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離奇 4個染疫者「死而復生」的事件(組圖)

2021-02-07 09:30 作者: 劉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武漢肺炎迄今仍在全球蔓延。那為何有些人感染、有些人死亡,而另外一些人卻毫髮無損呢?
武漢肺炎迄今仍在全球蔓延。那為何有些人感染、有些人死亡,而另外一些人卻毫髮無損呢?(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武漢肺炎迄今仍在全球蔓延,中國大陸以外的確診和死亡人數持續攀升,而且大陸內部實際確診和死亡人數也都遠遠超過中共公布的官方數據。為何有些人感染、有些人死亡,而另外一些人卻毫髮無損呢?中國古代史書上記載的一些死而復生的染疫者或許可以提供一個思路。

陰間疾疫司定處罰

明朝時吳中有個叫劉永清的秀才,六十歲那年染上瘟疫而死,九天後死而復生。他說,自己死的時候看見兩個陰間的差官拿著一個帖子來抓他,將他帶到一處官衙後,讓他跪在台階下。他偷眼觀瞧,看見上邊堂上坐著一位頭戴冕旒、非常氣派的官員,大概就是人間所說的閻王,其左右侍從眾多,儼如玄妙觀、東嶽廟中之儀。

一會兒,有冥吏按照名冊唱名,點到劉永清時,說此人沒有什麼大的罪惡,可發到疾疫司聽候發落。隨後,冥府的差役將其押解到另一處官衙,堂上坐著兩名冥官,他們看完冥簿後,左邊的冥官說:「你雖然沒有什麼大惡,但時常造小口孽,罰你生毒瘡三年。」右邊的冥官說:「處罰太輕了。」左邊的冥官解釋道:「念其祖上的陰德,這次就饒恕了他。」

被判罰後,劉永清被兩個冥府的差役押解出了衙門,而在人間,他也醒了過來,恍如做了一場夢。其後他果然生了三年毒瘡。

因近來行善被放回

明朝時,吳縣(今隸屬於蘇州)有一個叫黃嘉玉的書生感染上了疫病,很快死去。但不久後,他又死而復生。醒來後的他,講述了自己死後的經歷。

黃嘉玉死後,來到了一座城市,其繁華與世間沒有什麼兩樣,唯一的不同是黑暗無光。他正在驚詫時,忽然聽聞有官員過來,其隨行的儀仗隊聲勢浩大。黃嘉玉仔細一看,原來是已故的顧文康公。顧文康,本名顧鼎臣,為弘治十八年狀元,「文康」是其謚號。他與黃嘉玉的父親是故交,黃嘉玉年少時曾見過他,因此識得。

見到認識的人,黃嘉玉便高呼起來。顧文康於是讓他隨轎子而行。一會兒,他們來到了一座官衙,宮殿壯麗。到達官衙後,顧鼎臣與一位冥官一起坐在堂上。黃嘉玉看見堂下有不少人哭嚎並跪著求饒。

但見那位冥官審閱堂下眾人的生平所為,並為其一一定罪。當他說某某人應做牛犬等畜生時,冥府的小吏就取來牛犬諸皮分別覆蓋在這些人身上,頃刻間它們就化成畜類。黃嘉玉悄悄的問小吏它們犯了什麼罪,冥吏告訴他,是因為它們生前作孽的報應,現在墮入畜生道。

這時,冥官突然問道:「堂下怎麼會有生人氣?」立即命小吏把黃嘉玉領了出去。顧鼎臣則對黃嘉玉說:「我查了你的生死簿,你的壽數雖盡,但近來行善,可以放你還陽。」與此同時,在人世間的黃嘉玉冷汗如雨,繼而醒了過來。

只因施粥賑災救人才得神救助

只因施粥賑災救人才得神救助
只因施粥賑災救人才得神救助。(繪圖:志清/看中國)

明朝時,昆山有一個秀才叫郟鼎。在昆山發生災荒時,他曾施粥賑災,救活了很多人。

一年夏天,昆山發生疫癘,郟鼎也不幸染上,病情很快加劇而亡。死後,郟鼎的魂魄感覺好像置身在萬傾波濤中,不斷沉溺下墜,讓其恐懼不已。忽然,他聽到風雨雷電聲,上萬名天兵天將擁著一位神人現身,神人是人首龍形。

恐懼中的郟鼎哀切的請求神人搭救自己。神人說:「你平生沒有什麼大罪,不要害怕。我會搭救你的。」神人遂振動鱗甲,水勢立即變弱了,郟鼎也感到稍稍清醒了些,便說起了以往施粥的事情。

神人告訴他:「這件事情應已記載在案卷上了,現在已經送達天帝之處。」

過了一會兒,神人的一個隨從打開案卷查看。「你的名字在上面了。」這說明郟鼎已被天帝赦免。郟鼎遂被神人派侍從送到一個叫新大石橋的地方,並告訴他由此就可以回家。

等郟鼎還陽回到家中,聽到家人正在悲傷慟哭,原來他在人間已經嚥氣一天一夜了。過了一陣兒,郟鼎的疫病痊癒了,而他同樣染病、曾經生命垂危的妻子和兒子也痊癒了。

行善積德得神仙救助

明朝初年,安徽休寧縣(黃山下轄縣)有一位富商,名叫趙朝奉。有一年,他泛海回鄉,途中忽然得了瘟病昏死了過去,同伴就把他遺棄在海邊,逕自返回家鄉。過了一段時間,趙朝奉被海風一吹,竟然奇蹟般的甦醒了。他見海天浩蕩,人影全無,只好獨自撥開草木,一路曲折盤繞,登上山頂,看見山頂有一座很大的寺院。

趙朝奉遂進入寺院,懇求眾僧收留他。眾僧答應了。如此過了數月,一天,趙朝奉問眾僧道:「奇怪,只看見眾位師父進早餐,到中午卻不見人影,這是為什麼呢?」有僧人回答道:「是赴施主的齋宴去了。」

好奇的趙朝奉便請求僧人帶他一起前往。僧人就運用神通,將其裝進自己的偏衫大袖中,立即騰空而起。也就是一小會兒的功夫,趙朝奉就聽見了雞犬聲和人們的喧嘩聲。原來,有一戶人家正在設道場請眾僧為已故的趙某作法事,而這戶人家正是趙朝奉家,他的兒子以為父親已經過世,所以請僧人作法事,祈冥福。

趙朝奉心生一念,想要傳信給家人,讓他們知道自己還活在人世。他的一念,僧人早已知曉,便對他說:「我們都是羅漢。因為你素來行善積福,故而帶你同來。」說罷,就將趙朝奉從袖子中取出,安置在屋頂上。隨即僧人就都不見了。

趙家人看見屋頂上有人,就登梯查看,原來是趙朝奉。全家人驚喜萬分,也深感意外。趙朝奉將自己的經歷一一告知。後來,趙朝奉根據山中寺院的規模,在休寧修建了一座大廟,取名為「建初寺」。

行善積德得神仙救助。
行善積德得神仙救助。(繪圖:Mimi Zhu/看中國)

結語

在現代無神論者看來,染上瘟疫死後卻能復生,實在匪夷所思,但上述死而復生者的經歷應該不是虛構的。他們的經歷一方面是在告訴世人,神佛、冥府、輪迴、因果報應都是真實存在的,另一方面也在傳遞信息,那就是人做了什麼天地皆知,積德行善者會得到上天的眷顧,而行惡者也會因其罪業大小得到相應的懲罰。

如果說上述染疫者因為自己的善念而能起死回生,那麼下邊這些染疫者的罪業已是無法饒恕。

明朝杭州鳳仙橋附近,一個人以炮鱉為生。他買來鱉後將其活生生投至在熱水中,其慘死之狀,見者無不惻然。等其燒熟後,就刮腸剔骨,加以調料,賣出牟利。如此數年,獲利頗豐。一日他忽然染上瘟疫,身體也慢慢變成鱉形,先是在屋內爬行,其後又想爬出家門。家人禁止,他就用牙齒咬。沒辦法,家人只得聽之任之。他爬到大街上後,盤旋宛轉,和鱉態一模一樣。來來往往的人們,都知道這是炮鱉的報應。爬了七日後,他身體發臭而死。

還有明朝一個臨川人,從山上抓了一隻猴子的幼崽,母猴追隨至家中,哀求放其幼子。這個人並不理會,反而將幼崽綁在樹上擊打而死。母猴悲鳴不已,然後撞樹而死。此人剖開母猴的肚子,發現其肝腸寸斷。然而,不到半年,這家人全家都感染上了瘟疫,並相繼死去,全家滅門。

由此可知,天地那桿秤最是公平,被瘟疫淘汰者背後都是有原因的。

參考資料:清代劉奎《松峰說疫》

責任編輯:穆瑤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