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人权律师曝曾遭酷刑 发布不自杀声明(图)

2020-10-26 05:0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曾代理多宗公民维权案的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10月16日发布视频,除了自称无罪,亦强调曾遭受酷刑及监控,并强调不自杀、不请官派律师。
曾代理多宗公民维权案的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10月16日发布视频,除了自称无罪,亦强调曾遭受酷刑及监控,并强调不自杀、不请官派律师。(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10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曾代理多宗公民维权案的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2019年底因涉危害国家安全,处于取保候审状态。常玮平10月16日发布视频,曝光曾被酷刑及监控,并自称无罪、只是尽职责在捍卫受害者,还发表不自杀、不请官派律师的声明;22日失去联络,且被当局以涉嫌违法犯罪,采取“指定场所监视居住”措施再度拘禁,但家属均不知具体罪名。

综合“南方傻瓜关注群”与《苹果日报》23日报导,2019年12月中,中国多名维权律师及异议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中国时政及公民社会等,事后遭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煽颠罪)”拘捕多人,包括常玮平。常玮平被拘押10日后取保候审,但得留在家鄕陕西宝鸡,并于今年1月12日因涉及“厦门公民聚会案”被监视居住。

“CHRD人权捍卫者”今年1月19日发布推文称,“今天,陕西凤翔杨博律师代表捍卫律师权益大群的群友去看望常玮平的家人,常玮平的父亲感谢各位律师的关心。世间有好人,善良存心间。”

10月22日下午,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的警员将他带走。与此同时,警方前往了常玮平在广东的家,常玮平的妻子目前在那边工作。22日晚间,常玮平律师妻子接获宝鸡张姓国保的电话说,常玮平因“涉嫌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家属目前仍不知常玮平涉嫌的具体罪名为何。本次已是常玮平在因厦门聚餐案被拘后,第二次遭“指定场所监视居住”。

家属也表示,常玮平被带走之前,并没有听他提起过出现任何异常,现时也没有收到任何的法律文书,但已有律师介入此案。

拍摄视频发布声明 常玮平:我无罪且遭到严酷的酷刑

在出事前数日,也就是10月16日,常玮平拍摄视频发布声明,并将此视频发布在YouTube上。常玮平透过视频,除了回顾自厦门聚会以来的点滴,并强调自己“无罪”,至于他2019年12月8日前往厦门,“纯粹就是去讨论一些律师职业的困境、社会热点事件和公益法律的经验交流,完全是在践行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根本不存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

常玮平表示,身为人权律师,他自认为与其它律师都在推动着社会的进步,或者,作为一个公民尽到了对身边同胞及社会的义务;若不是被奖励的话,也不应当被如此对待。

常玮平强调,“我们根本没有犯任何的罪过”,目前当局对他“采取的取保候审,当然就是错的”。并表示,此前对他启动的刑事侦查手段、程式,应当立即撤销及废止。但他也无奈表示,过去大多数情况下,仅希望以时间换空间,“我因为没有枪,没有办法像鸟一样飞翔,飞离这个国土,所以我只能接受这样一种安排,尽量避免冲突。”并希望能在一年的取保候审期满之时,也就是2021年1月23日能够真正恢复自由。

常玮平针对取保后的生活日志也做了个总结及声明,他除了再次强调“我无罪”之外,还吐露“在被追诉的过程中,受到了宝鸡市公安局严酷的酷刑。”并说明,自己“被锁在宝钛宾馆招待所的房间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时,10天的时间,这是一种极端的酷刑”。后续造成的伤害则是,“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到现在依然是麻木的、没有知觉或者知觉不正常。”

常玮平说,当结束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后,官方却在他取保候审期间,不断派员警来骚扰他,除了每天早上打电话给他,每周还要跟他见面,还以刑事及行政传唤过他一次。常玮平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一共进行过16次笔录。他强调,此过程将他“所有的社会关系、网络言论,所办的案件、出入境,全部搜罗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他涉嫌犯罪的任何证据,但却对他的生活造成极大的困扰,让他所有的朋友圈及其法律单位中的员工,也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骚扰,影响了他正常的生活。

常玮平强调,他在这10个多月内没有办法出去,没有办法跟家人团聚,身体和精神也深受伤害。目前的他正处在经常失眠、特别无法集中注意力的状态中,但他也特别说明,“一旦出现重新失去自由的状态”,他既不会去自杀,也不会去自残。并声明,目前虽然很焦躁,但他没有致命性的重大疾病,“也不接受官派的律师”,且已自行委讬律师。

常玮平认为,自己“从来不是以一个反抗者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他也希望看见这个视频的家人、朋友能够理解他。并声称,他现在受到的对待,不是他想要的、也非自己能决定的。

常玮平表示,他若因此失去自由,失去生命,自己当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若有人受到波及,他很抱歉。但他也强调,“最大的问题并不是在我”。

现年36岁的常玮平,是中国维权律师的新生代。他自2013年开始担任律师,日后接手的案件均与公民权益有关。依“南方傻瓜关注群”表示,常玮平多年来为了公益法律案、维权案件奔走辩护,曾代理或是作为原告提出过多项公益诉讼,包括乙型肝炎歧视、爱滋歧视、性别歧视、职场性骚扰等议题,也曾担任多名访民、人权捍卫者的辩护律师;他也是“就业歧视律师团”、“彩虹律师团”及“问题疫苗志愿团”的成员,曾发起“爱滋就业歧视法律咨询月”活动,常年为了遭受就业歧视的爱滋病感染者、疫苗受害者、求职女性等弱势群体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服务。

不过,常玮平在2019年底就已经被注销律师执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中国司法文明应丢掉一切报复和逼迫的思维

维权网24日发布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的一篇声明,全文如下:

2020年10月22日晚,常玮平的妻子接到陕西省宝鸡市张姓国保的电话称“由于常玮平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但对于家属的进一步询问常玮平涉嫌的罪名,指居的地址等该国保均不予回答并粗暴挂断电话,设置为来电转接不再接听。

22日晚宝鸡国保还对常玮平在宝鸡凤翔县和深圳的家分别进行了搜查,但未出示任何搜查手续。

常玮平于2019年12月初到福建厦门和朋友见面聚会,见面过程中谈及律师权益、访民法律维权,中国法治等话题,由于这次聚会常玮平被宝鸡国保以煽动颠国家政权罪为名指定居所监视居住,10天后被取保候审。据常玮平发布的视频称其在被指定监视居住的10天里被24小时的固定在审讯的“老虎凳”上,导致了右手食指和无名指至今失去知觉,无法完全康复。 

此次聚会还导致了许志永、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刘书庆、黄志强等人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取保候审或传唤,许志永和丁家喜目前仍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押侦查! 

鉴于以上事实,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声明如下:

1、聚会见面和言论自由是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常玮平和朋友见面谈论权益、法治等问题不违反任何法律,对他们的任何指控都是指鹿为马的无耻迫害。 

2、常玮平2020年1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的长期固定坐姿的行为是典型的酷刑,应当追究宝鸡市国保相关责任人虐待被监管人的刑事法律责任。 

3、常玮平在取保期间一直低调生活,但宝鸡国保当局仍将常玮平在取保候审快期满之际又重新变更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但严重违反法律规定,而是明显的故意报复。 

中国文明发展到现在应当容得下基本的言论自由。中国司法文明应该丢掉一切报复和逼迫的思维,为此我们呼吁立即解除针对常玮平的强制措施并及时终止对常玮平的无理侦查。 

我们呼吁马上终止对许志永和丁家喜的侦查并释放他们! 

同时为了监督国保当局依法办案,现征集与宝鸡市公安和国保人员有关的任何违法犯罪线索,人权律师团律师将对他们提出控告和投诉,让其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和道义遣责。

相关征集邮箱为[email protected]

特此声明

人权律师团律师 

2020年10月23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