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動亂始發地要川普災難救助 招一面倒抨擊:共產嘴臉(圖)



廣大網友的反應揭示美國絕大多數民衆對於肆虐全美的動亂和運動認知清楚並非常反感和抵制。圖爲5月28日,示威騷亂者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第三警察區附近燒燬汽車。(圖片來源:KEREM YUCE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5日讯】(看中國記者理翺編譯/綜合報導)因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陣亡將士紀念日被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制伏期間不幸死亡而引發的的動亂在美國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了,日前動亂始發地美國明尼蘇達州的州長蒂姆·沃爾茲(Tim Walz)要求川普(特朗普)總統為他的州頒布災難聲明以及提供相應的援助,原因是「廣泛的火災破壞」以及動亂引起的其它的破壞。然而,網友一面倒的抨擊:其他納稅人為什麼要為共產主義者拒絕制止的傷害付賬?這也反映出廣大美國民衆對於暴力動亂的認識極爲清晰並且態度明確。此前,該州參議院領袖亦譴責明尼阿波利斯市市議會「僞善」。

據福克斯新聞網週五(7月3日)報導,沃爾茲在週四的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必須團結起來。」「我們將共同重建。」「以便人們能夠去雜貨店、領取藥品並過上自己的生活。」

他還呼籲美國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FEMA)提供經濟援助,以幫助支付碎片清除、緊急措施啓動以及遭破壞的公共建築和設備修復的費用。

他說:「我們正在要求我們的聯邦夥伴加強行動,並幫助我們的社區康復。」

副州長佩吉·弗拉納根(Peggy Flanagan)說:「我們致力於幫助我們的社區重建,但我們不能獨自做到這一點。」「武漢肺炎使州、部落和地方預算縮水了,但我們需要所有人,包括聯邦政府,加緊努力,以恢復我們社區的安全和關鍵基礎設施。」

沃爾茲的辦公室估計,這次破壞給明尼阿波利斯和聖保羅的1,500多家企業造成的損失超過5億美元。

在搶劫和騷亂中,很多企業和車輛陷入了火海之中,即便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的第3區大樓亦被大火燒燬並廢棄了。

火災對公共基礎設施造成了至少1,500萬美元的損失,沃爾茲辦公室表示,這可能有資格獲得聯邦政府的補償。

州長辦公室說,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該州首次全面動員了明尼蘇達州的國民警衛隊,以幫助恢復因對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議而陷入混亂的秩序。

明尼蘇達州及明尼阿波利斯市政府高層對席捲全美的暴亂負有責任

在5月25日弗洛伊德之死引發強烈的爭議後,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長雅各布·弗雷(Jacob Frey)一直到5月29日大規模抗議發生都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去平息事態,而是對極其敏感的有可能引發種族矛盾的該事件置若罔聞。

當大規模的最初和平的抗議示威活動變得越來越暴力,暴亂者在整個城市點燃大火、搶劫商店、摧毀警察局並開始暴力傷人時,州長沃爾茲在川普總統的再三敦促下卻一直按兵不動,並拒絕了川普提出派遣國民警衛隊予以援助的建議。直到暴亂已經持續了4-5天後,川普總統表示如果州政府再不採取行動,那麽白宮將調動軍隊平息暴亂,在壓力下,沃爾茲才出動了州裏的國民警衛隊。而國民警衛隊出動後,幾個小時的時間,暴亂就已經平息了。

之後,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宣布,「安提法和其它類似團體」「煽動和實施」了與全國暴亂有關的暴力犯罪,是「國內恐怖主義,將予以相應對待」。

安提法(Antifa)是源自斯大林的極左翼激進組織,其打著反法西斯的旗號乾著通過暴力革命實現共產主義議程的事。

川普總統亦抨擊安提法和「激進左派」鼓勵和進行暴力,包括破壞警車、燒燬建築物和大範圍搶劫。川普在5月30日發表推文說。「這是安提法和左翼極端分子。別怪別人!」並在次日再次發表推文說:「美利堅合眾國將把安提法指定為恐怖主義組織。」

然而,州長沃爾茲評論聲稱推動暴亂的是白人民族主義者,進一步升級種族矛盾。明尼蘇達州司法部長基思·埃裡森(Keith Ellison)亦支持州長的聲明,他的兒子小埃裡森則公開宣布支持安提法。

在幾天之後,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極左傾市議會議員在6月8日宣布了一項否決權提案,要求解散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部門。市議會的成員均為極左派的民主黨人,市議會理事會主席是麗莎·班德(Lisa Bender)。班德在當天的採訪中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承認其具有烏托邦式的共產主義理念,並用讓人瞠目的言論表明瞭她的觀念。

當時,主持人問:「(沒有警察的話),如果在深夜我家被侵入了,我該叫誰?」

班德回答:「是的,我聽見了我的許多鄰居大聲而清晰的叫喊求助。而且我知道,我自己,也是那樣,但我知道那些(喊叫)是來自於一個特權場所。」

班德的答案實際是不要找警察,沒誰能救你。她的隱含邏輯是遵紀守法、努力工作的你住在那樣的房子裡就是個特權階層,你就得承受暴力犯罪的侵犯。

解散警察或是切斷警察經費的運動很快席捲全美,如洛杉磯和紐約市等多個城市的市長紛紛響應。很多地區的執法部門被多方掣肘、士氣低落,而隨之而來的是全美國如明尼阿波利斯、西雅圖、芝加哥、紐約市、巴爾的摩等等一些城市槍擊、凶殺案飆升。

所引發的動亂以及「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組織暴力摧毀美國秩序、歷史和文化的革命運動一直波及至今。

明尼蘇達州參議院領袖譴責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成員「偽善」

相較於其它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在推動結構性拆除警察部門方面走的要遠得多。6月26日,該市議會議員一致投票通過了修改該市憲章的決議。該決議為取消警察部門的職能打下基礎,這是其解散警察議程的第一步。

7月2日,明尼蘇達州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保羅·加澤爾卡(Paul Gazelka)告訴《美國新聞室》,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一方面計畫拆除警察部門,但其同時賦予其成員私人保安的行爲是「僞善」。

據報導,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的幾名成員在呼籲解散警察後收到了死亡威脅,因其不願接受警察保護,所以被分配了私人保安服務,據報這使該市每天要花費納稅人4,500美元。

根據《福克斯新聞》獲得的信息,該市在過去3週中已在私人保安上花費了63,000美元,並且這一數額還將繼續擴大。

加澤爾卡說:「明尼阿波利斯市在1月份曾要求再增加400名警察,他們得到了一些。」然而,「現在他們卻想解散警察部門,但是他們又希望自己得到保護。」

他補充說,明尼阿波利斯的人民也「希望得到保護」,他們希望「受到警察的保護」。

「他們(市議會)不知道要走到哪兒去。」加澤爾卡說。

他沉痛指出,「一千座建築物」被「摧毀」、警察轄區也被摧毀、哥倫布(Columbus)的雕像在明尼蘇達州被拆除,並被手機錄像捕捉而在全世界傳播。

「明尼阿波利斯原本是一個偉大的城市。我們必須制止無法無天的狀況,這是使明尼阿波利斯裏的社區蓬勃發展所必須要做的事情之一。」

他解釋說:「警察正在盡力而為」,同時,「我們將在州一級進行(警務)改革。」

加澤爾卡還說,州參議院將就「出了什麼問題」舉行聽證會,直接對州政府和市政府進行問責。

他說他想得到回答的問題包括:「國民警衛隊為什麼4天沒來?」「當他們(州府、市府)知道哥倫布的雕像將被拆除時,為什麼不保護雕像呢?」「當他們知道暴徒要那麼做的時候,為什麼他們就容許警察轄區被其摧毀呢?」

加澤爾卡說:「我們將深入調查,」並總結說,解散警察不是解決方案。

網友一面倒抨擊明尼蘇達政府「共產主義者」行徑

明尼蘇達州州長的聲明甫一發布就受到了網友一面倒的強烈批評。網友表示,明尼蘇達州政府和明尼阿波利斯市政府坐視動亂而無動於衷,甚至拒絕川普總統提議的援助,他們縱容發生的破壞爲什麽要其他納稅人買單?網友指出這是典型的自由派、共產主義者的思維邏輯,他們應該向富有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組織要錢。

「川普想派遣國民警衛隊來防止破壞,他們拒絕了他的幫助。市領導和州長允許了整個暴亂。現在該州被摧毀了,他們「要求」援助和納稅人的錢來重建。天哪!對於這些左派社會主義者來說,一分錢也沒有。

我們看到了一個由民主黨人控制的城市,被『和平』的示威者摧毀。明尼阿波利斯不是在投票解散警察部門嗎?這些人真是個笑話。

典型的民主黨人,搞砸了一切,然後要求別人,不僅要解決問題,還要為此買單。

一分錢也沒有,夥計!!!」

「那個州的選民選舉了這個無能的共產主義者,只是讓騷亂和搶劫繼續進行。美國其它地區不對這位無法管理自己州的小丑州長的愚蠢行為負責。」

「州長沃爾茲是一個愚蠢的、無能的政客,允許暴徒、故意破壞者和安提法恐怖份子恐嚇民眾、破壞公共和私人財產。現在他要聯邦政府付錢嗎?真是胡扯!

他應該為自己政府的錯誤負責,並向該州的納稅人承認他們有5億美元的賬單要付。

投票將民主黨人趕出辦公室。」

「在時任州長沃爾茲順從允許動亂爆發為大規模殺傷性事件之後,要求川普提供聯邦災難援助以幫助重建明尼阿波利斯的膽大妄為令人震驚。川普很久以前就提議派遣國民警衛隊尋求幫助,但州長蒂姆·沃爾茲拒絕了他的提議。

現在他想「團結在一起」嗎?現在他在關心自己的公民和社區嗎?這是民主黨領導人尋求幫助以清理因他們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造成的混亂的典型伎倆。

人們需要多少證據才能意識到當自由派民主黨人掌控權力時那即將到來的破壞?」

「據說BLM賺了18億。向他們要錢州長先生。」

「在騷亂失控之前,川普一遍又一遍地提供了幫助,但這位州長假裝沒有什麼不妥。因此,現在他應有自己的能力。川普只應在虛假州長辭職時考慮援助。」

「當你有能力阻止這場災難但卻坐在那裡並允許災難發生時,你沒有資格獲得救災資格。

不能通過向他們發送救濟援助來向他們表明其行為可以得到寬容的消息。」

「所以讓我說對了。民主黨各州領導人在束縛警察的同時卻讓暴徒瘋狂奔放,讓損失加劇。現在,他們又來向所有其它州的美國納稅人求助,以尋求資金重建?你在跟我開玩笑嗎???讓他們生活在廢墟中!」「是的,這就是民主黨的運作方式。」

「川普總統為他們提供了國民警衛隊,他們告訴他(總統)在做毫無意義的工作並讓他關注自己的事情去。」

「讓BLM和安提法恐怖組織爲此買單!你們民主黨人咎由自取。安全的地方、庇護城市,你拿了納稅人的錢卻無法照顧美國人。你學習的唯一方法就是必須為自己做出的荒謬決定自掏腰包。」

「我住在明尼阿波利斯。令人震驚的是,州長沃爾茲要求美國政府為破壞支付5億美元。他聲稱動用過國民警衛隊,但他等了4-5天才將他們派遣進來。如果他們在頭一晚就用強大的力量制止了騷亂和搶劫,那麽絕大部分傷害將永遠不會發生。」「我也住在明尼阿波利斯,並100%同意您。」

「這就像有意燒燬自己的房子,然後要求鄰居們為你蓋新房子。」「如果你的鄰居不幫忙,他們一定是種族主義者。」

「因此,這5億美元的損失就是無知的麥斯汀·沃特斯(Maxine Waters)所說的『輕微損失』!讓她為這些『輕微損失』寫支票如何!

美國其它地區為什麼要為你拒絕停止的傷害付賬!愚蠢的自由思想!」

「我認為沒有理由拯救明尼蘇達州。當暴徒將明尼阿波利斯的居民區燒燬時,官員們站在旁邊,什麼也沒有做。市長和市議會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制止掠奪。厄爾西奧(Ellsion)和奧馬爾(Omar)站在旁邊,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阻止任何這種情況。明尼蘇達州的民選官員一直站在旁邊允許所有這些事情發生,所以別為他們操心了。」

「為什麼美國其它地區要為明尼阿波利斯的一次自己製造的災難付費?自然災害是一回事,沒人能預料到。參加大選年運動會的民主黨政客們糟糕的政策決定並不是自然災害。自己買單。」

「這與紐約或伊利諾伊州因州政府財政計畫不佳而要求聯邦政府紓困他們沒什麼不同。

明尼蘇達州,你選出了這些官員來執政,現在你要為他們的荒謬付出代價。不喜歡嗎?向其他人投票,但不要指望別人為您在投票箱中的錯誤決定付錢。」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現在他們需要幫助!去找BLM要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