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的共產大搶劫又要開始了

2020-10-21 11:54 作者: 蘇明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10月21日訊】共匪統治的這七十一年,把我們的文化古國所有的一切都毀滅了,全都被180度地倒轉了過去。

至於共匪這個組織或者是政權,其纍纍邪惡就不必提了。它其中最大的罪惡就是毀滅人性,毀滅道德,整整毀滅了三代中國人的良知底線,而且還在更大力度地去毀滅第四代中國人。至今已經很少有中國人知道,「道問學,尊德行」這句話,當然也就更不知道古聖先賢說的「智者不必仁,而仁者則必智」的教誨了。

一個統治團夥不懂何為道,顯然都是不學之輩,當然就談不到「德行」二字。一個沒有德行的人或團夥,當然既談不到智,更談不到仁。

所謂「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人民」的說法,我始終是不以為然的。難道一個昏君當政幾十年,全體國民也都昏庸了嗎?

近日網上流傳一個在廣西上大學的河南學生,竟然發文建議說,要把六億貧困的中國人都殺掉。其目的是沒有了窮人,中國就富強了。我倒希望這位大學生是個神經病患者。但是神經病人又怎麼考上的大學呢?16歲的人就是個成年人了,也就是孔子說的「成年養德」的開始。進入了大學就是修行明德的時期,這位大學生卻在研究如何殺掉40%的同宗同文的同胞,以求過上富裕的生活。

中國的貧窮現象完全是共匪一手造成的。七十一年間並沒有出臺任何的國民福利和保障的法律。一國的國民在七十一年的漫長時間裏,竟然享受不到任何的國家福利和社會的保障,造成了貧困人口的逐年激增。可是共匪政權卻偏偏打出的是社會主義的旗號。所以我認為這位大學生有神經病,而他的神經病的源頭是來自於共匪的毒化。

試想一下,如果共匪的大學裡充斥著這種少爹沒娘冷血的屠夫的話,中國將是個什麼樣子?

近日從網上看到一份調查文章,說到2019年年底,全國已經沒有一個養得起至今的省,自治區,和直轄市了。即便是最好的上海市,2019年的財政赤字是408.7億元,發達的廣東省負債3418.57億元,最差的是河南省,負債5442億元。中國的窮人多是因為國家窮。國家窮到了除了處處的債務,和遍及全國各地的豆腐渣工程以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孔夫子說:「君子固窮,小人窮則斯濫矣。」共匪是連小人都夠不上。它們是土匪盜賊,把國家掠奪得一空。即便國家和人民已經窮到了這個程度,共匪仍在千方百計地在搶劫著最後的一桶金。

這場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和外資外企的大量撤出,不知又造就出多少千萬億萬的貧窮人口。殺光了所有的窮人後,中國就只剩下共匪貪官和奸商了。當一個國家充斥著這麼一群東西時,這還算是個國家嗎?可共匪是不在乎這些的,它們需要的是特權。沒有了貧窮的人口,又如何去炫耀它們的與眾不同?所以它們至今仍在反對私有制。特權之後就是搶劫錢財去過腐敗的生活。曾經聽到過老一輩的人說「不殺窮人沒飯吃」的話,想必這句話是出自贓官和土匪大盜之口。共匪個個是贓官,同時個個又是土匪大盜,所以匪區裡的人民當然就苟活在貧窮之中了。

有消息說,全國有20多家投資千百億的晶元企業倒閉。消息舉例說,長沙的創意企業,成立於2013年,2020年被拍賣;武漢的弘心企業成立於2017年,2020年宣布爛尾;南京的德科碼企業成立於2016年,現在已經爛尾了;陝西的坤同半導體企業成立於2018年,2020年已經停工停產了。曾經投資700億元的成都格芯企業,停工兩年半以後,於今年的10月被韓國的公司接盤。

共匪破壞正常的教育,鉗制中國人的自由和精神。無論派出多少人到發達國家去偷技術,也無論投資多少個千億元的資金,也改變不了中國沒有晶元的事實。不但研究不出來,更是製造不出來。更不要提每一項的投資款中,層層的政府官員從中截留貪污了多少。

這就是共匪治下的中國的真實現象。承諾這一現象,對很多中國人來說,是痛苦的。但事實就是事實,由不得痛苦或者漠不關心,更容不得人們怎麼想,只能承認中國不但仍然是個落後的國家,而且還是個極權腐敗的國家。

當一個人說自己如何好生了得的時候,周邊圍觀的人卻沒什麼反應,這證明了這個人並沒有令人信服的好生了得之處。同樣,共匪自我宣傳了七十一年的偉光正,至今隨聲附和的中國人不但寥寥無幾,國際社會還形成了反共同盟。這就值得全體的中國人民,要用自己獨立的思考能力,去獨立判斷共匪這個團夥究竟是好是壞了。

10月初共匪外交部華春瑩大讚巴基斯坦代表了45個國家支持共匪對新疆維族人的做法。誰知道兩,三天後巴基斯坦就宣布,全國禁止使用TIK TOK的抖音,理由是其內容有悖於他們的宗教的教義。巴基斯坦人民信奉的是和維族人民一樣的伊斯蘭教,巴基斯坦又怎麼可能支持共匪把維族人關進集中營的做法呢?這件在三,四天之內發生的事情足以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共匪說出的任何一句話都不能相信,誰信誰就上當被騙。

有網民在網上發出幾條最近共匪打出的標語,標語上明白地寫著:「開展黑材料摸底行動」,「確保顯性浮財」,「隱性暗財一網打盡」。

網民們的評論認為,打土豪分財富的運動又開始了。這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政權窮了,國家窮了的問題。窮了怎麼辦?出於土匪的使然,當然就是展開對全民的又一場大搶劫。什麼是黑財?什麼是浮財?什麼又是暗財?並沒有個法律條文詳細說明。既然沒有法律上的依據,那麼就是由共匪說了算。就正好比同樣的人,分別從事士農工商四大行業,共匪非要把人民劃分出三六九等,繼而又挑動人民互相仇視,共匪從中鞏固統治。

現在又開始把人民的私有錢財劃分出三個等級,其中黑財和暗財兩個等級是要被搶劫一空的。只有浮財這個等級的錢好像可以安然無恙。其實也不盡然。一旦黑財和暗財仍不能滿足共匪的慾望的話,浮財也將被搶劫。

尤其令人搞不明白的是,這三種錢財究竟是以錢的多少而劃定的,還是以擁有錢財的人的政治立場和價值理念而劃定的,或者是以貪污,受賄,搶劫而定的。根據未經證實的消息說,某黨魁家族在香港的資產有六億多,在西方銀行的存款有幾百億美元,甚至更多。那麼它的財產應該屬於黑財,還是暗財呢?既然不敢公開自己的家產,那麼它的家產是不屬於浮財的,是不是也要被一網打盡呢。

近日的一則消息說,共匪政權用加快銀行兼併和重組的辦法,來掩蓋銀行倒閉的真相。平均一週倒閉一家商業銀行,受到衝擊的首先是內陸欠發達省份的中小商業銀行。所謂投資拉動經濟,實際上錢流向了幾大家族的白手套手中,企業用項目利潤的70%到90%去賄賂官員。隨著關廠潮,撤資潮帶來的失業潮,降薪保工作的打工一族無力償還房屋貸款,二手房掛牌求售的數量激增。法院拍賣的房屋數量暴增,房貸斷供,房價一瀉千里,也是銀行倒閉的原因之一。

10月12日深圳市政府突然一次性向5萬市民發放了1000萬塊錢,平均每人分到了200塊錢。但是這筆錢是以數字人民幣的形式發放的。共匪對人民從來是搶劫和剝削,不管用什麼名義向人民發錢,我是第一次聽到。當我知道每個人的這200塊錢是用數字貨幣形式得到的時,我馬上就明白了窮瘋了的共匪,又將開始一場對全民的私有財產的最後的最徹底的和最全面的大搶劫。

有人解釋說數字貨幣是共匪用來防範美國對共匪發起的金融挑戰,以確保中國的金融安全。這純粹是一派胡言亂語。共匪始終把人民幣死皮賴臉地與美元單方面掛鉤,可是人民幣卻從來無法成為國際上認可的貨幣,更何況這七十年人民幣一直在貶值。中國人到手的錢卻計算不出它的價值,四十年間物價上漲了幾十倍甚至上百倍就是個證據。紙張幣尚且如此,數字就更是虛幻。所謂的數字貨幣必將造成全民的傾家蕩產,使人人都成為一無所有的政治奴隸,以苟延共匪的統治。

近日有一份調查報告說,在美國的中國人的總數是550萬。其中在美國接受教育,並獲得了博士學位的中國留學生中的88%決定留在美國。這些深深理解了什麼是明德的留學生們,自然而然地比較了中美兩國的價值理念的完全不同,無論從生活的角度去考慮,還是從事業上考慮,當然認為人權精神至上的美國,比極權腐敗的中國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了。

另一份調查報告又讓我們知道了,共匪駐世界各國的大使館為慶祝今年的國殤日,都循例舉行了盛大的活動。除了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尼參加並講了幾句祝賀的話以外,全球各國的政要沒有一個出席中使館活動,更沒有一個政要向共匪政權發賀電。共匪的的國務院舉行了招待會,共匪歷屆的政治局常委也沒有一個人出席。這是自去年共匪建政以來前所未有的事情。這個現象說明瞭什麼?又告訴中國人什麼?難道不是每個中國人要認真考慮的嗎?

屠夫鄧小平在1992年南巡期間說過一段話:「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只有堅持這條路線,人民才會擁護你。誰要改變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老百姓不答應,誰就會被打倒。」

我是痛恨鄧小平這個屠夫的。現在抄出它的這段話,也並不認為它的話是正確的。不過是請大家知道,鄧小平二十八年前的講話,與現實中國的現狀,提供各位一個思考的餘地。

再看看中共現在幹的是什麼?它在紀念世界婦女大會二十五週年上,通過視屏說了一通保障婦女權益的話。它說,保障婦女權益「必須上升為國家意志」,似乎才意識到保障婦女的權益也是政府的職責。接著它跑去了潮州,對著一群群眾演員自以為風趣地做了一番表演。然後,它還戴著口罩去參觀了幾個工廠。

既然中共病毒在中國已經早就清零了,那又為什麼在深圳開會時,台上的人不戴口罩,可台下的幾百人都戴著口罩呢?青島出現了幾例感染者,全市馬上大封城,全體市民大檢測,各省市發通知禁止人們去青島和山東。可見中國的疫情仍在氾濫,而中共卻隻字不敢提。

深圳四十年的紀念大會顯然是不甘寂寞的中共的大出風頭的機會,50分鐘的演說完全是老生常談的那一套。它又是十條,又是六條地提出了不少的要求,但仍然是停留在口號上的要求,並沒有實際可行的具體措施和做法。它依然把它自己高高地置於一切以上,它說:「尊重人民的主體地位。」也就是說,人民的地位是在它的地位以下的。它可以尊重,也可以不尊重,全憑它的口號式的一句話去決定。

共匪從來不敢承認「國以民為本」的定論,從來都是由共匪為民做主,替民做主,或者代表人民去做主。堅決反對的是由每一個單獨的個人的意願和選擇,做出多數人的意願和選擇的決定。共匪甚至大肆宣傳「沒有國哪有家」的謬論去毒化人民,把國置於家之上。家之下就沒有人了,人民是空洞的名詞。但家是實實在在的由每一個單獨的個人組成的。共匪只用了一個人民的詞,就把全體中國人都代表了。

所以共匪仇恨民主和人權。共匪的這種玩弄文字的宣傳,永遠經不起推敲。共匪遭恨了,四面楚歌了,末日也隨時來到了。還是那句話,時勢大變動在即,該是每個中國人選擇和行動的時候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