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人勇敢突破禁忌 就疫情狀告政府(組圖)

2020-10-31 09:3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武漢公民張海及姚青均不懼當局的打壓,勇敢突破禁忌,狀告政府。
武漢公民張海及姚青均不懼當局的打壓,勇敢突破禁忌,狀告政府。(圖片來源:維權網)

【看中國2020年10月31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雖然中國當局持續打壓人權律師、維權者、異議人士、宗教信徒,但民眾仍不願因官方維穩而被迫放棄公民權利,眾人相繼上訪。於是,多地發生許許多多、大大小小,被當局打壓、迫害案件,有的人因此遭構陷入獄或失去家園,甚至是失去了性命的事件。有評論員為此撰文,紀錄武漢市公民勇於就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事宜,狀告政府的事蹟。

姚青狀告武漢政府發布違法通告 盼促進當局依法行政

綜合維權網、《蘋果日報》與《大紀元時報》報導,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長江委社區公民姚青,於10月22日上午把2份行政起訴狀通過郵政掛號信的方式,寄至武漢市中級法院。姚青在起訴狀裡,狀告武漢市政府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發布的第1號及第12號通告違法。

至於政府發布的通告分別為: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於2020年1月23日發布了第1號通告,要求「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同年2月10日發布了第12號通告聲稱,為了最大限度減少人員流動,「決定自即日起在全市範圍內所有住宅社區實行封閉管理」。

姚青於10月22日接受採訪時說道,她狀告武漢市政府違法,主要是上述兩個決定都是違法的。因中國法律規定,關於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處罰,只能夠是由法律設定,至於居家禁足等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強制措施,同樣是只能夠由法律設定。政府不能以「緊急措施」名義實施法律規定以外的限制人身自由之行政強制措施。

姚青盼望通過行政訴訟,促進政府依法行政,避免再次發生類似情況。她說,從疫情爆發迄今,沒有看見政府有改進,自己敢站出來維權,就是想通過自己的微薄力量,推動法制建設不要只成為一句空話,而是真實的存在。

然而,在此之前,姚青曾就自己家的房屋問題進行維權。此事起因是因地鐵施工摧毀了姚青的家園,導致她被迫搬遷。當她於去年10月19日前往武漢巿洪山區關山街道轄下的「長江委社區」進行協商時,並說明「地鐵施工致房屋受損無法居住」,要求政府作出賠償時,當局竟派遣多人圍毆她,造成姚青的左臂被拉斷幾條筋脈,頓失工作能力。

當姚青求助派出所後,該單位竟不作為,導致她轉而向中央巡視組反映問題。最後求助無門的姚青,接受了英國廣播公司(BBC)「境外媒體」的採訪,後續才獲得當局的「忽然關注」,但也只獲得前期手術費1萬元人民幣的賠償,之後就不了了之。

姚青繼續上訪時,卻遭多個部門當「人球」互相卸責,連手機也遭國保警察監控。她7月15日無奈地告訴香港《蘋果日報》記者:「疫情期間,(他們)就讓我自生自滅,這樣他們就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了!」

姚青又說道,「律師跟我說很難控告武漢地鐵,因為你告武漢地鐵,武漢法院也可以不立案、不受理,而且告武漢地鐵要長期支付幾十萬(律師)費用,我現在沒有收入,幾十萬對我是天文數字!」

姚青在維權過程,曾遭武漢市政府工作人員的威脅,說弄死她很容易。她還曾被政府黑衣人暴打,導致目前的身體狀況極度不好,造成不可恢復的傷害,她還得了抑鬱症,心臟也很難受。

維權經過屢經波折的姚青就此寫下心聲:「我,一個弱女子,先是房屋無端受損,又因維權受傷,還連帶丟了一份年收入20萬以上的穩定工作(全國各地做諮詢培訓),為此被迫輾轉奔波在武漢地鐵集團,勞動街社區,和武漢市信訪局等多個部門之間,結果通過正常管道多方維權卻被踢皮球,至今沒有一點進展,今天我只好轉向網路,向全國網友求救,懇請各位好心人幫忙轉發,謝謝你們!只要還有一絲希望,我就不會放棄追求公平和正義。」

姚青盼望通過行政訴訟,促進政府依法行政,避免再次發生類似情況。她說,從中共病毒疫情爆發迄今,沒有看見政府有改進,盼能推動法制建設。
姚青盼望通過行政訴訟,促進政府依法行政,避免再次發生類似情況。她說,從中共病毒疫情爆發迄今,沒有看見政府有改進,盼能推動法制建設。(圖片來源:維權網)

張海接連五次提交控告 要求政府公布隱瞞疫情的官員

另外,武漢市公民張海於10月19日分別向武漢市、湖北省兩級政府郵寄一份政府資訊公開申請。張海在此申請中,要求政府公開在武漢疫情期間「瞞報、謊報確診、死亡、疑似病的公職員姓名及職務」方面之資訊。這已是張海第五次向政府提交控告或是申請材料。

過去提交的申請均是石沉大海,等待張海的唯有警方無止盡的騷擾,以及各級法院視若無物的冷漠。

張海的父親張立發是因為2020年1月前往武漢市治療骨折卻意外感染了中共病毒,造成短短15日內就離世。張海不願在官員陪同之下領取骨灰,因此他父親的骨灰甕迄今仍停放在武漢殯儀館內無法安葬。

張海接受海外媒體希望之聲電台採訪時說,習近平於10月14日出席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大會間,他曾趕赴會場,想將求助信交給習近平,並當面控訴武漢市政府的黑暗,但因現場封路,無法靠近。17日,深圳警方已經是第三次傳喚他前往南山派出所了。

張海強調,武漢市長周先旺就是「一個犯罪分子啊、一個殺人犯」,明明知道疫情嚴重,卻以「沒有得到上級授權」為由來散布假消息,剝奪人民的知情權,漠視生命,冷酷無情,因此周先旺是他的第一被告。

張海還提及深圳警方曾警告他不要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此事讓張海憤怒地質問,武漢市政府當初隱瞞疫情,也有警告他不許接受外媒記者採訪,但卻見中國那麼多記者都沒有報導武漢疫情是死亡慘重的真實情況,反倒針對美國大肆採訪報導死了一名黑人的消息,這是什麼強盜邏輯。

中國「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之一的楊占青於10月22日接受記者時披露,張海說自己不會放棄,除非法院給他一個說法。

楊占青表示,張海對他父親感情非常深,因他始終念念不忘他的父親患病及臨死前的情況,他父親生前對張海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兒子,爸爸我不想死。你求求醫生,救救我」。因此張海拚命的要為父親討一個說法。至於張海遭遇官方的打壓可能是在這一些受害者家屬中最嚴重的,但張海仍是堅持要問責,堅持要討說法。

針對武漢市隱瞞疫情,評論員霍立群表示,根據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在新聞發佈會上所透露的資訊來分析,武漢市跟湖北省官方應該早就知道疫情的嚴重性,但因無權發布疫情真相,只能刻意遮掩。另外,在民意壓力下,雖然已將時任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及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免職,但迄今為止,「仍然未能啟動追責程式」,至於中央督查組針對李文亮醫生案的調查結果明顯是避重就輕,侮辱公眾智商。

霍立群表示,回想在武漢疫情暴發期間,市民被強制足不出戶兩個多月,基本生活不能獲得保障,政府跟商販勾結哄抬食品物價,強迫民眾吃天價的白菜、蘿蔔;許多人因為沒有能力購買口罩,在大街上遭到羞辱及毆打;為了阻止人們流動,政府還私自挖坑、拉線卻沒有給予任何警示,讓死者橫屍街頭。至於帶頭跟這些不公進行爭論之人,卻因涉「鬧事」被抓捕。

霍立群強調,「中共自始致終都在隱瞞疫情真相,對待市民如同對待家禽,說關禁不容紛說,造成武漢哀嚎一片。無人不為這場人為的災難而悲憤,傷痛已經難以癒合。更不能讓人接受的是,屍骨未寒,為中共歌功頌德的表彰大會已經上演。這是官方的套路,政府就是這樣視民眾如螻蟻。武漢肺炎死亡人數、感染人數、以及經濟損失,至今仍然是國家機密,任何想為疫情受害者尋求公義的都會被恐嚇、騷擾、抓捕。在強壓下,社會表現一片詳和,但疫情帶來的恐懼和不安已經紮根於中國人的心理」,據傳甚至有人跳樓自殺。因為沒有真相,謠言四起。

不過,他也舉例說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仍有一些人敢於站出來說真話,比如李文亮、許志永、張展等。繼張海之後,武漢公民姚青也在此時公開其法律行動,這對於政府來說是破壞強壓下的社會穩定,但對於公民社會與受害者而言,是巨大的鼓舞。

最後,霍立群表示,公眾看重的是站出來說話的勇氣,打破這禁區;李文亮留下的遺訓依稀在耳邊「我覺得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讓人說話會死人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