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人權律師曝曾遭酷刑 發布不自殺聲明(圖)

2020-10-26 05:0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曾代理多宗公民維權案的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10月16日發布視頻,除了自稱無罪,亦強調曾遭受酷刑及監控,並強調不自殺、不請官派律師。
曾代理多宗公民維權案的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10月16日發布視頻,除了自稱無罪,亦強調曾遭受酷刑及監控,並強調不自殺、不請官派律師。(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10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曾代理多宗公民維權案的陝西人權律師常瑋平,2019年底因涉危害國家安全,處於取保候審狀態。常瑋平10月16日發布視頻,曝光曾被酷刑及監控,並自稱無罪、只是盡職責在捍衛受害者,還發表不自殺、不請官派律師的聲明;22日失去聯絡,且被當局以涉嫌違法犯罪,採取「指定場所監視居住」措施再度拘禁,但家屬均不知具體罪名。

綜合「南方傻瓜關注群」與《蘋果日報》23日報導,2019年12月中,中國多名維權律師及異議人士在廈門聚會,討論中國時政及公民社會等,事後遭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煽顛罪)」拘捕多人,包括常瑋平。常瑋平被拘押10日後取保候審,但得留在家鄕陝西寶雞,並於今年1月12日因涉及「廈門公民聚會案」被監視居住。

「CHRD人權捍衛者」今年1月19日發布推文稱,「今天,陝西鳳翔楊博律師代表捍衛律師權益大群的群友去看望常瑋平的家人,常瑋平的父親感謝各位律師的關心。世間有好人,善良存心間。」

10月22日下午,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的警員將他帶走。與此同時,警方前往了常瑋平在廣東的家,常瑋平的妻子目前在那邊工作。22日晚間,常瑋平律師妻子接獲寶雞張姓國保的電話說,常瑋平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家屬目前仍不知常瑋平涉嫌的具體罪名為何。本次已是常瑋平在因廈門聚餐案被拘後,第二次遭「指定場所監視居住」。

家屬也表示,常瑋平被帶走之前,並沒有聽他提起過出現任何異常,現時也沒有收到任何的法律文書,但已有律師介入此案。

拍攝視頻發布聲明 常瑋平:我無罪且遭到嚴酷的酷刑

在出事前數日,也就是10月16日,常瑋平拍攝視頻發布聲明,並將此視頻發布在YouTube上。常瑋平透過視頻,除了回顧自廈門聚會以來的點滴,並強調自己「無罪」,至於他2019年12月8日前往廈門,「純粹就是去討論一些律師職業的困境、社會熱點事件和公益法律的經驗交流,完全是在踐行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利,根本不存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

常瑋平表示,身為人權律師,他自認為與其它律師都在推動著社會的進步,或者,作為一個公民盡到了對身邊同胞及社會的義務;若不是被獎勵的話,也不應當被如此對待。

常瑋平強調,「我們根本沒有犯任何的罪過」,目前當局對他「採取的取保候審,當然就是錯的」。並表示,此前對他啟動的刑事偵查手段、程式,應當立即撤銷及廢止。但他也無奈表示,過去大多數情況下,僅希望以時間換空間,「我因為沒有槍,沒有辦法像鳥一樣飛翔,飛離這個國土,所以我只能接受這樣一種安排,儘量避免衝突。」並希望能在一年的取保候審期滿之時,也就是2021年1月23日能夠真正恢復自由。

常瑋平針對取保後的生活日誌也做了個總結及聲明,他除了再次強調「我無罪」之外,還吐露「在被追訴的過程中,受到了寶雞市公安局嚴酷的酷刑。」並說明,自己「被鎖在寶鈦賓館招待所的房間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時,10天的時間,這是一種極端的酷刑」。後續造成的傷害則是,「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到現在依然是麻木的、沒有知覺或者知覺不正常。」

常瑋平說,當結束了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之後,官方卻在他取保候審期間,不斷派員警來騷擾他,除了每天早上打電話給他,每週還要跟他見面,還以刑事及行政傳喚過他一次。常瑋平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一共進行過16次筆錄。他強調,此過程將他「所有的社會關係、網路言論,所辦的案件、出入境,全部搜羅了一遍」,都沒有找到他涉嫌犯罪的任何證據,但卻對他的生活造成極大的困擾,讓他所有的朋友圈及其法律單位中的員工,也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騷擾,影響了他正常的生活。

常瑋平強調,他在這10個多月內沒有辦法出去,沒有辦法跟家人團聚,身體和精神也深受傷害。目前的他正處在經常失眠、特別無法集中注意力的狀態中,但他也特別說明,「一旦出現重新失去自由的狀態」,他既不會去自殺,也不會去自殘。並聲明,目前雖然很焦躁,但他沒有致命性的重大疾病,「也不接受官派的律師」,且已自行委託律師。

常瑋平認為,自己「從來不是以一個反抗者的姿態出現在世人面前」,他也希望看見這個視頻的家人、朋友能夠理解他。並聲稱,他現在受到的對待,不是他想要的、也非自己能決定的。

常瑋平表示,他若因此失去自由,失去生命,自己當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若有人受到波及,他很抱歉。但他也強調,「最大的問題並不是在我」。

現年36歲的常瑋平,是中國維權律師的新生代。他自2013年開始擔任律師,日後接手的案件均與公民權益有關。依「南方傻瓜關注群」表示,常瑋平多年來為了公益法律案、維權案件奔走辯護,曾代理或是作為原告提出過多項公益訴訟,包括乙型肝炎歧視、愛滋歧視、性別歧視、職場性騷擾等議題,也曾擔任多名訪民、人權捍衛者的辯護律師;他也是「就業歧視律師團」、「彩虹律師團」及「問題疫苗志願團」的成員,曾發起「愛滋就業歧視法律諮詢月」活動,常年為了遭受就業歧視的愛滋病感染者、疫苗受害者、求職女性等弱勢群體提供免費的法律諮詢服務。

不過,常瑋平在2019年底就已經被註銷律師執照。

中國人權律師團:中國司法文明應丟掉一切報復和逼迫的思維

維權網24日發布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的一篇聲明,全文如下:

2020年10月22日晚,常瑋平的妻子接到陝西省寶雞市張姓國保的電話稱「由於常瑋平違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但對於家屬的進一步詢問常瑋平涉嫌的罪名,指居的地址等該國保均不予回答並粗暴掛斷電話,設置為來電轉接不再接聽。

22日晚寶雞國保還對常瑋平在寶雞鳳翔縣和深圳的家分別進行了搜查,但未出示任何搜查手續。

常瑋平於2019年12月初到福建廈門和朋友見面聚會,見面過程中談及律師權益、訪民法律維權,中國法治等話題,由於這次聚會常瑋平被寶雞國保以煽動顛國家政權罪為名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0天後被取保候審。據常瑋平發布的視頻稱其在被指定監視居住的10天裡被24小時的固定在審訊的「老虎凳」上,導致了右手食指和無名指至今失去知覺,無法完全康復。 

此次聚會還導致了許志永、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李英俊、劉書慶、黃志強等人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取保候審或傳喚,許志永和丁家喜目前仍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押偵查! 

鑒於以上事實,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聲明如下:

1、聚會見面和言論自由是憲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權利,常瑋平和朋友見面談論權益、法治等問題不違反任何法律,對他們的任何指控都是指鹿為馬的無恥迫害。 

2、常瑋平2020年1月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遭受的長期固定坐姿的行為是典型的酷刑,應當追究寶雞市國保相關責任人虐待被監管人的刑事法律責任。 

3、常瑋平在取保期間一直低調生活,但寶雞國保當局仍將常瑋平在取保候審快期滿之際又重新變更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不但嚴重違反法律規定,而是明顯的故意報復。 

中國文明發展到現在應當容得下基本的言論自由。中國司法文明應該丟掉一切報復和逼迫的思維,為此我們呼籲立即解除針對常瑋平的強制措施並及時終止對常瑋平的無理偵查。 

我們呼籲馬上終止對許志永和丁家喜的偵查並釋放他們! 

同時為了監督國保當局依法辦案,現徵集與寶雞市公安和國保人員有關的任何違法犯罪線索,人權律師團律師將對他們提出控告和投訴,讓其承擔所有的法律責任和道義遣責。

相關徵集郵箱為[email protected]

特此聲明

人權律師團律師 

2020年10月23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