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3000多人感染「布魯氏菌」:無藥可吃 等不到結果(圖)


蘭州 病毒
今年3月中牧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蘭州生物藥廠副廠長王文智接受采訪。 (網絡圖片:微博/根正苗紅的貧農/蘭州高新區發布)

【看中國2020年9月17日訊】「將近一年的時間裡,我劇烈的腰疼、冒汗、困乏、身體腫大,先後做過3次血清檢測,感染數值是當時檢查結果中最高的:1:400++++。」來自甘肅省蘭州市的李曉(化名)說。

莫名感染

據《健康時報》報導,2019年11月28日,蘭州獸研所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發生後,截至2020年9月14日,已知確認陽性人數從原本的只有4人,增長到3245人,感染者數量遠超官方預測。

受害人之一李曉,在蘭州生物藥廠對面的天添幸福港小區購置了新房,2019年10月裝修完畢後,他和家人搬進入住。而在此之前,因為室內剛剛裝修,他每週都要到新房里居住一次。

「我們小區位於蘭州生物藥廠的正南方,家的次臥和客廳窗戶外邊就是藥廠,小區與藥廠僅一牆之隔,距離只有15-20米。」李曉說,官方說2019年7月24日至8月20日是感染期,我那個時候基本上每週來這邊一次,而這附近還有很多常駐的居民,平時的人流量非常大。

李曉接著說,「去年11月開始,我的腰椎開始酸脹疼痛,困乏,當時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一直生活在甘肅蘭州的他,今年不到40歲,以前身體並沒有什麼不適。 「2019年12月低,我所在的小區以及周邊的社區全部發布了『自願檢查布魯氏菌』的通知,才知道附近發生了佈病感染的事件,但是當時並沒有太在意。」

李曉表示,「直到2020年1月份,我的症狀愈演愈烈,才帶著家人一起去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進行檢查,當時就被診斷為布魯氏菌病血清學陽性,並且感染數值是當時檢查結果中最高的:1:400(++++)。」

蘭州生物藥廠是中國最為悠久的獸用疫苗生產廠之一,調查通報稱,此次藥廠持續近一個月的操作失誤導致的布魯氏菌抗體陽性事件,是「一次意外的偶發事件」 ,是「短時間內出現的一次暴露」。

根據中國衛生健康委員會2019年公佈《布魯氏菌病診斷》中指出,布魯氏菌病簡稱「佈病」,布魯氏菌病是由布魯氏菌屬的細菌侵入機體,引起的人獸共患的傳染-變態反應性疾病。布魯氏菌病往往先在家畜或野生動物中傳播,隨後波及人類,是人畜共患的傳染病。

除了李曉,馮陽(化名)也是受害人之一。

馮陽家住距離蘭州生物藥廠只有500多米距離的上川嘉園,年僅20多歲的他說,「2020年初,我們周圍很多鄰居都在傳要去做布魯氏菌檢查,雖然我當時沒有症狀,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去蘭州大學第一醫院佈病窗口進行了檢查。」

「檢查結果竟然顯示陽性1:200(++++),看到結果的那一瞬間自己有點懵了,真的很生氣。」馮陽說,除了自己,媽媽和哥哥的檢查結果也均為陽性,但他們的檢查結果出來之後,沒有進一步進行治療,只能等待後期的複查。

無藥可吃

事件發生後的2020年1月14日,甘肅省衛健委官網稱,蘭州生物藥廠佈病疫苗生產車間已於2019年12月7日關停,官方也於2020年1月13日撤銷了蘭州生物藥廠佈病疫苗生產許可。蘭州生物藥廠上級主管單位中牧集團溝通確認已啟動蘭州生物藥廠所有疫苗車間搬遷工作,在年內完成出城入園,並「協調其上級主管部門啟動問責追責工作」。

然而,已感染的患者中有相當大一部分仍被病痛折磨,卻始終無法確認自己有沒有得病、該不該治療,以及未來怎麼辦。

「檢查結果出來以後,我就強烈要求住院,當時我是醫院第二位住院的病人。」李曉說,但是即使我住院了,我依然沒有被確診為佈病,只是有一個「布魯氏菌病血清學陽性」的檢查結果。李曉說,「當時我們收到的通知是,有症狀的人可以自願入院治療,檢查和治療費用在1千元以內,可以免費治療。」

李曉在醫院的治療持續了一周的時間,「在住院期間,我只簡單的接受了慶大霉素的注射以及口服多西環素兩種治療方式。出院時,我進行了一個肝功能的檢查,轉氨酶嚴重升高,醫生說和服用多西環素有關,我就停止用藥了。」

他還說,從那時開始,他一直待在家裡,沒有再接受任何的治療。也因如此,他開始不斷的盜汗、困乏、身體部分位置腫大也越來越明顯。

「我的衣服一直都是濕的,還一直困,一直想睡覺。」李曉表示,「我因為相對年輕一些,症狀還不算嚴重的,我加了一個群,裡邊有好多年齡大的人症狀都非常嚴重。」

李曉所說的群是一個由附近社區感染布魯氏菌的居民自發建立的群,在早期,裡邊會有許多病友在裡邊訴說自己的病情,例如:「我現在渾身疼,右手小拇指也腫的胖胖的,吃了半年藥一直都是這樣,而且由於吃藥,我的胃和肚子一直都在難受,小便也是紅色的,不敢再吃藥了。」「我的腿現在好一點了,但是腰和胯部昨天晚上疼的厲害,肋骨也像要斷掉一樣一直疼,吃藥這麼久了,也沒有好轉。」

李曉告訴記者,「這個群有400多人,但是每家只有一個人在群裡,好多都是一家人感染的,人數可想而知,據我了解,我們小區幾乎每家每戶都有被感染的患者。」

「到今年年中的時候,我的症狀越來越嚴重後,就自己去找了一個中醫看,醫生告訴我,我已經有嚴重的心率不齊等症狀,」李曉說,看完中醫後,吃了半個月的中藥,症狀有一些緩解,但並沒有實際的改變。

馮陽也表示,「從一月份確診至今,有的時候也感覺自己膝蓋疼,容易胡思亂想,但是可能是由於年紀較小,並沒有其他明顯的症狀,但是心理上有很多擔憂,有一種很無力很無助的感覺。」

而馮陽的第二次檢查一直等到了2020年7月,「檢查完後就跟我們說等電話通知,但是一直也沒有結果,也沒有像其它檢查結果一樣的書面或者電子版的自行查詢渠道。」馮陽無奈的說。

與馮陽不同的是,從今年1月份被確診到現在,李曉一共做了4次檢查,「前三次都是自願檢查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在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的檢查結果均為陽性,每一次檢查結果都是陽性1:400(++++),第三次去甘肅省人民醫院的檢查結果為陽性1:200(++)。」

「第四次檢查是今年7月份做的,但是直到現在我沒有收到任何結果。」李曉說,我們很多人打電話過去詢問結果,他們都只說,檢查結果已上報相關部門,不對外做任何公佈。

等待結果

「從檢查出陽性之後,我們就根據社區要求進行了建檔,從那之後,每個月都有工作人員定期進行電話隨訪,但是每次打電話過來就問問病情,從來沒有說過具體怎麼辦。」李曉說,我們一直在等待有人來給我們解決問題,並不是簡單的隨訪就可以,我們需要的是治療和賠償。

這期間,李曉和許多被診斷為陽性的病人一起進行了多次反映,「但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結果,一直被推來推去,更沒有人告訴我們具體要如何治療。短短一年的時間,我們有大量的人從感染轉成了慢性病。」李曉無奈的說。

該如何治療?為什麼症狀從來得不到緩解?一年來,李曉反复詢問此類問題,李曉得到的回复都是,「我們這邊不治療,只檢查。」

李曉和馮陽都說,「到現在,我們依然沒有收到我們7月份的檢查結果,為什麼不能跟我們說清楚我的感染到底怎麼樣了?是需要治療還是需要觀察?接下來是否需要相關進一步檢查?」這就是他們現在目前唯一的訴求。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