,願意給房地產商出錢,房地產商和信託公司就是你情我願,一拍即合。房地產行業好的時候,高一點的利率,房地產商也能承受的起,但現在的問題是房子不好賣,回籠資金很困難,房地產商都賺不到錢,很多在倒閉或在倒閉的路上,那麼信託的錢當然就回不來。截至2020年6月8日,中國有209家房地產公司倒閉破產,這意味著投資給這些房地產的信託產品當然也是血本無歸,而最近爆雷的安信信託就是房地產信託的大玩家。

安信信託的實際控制人叫高天國,本身也是做房地產起家的。安信信託是A股唯一的上市信託公司,借房地產信託業務快速發展,在2017年它的淨利潤達到了36.68億元。安信信託在全國排名是第2,市值一度高達600億元,巨額的天量資金。2018年受到房地產不景氣的影響,安信信託就從高峰開始跌落谷底,業績開始大變臉,當年就虧損了18億多元人民幣。2019年更慘,直接虧了近40億元。安信信託遭遇業績和股價的雙殺,完全崩盤了,安信信託產品的兌付可以說就是一顆定時炸彈。2019年,安信信託的25個信託產品不能如期兌付,逾期的資金高達多少?117億元!另外,安信信託有17個信託項目的資金全部被挪用,直接控制人高天國也被警方拘留控制,原因是涉嫌違法發放貸款。安信信託爆雷後,那麼投資人的錢暫時是拿不回來了。現在監管部門正在對其進行重組,盡量為投資人減少損失,但我覺得希望不大。

截至2019年年底,有總值5770億元人民幣,超過1500只信託產品被列為高風險,而在2018年大約只有870只,2019年被列為高風險的信託產品比2018年是翻了近一倍。今年違約的可能會更多,這是說的被列為高風險的信託數量。去年,有118種信託產品是違約的,就是說沒有兌付,達到了創記錄的新高。今年有多少呢?我們大家可以拭目以待,現在數據還沒出來。

安信信託和四川信託雙雙爆雷,違約且延期付款這樣的事情已經給富豪們拉響了警報,一場血洗富豪的風暴基本上是呼之欲出、即將到來。剛性兌付的保證已經被打破,低風險高收益的投資產品已經成為一種歷史,這是監管部門的一場排雷大戰。其實,排雷越早越好,盡早把風險釋放完,以免積累更大更高的風險,但這些投資人畢竟正在經歷一個個的不眠之夜,很多人還有可能會傾家蕩產。

「土豪死於信託、中產死於理財、屌絲死於P2P」,最終總有一款騙局是適合你的。表面看來,三種死法有差別,但本質上其實都是一樣,都是資金追逐高利率的結果,只是表現的方式有所不同。

大陸的信託市場規模大約是3萬億美元,購買者主要是投資者機構和一些個人,當然對投資金額的要求都是比較高的,主要借款人,包括房地產商、製造商、地方政府融資工具。這些項目都是在常規銀行很難拿到貸款的情況下,才會找信託想辦法,支付高額的利息,算是一個替代銀行的融資渠道。

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歷來都是驅動國家經濟發展的兩個輪子,如果實業興旺繁榮,能夠獲得超額的回報,資本一般會放棄通過放貸獲利的模式而選擇投資實業。相反,如果實業蕭條、投資環境惡化,很多企業認為投資實體企業風險更大,它們就會選擇通過P2P、理財、信託等放貸渠道牟利。現在,要讓一個企業破產的方法是非常多的,比如:前幾天稅務部門要求電商企業補稅,就會有很多企業破產。權力成為企業倒閉、破產的一個重要推手。當然,還有資金鏈、產品銷售等一些困境,都會成為企業倒閉的一個重要因素,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產業資本當然會越來越枯竭,沒有人去投資實業,所以大部分資本會選擇通過放貸來坐收漁利。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實業和金融是整體經濟生活的兩端,是相伴相生的關係,支撐金融產品高收益率的最終來源,只能是實業活動投資。沒有實業的繁榮,金融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那麼金融產業要想繁榮,投資金融產品的投資回報要想高,必須是在實業繁榮的基礎上。當然,現在是越來越多的資本都集中在金融端,並要求高收益的時候,這與投資活動的有限收益之間就失去了一種平衡,沒有人投資實業,都在想放貸獲得收益,那麼這個收益從哪裡來?沒有收益來源的高收益金融產品,比如說信託理財和P2P,就變成了典型的龐氏騙局,違約就會成為必然的結局,也就有源源不斷跑路的P2P老闆和一茬又一茬的韭菜。以前是收割屌絲、收割中產,那麼現在開始收割富豪了,韭菜越來越高端,但收割的本質是沒有變的,它的配方也沒有變,所以大家得多長一個心眼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