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間見聞:各種報應 光怪陸離(圖)



清代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中紀錄了一段奇異的陰間見聞。(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清代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中紀錄了一段奇異的陰間見聞,他的同僚莫雪崖有一位老鄉,講述了親身經歷的事:

那位老鄉身染重病困臥草榻上,神情恍惚,不覺之中靈魂已經走出了自家的大門。走了一程,頓覺得高燒從身上退去,精神也爽快得多。然而,他發現腳下的道路卻是有生以來從未走過的,但反正已出來了,也就隨意走走。

不想就在這路頭偶然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老朋友,重逢之際,悲喜交集。就在他向老友詢問近況時,忽然記起這位老朋友早就已經過世了,因而自言自語道:「莫非我也到了陰間?」老朋友說道:「你還未到死的時候,只是神魂遊離偶然到此而已。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可不是一般活著的人所能輕易來到的地方,是不是讓我帶領你參觀遊覽一番,讓你長長見識?」

於是,這位老鄉便隨老朋友走去。所到之處,有繁華的街道,也有頹廢的小巷,這些和人世間沒有多大區別,所見之人來來往往、熙熙攘攘,似乎都各有所經營。這些人看見這位老鄉都驚奇地注視著他,但沒和他說上一句話。

老鄉問朋友道:「聽說陰司有地獄,能不能領我去參觀參觀?」朋友說:「地獄和人間的囚牢差不多,有鬼卒在那裡看守著。只有冥官才能開啟,只有獄吏才能出入,我不能帶你到那裡。不過那地獄附近有幾個形狀奇特的鬼,倒不妨讓去看一看。」

於是他們便沿著一條小路,走了約半裡許,來到一個去處,四野空曠,像是墳墟墓地。看見一鬼,形貌和人大體上相同,只是鼻子下邊缺少了嘴巴。

老鄉便問道:「這是為什麼?」朋友說:「此人在世未死之時,巧於應對,專以諛詞頌語去媚世悅人,騙取他人的信任,以達到他私心的目的。所以到了陰間受這報應,看他還能搖唇鼓舌麼?假如碰上有人放焰口施食,別的鬼或者可以飽食一餐,而他只能從鼻孔裡喝一點漿水而己。」

又見一鬼,他的屁股高聳在上,腦袋卻折曲在下,臉面緊貼在肚皮上,用兩隻手拄著地走路。

老鄉驚問道:「這又是怎麼回事?」朋友說:「此人在生之時一向妄自尊大,總是昂著頭走路,目空一切。所以到了陰間受這報應,叫他不得再去傲視他人。」

又見一鬼,從胸口至肚皮裂開一條幾寸長的大縫隙,那腹腔之內五臟六腑空無一物。

老鄉不禁問道:「這是何故?」朋友說:「此人在生時,胸中城府深隱,誰也摸不準他的歪主意。所以到了陰間受這報應,讓他那壞心眼沒處藏匿!」

走著走著又見一鬼,腳有一尺多長,腳指像棒錘,腳後跟腫大如斗。整個腳丫像載重的小船。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挪移了一寸。

老鄉問道:「這是為什麼?」朋友說:「此人在世之時,仗著高才聰敏,凡有利可圖的事,他都捷足先登搶在人前。所以到了陰司受這報應,叫他行動艱難,沒法兒再事事搶先佔便宜了。」

不久又有一鬼,只見他兩耳如大鵬鳥的雙翼,一直拖拉到地面上。但這對耳朵混沌而無孔竅。

老鄉問:「他這個樣子又是為什麼?」朋友說:「此人在生時嫉妒多疑,喜歡聽人說是非,愛傳播流言蜚語。所以到了陰司受這報應,使他徒有此耳枉作累贅,卻任何聽覺也沒有,看他還妄聽妄傳麼?」

朋友接著說:「這些鬼都是根據他們在人間所作惡業的深淺不同,而承受各人的報應。這些奇形怪狀的報應都是他們在世間時做了某種壞事所自招、自找的。必須等到受報期滿才能再去轉世托生。然而,這些鬼比起地獄中的鬼,還算是罪業較輕的一類。相當於人間被判流放的罪人。」至於罪孽深重者的遭報則痛苦萬端、慘不忍睹。也不允常人窺視。

他們正在談論之際,只見車輪滾滾,人馬雜亂。原來是一位冥官路過於此。那冥官一眼就看見了這位老鄉,吃驚地說:「咦!這分明是生魂誤游至此,恐怕已經是迷失歸路了。誰認識他的家,可帶領他回去。」那朋友慌忙跪下來,叩見說:「此乃鄙人生前的朋友。」

冥官說:「你既是他的朋友,就送他回去吧!」朋友磕頭從命。這位老鄉恍恍惚惚,不覺中又走回到自己家的大門口。他出了一身大汗,猛地從夢中醒來,那沾身的疾病也頓然全愈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