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警察在泰國威脅中國難民:把你殺了也沒人知道(圖)


|
中共警察(示意圖/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5日訊】近期在泰國各地流亡躲避芭提雅警方抓捕的中國異見藝術家華湧,9月2日晚講述了他最新的困擾及不願屈服的心境。

華湧說:「我現在就是又在害怕,又在膽怯、又在幸賀(中共還在忌諱他的發聲),就是在這種過程中。所以,我現在越是再這樣的話,我好長時間沒有直播了,我決定在今天晚上北京時間9點,在直播的時候,用我的YouTube平臺、推特平臺跟他們宣戰,越是這樣困難,我們越要發聲。」

流亡期間仍發聲

據《美國之音》報導,1969年出生的華湧曾是居住在北京的畫家和藝術家,雖沒有參與八九學運,但六四屠殺對他影響極大,後一直用批判的視野審視制度及時代。2012年他用行為藝術紀念六四被勞教一年多,後因各種行為藝術繼續遭受監控、威脅、停業、「尋滋」抓捕等各種打壓。

2017年11月,他因網上持續直播北京驅趕「低端人口」這一震驚全球的官方行為而被迫逃離北京,後遭抓捕、長期軟禁和監控。再後來華湧又因關注在上海向習近平畫像潑墨的湖南女子董瑤瓊而繼續遭打壓。

2019年9月,華湧因一個偶然機會來到泰國,但在前妻、女兒等家人被邊控後,決定流亡泰國。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他成立「中華公眾黨」,譴責中共當局防疫不力,他和家人遭到國保和公安威嚇,要求他停止發聲。近日,他又在網上聲援內蒙古蒙族學生及家長對中共取消蒙語教育的抗議行動。

憂慮自身及難民

華湧上週五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曾先後到美國大使館和國際難民署陳述中共的迫害和被尋找的經歷。

「美國大使館的官員問我說,華先生,你還對我們有什麼要求,我提了兩個要求。第一,我說我想得到一個美國簽證,我希望去到美國,那是我嚮往的自由的地方,也是我認為安全的地方。第二個,我希望,我身上發生的事兒,都是在泰國聽說有將近200個難民拿到身份的,沒拿到身份的還有更多。我說,這些難民曾經經歷和正在經歷的事情,我希望美國政府能夠去關注這些難民。」

華湧還表示,他在曼谷還見到了聯合國的難民官員,給了他案件編號,並告訴他明年還要第2次面談。他除了希望能獲得難民身份被安置到第3國,也呼籲更多地關注在泰國的難民。不過,UN官員表示,這類的案件實在太多了。

華湧還表示,因擔憂手機被定位,很少使用手機電話,要經常到酒吧等地蹭Wi-fi,使用一段時間後就離開換地方。

生活苦精神更遭

華湧說,滯留在泰國的從中國逃出來的獲得難民身份的和無法獲得難民身份的,很多人經濟上生活都非常艱辛。

「我想拍一個記錄片,所以我接觸了很多難民。我看他/她們太受煎熬了。這種煎熬是雙重的,第一是經濟的。因為你在泰國不能打工,是違法的,雖然你拿到難民卡,但泰國是不承認的。如果你的護照逾期了,不用說你打工,你在這呆著都可以抓你。所以他們在經濟上面臨一個很大的壓力。」

華湧表示,更大的是精神上的壓力,包括擔心打黑工、簽證或護照到期隨時被抓、被關移民拘留中心、被遣返、文化隔閡、中共滲透造成人際關係缺乏信任,互相抓「特務」等等。

華湧表示,除極個別緊急情況外,聯合國難民機構近年很難安置難民前往第三國,許多難民已在泰國煎熬等待被安置多年。

華湧表示,由於很多人都是從中國逃亡去的訪民、基督徒、法輪功學員、維權人士等等,大家都非常害怕遭國內來的人跟蹤等等,精神非常緊繃和緊張。

中共警察常跨境抓人

而據海外媒體報導,中共警察早已將觸角延申至泰國。2015年10月17日,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中國政治禁書作者及出版商桂民海從芭提雅公寓「被失蹤」,隨後4名男子搜查公寓,企圖帶走他的電腦,但被管理人員阻止。在國際社會強大壓力下,桂民海幾個月後被上中共喉舌央視「認罪」。

桂民海的好友、流亡詩人貝嶺證實,桂民海沒有在泰國的出境記錄,不是回國「自首」,而是遭到違反國際法的綁架。

此外,2008年便逃亡泰國並獲得難民身份的成都維權人士、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副主席姜野飛、2015年9月逃亡泰國的河南維權人士董廣平,在中共的壓力下被泰國遣返回中國後都被判刑。2016年2月,又有前南都網編李新因不願充當國家安全部門線人出逃泰國後,被秘密「自願」綁架回國。

最近的案件是2019年11月在曼谷被中泰警方帶走的滯泰難民、河南異見人士邢鑒。邢鑒被泰國警方以「長期滯留」為名上門抓人,實際上則是由江蘇公安跨國追捕,住所被搜查。事件引起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的恐慌。在滯泰難民柳學紅等人調取邢鑒居所監控視頻向聯合國難民機構緊急求救下,在移民拘留中心等待隨時被遣返中國的邢鑒,最終被紐西蘭緊急人道接收安置。

「在泰國把你殺了也沒人知道」

今年24歲的邢鑒曾是中國民間維權網站「六四天網」最年輕的義工,2015年10月逃到曼谷,第二年獲聯合國難民身份。人已在紐西蘭惠靈頓的邢鑒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去年11月25日下午,泰國移民局的6名警察直接踹開他居所的門,上手銬、打人,還向他出示了幾份文件,包括江蘇漣水縣公安局的刑事拘留證和中共駐泰大使館的文件。

不久,泰警打電話給中共的警察。隨後,4位江蘇警察也進到房間,強行打開電腦查看,翻箱倒櫃地進行搜查。他的手機、電腦、硬碟、現金全部被中共警察拿走,沒有給收據。而至今他也沒有收到中共方面的任何法律文件。

此前,邢鑒曾在網上轉發關於漣水縣公安系統貪腐、刑訊逼供及公檢法聯合非法拘禁、判刑,政府官員干預司法,將一家民營企業枉法裁判致該企業損失數千萬元人民幣等腐敗的情況。他曾受到對方的威脅,如果不刪貼就派人去泰國抓他。

「他們控制了我以後就強按著我的手去做指紋識別,然後逼問我密碼。我說我不知道。泰國警察看到中共警察很生氣嘛,他就拿那個書包向我的頭打我。江蘇漣水縣公安局的就說,在泰國把你殺了也沒有人知道的。」

中共特務攪混水

邢鑒表示,滯泰中國難民確實普遍處於經濟和安全上的困境。多數人經濟上無著落,有的能提心吊膽地打點黑工,很多人被迫到菜場揀點剩菜等等。不過他說,更令人痛苦的是沒有安全感,整日處於後有追兵的恐懼中。

「真的我感覺雖然他們是在泰國,但我感覺好像還是在共產黨這個手心裏一樣。他不光面臨經濟上的,最苦難最危險的是他後面的追兵。一方面是共產黨那方面的,還有一方面就是泰國政府,就是移民局。因為泰國也不像西方國際那樣清正廉明,很多警察可能會敲詐這些沒有簽證的滯留在泰國的難民。」

到了自由的國度,邢鑒仍擔憂泰國難友的安危,呼籲外界關注,特別是那些被關押在移民拘留中心的中國難民。

據悉,「移民監」100多平米的大監室少時關7、80人,多時150多人。小監室也關約10來個人。沒有床,全部在地上吃、睡,裡面空氣渾濁、缺氧,只有2個換氣扇。有些長期關押在裡面的難民已經出現精神失常的情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