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300年 從一次極特殊經歷看魔鬼來處(圖)

2020-10-02 15:15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盧梭1766年畫像
盧梭1766年畫像(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0年10月2日訊】又是一年中秋佳節,高挂天空的明月,千萬年來陪伴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在黑夜中,它用亮光和超然,平靜著人們的內心,提醒著人們不必迷失於一時得失,因為生命還有更深更遠的來處。

但是到了人類這近代300年,地球一步步被謊言籠罩,一種變異力量一直在強迫人類走上變異之路。天上的明月也見證了這一切。

自從所謂啟蒙運動開始,一些自大的知識份子,用看似聰明的邏輯、華麗的語言,對人類傳統道德大肆攻擊,把人類一步步引領上變異道路。

但是,他們的思想,很可能並非來自於自己的思考,而是另有來處。以被稱為法國大革命精神導師的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為例。他出生於1712年,距今308年。

最早讓盧梭聲名大噪的是他在1750年所寫的一篇論文《科學和文藝的復興是否有助於淨化道德》,這是法國第戎學院面向社會的一篇有獎徵文。

盧梭是在邊走邊閱讀報紙時,看到徵文廣告的,他後來在1762年的一封信中(寫給Malesherbes)回憶了這個極特殊的經歷,他寫道:

「我突然感到有一千盞燈在我的大腦中閃耀,一些極其高明的主意,以非常有力和困惑的方式把它們展現在我面前,使我陷入一種不可描述的困惑狀態。我感到頭暈目眩,就像醉酒一樣。劇烈的心跳束縛著我,我的胸膛沈重,我無法同時呼吸和行走,我坐倒在了大街上的一棵樹下。在之後的半個小時我陷入了一種如此激動的狀態,以至於當我起來時,我發現我夾克前面都被眼淚打濕了,但我卻完全不記得我流過眼淚。」

「啊,先生,我多麼想能夠全部寫出我坐在那棵樹下時所看到和感覺到的一切,我們社會系統的自相矛盾被以何等清晰的方式呈現給了我,我們各種社會機構的濫權被以何等有力的方式展現給了我,人本來自然是好的,但卻因為這些社會機構而變壞,這一點被以何等簡單明瞭的方式展示給了我。」

盧梭在論文中,認為是傳統社會結構(人類藝術和科學是其中的一部分)讓人墮落。這篇論文獲得了頭獎,盧梭也因此聲名鵲起,從一名普通作家成為了極具影響力的哲學家,盧梭開始了終其一生的,對傳統道德和社會體系的攻擊。

盧梭在最著名的《社會契約論》開篇就宣稱「人生而自由,卻處處揹負鎖鏈」,指傳統社會是鎖鏈,盧梭設想構建一個沒有鎖鏈的「自由」新社會。

盧梭死於法國大革命爆發前11年的1778年,但他的思想已經為法國大革命奠定好了基礎,把成千上萬的人送上斷頭臺的羅伯斯比爾就是盧梭的忠實信徒。1794年10月,革命者特意把他的遺體挖出遷到巴黎的革命者紀念地,超過10萬巴黎人沿街觀看。大革命中的眾多激進革命者致力於徹底拋棄傳統,實現盧梭設想的新社會。

一個世紀之後的馬克思,也在《共產黨宣言》中聲稱:「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共產黨人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這都和盧梭的思想一脈相承。

這種要決裂傳統社會和道德、建立一個「新社會」的實驗,從盧梭、法國大革命、馬克思主義、列寧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等一直延續至今。人類,特別是中國人為此付出了最慘痛的代價。

以其破壞殺傷力來看,這是有史以來危害最甚的魔鬼思想,而這種思想的最早來源卻並非出自盧梭本人的理性思考,而是以一種超自然的方式,被一種外力灌輸和展現在盧梭大腦中的。是什麼生命把這思想放到了盧梭的腦中?近300年後的今天,這一切正在真相大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