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報的流氓們很風流(圖)

2021-02-10 04:57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黨媒 中國青年報 流氓
《中國青年報》總部,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海運倉2號。(圖片來源:Tsiaojian Lee/公有領域)

【看中國2021年2月9日訊】黨媒裡面的人際關係怎麼樣,領導的工作作風怎麼樣?可能外人很少知道。1985年至2017年,我在《中國青年報》工作了33年,感悟就是這裡的流氓太多,有黑社會的影子。

第一個就是全國政協委員、團中央委員、國務院特殊津貼享受者、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青年報》黨組書記、總編輯、社長一肩挑的陳小川(現在已經退休)。他90年代初就離婚了,之後玩弄總編室夜班女編輯、年輕的姑娘劉靜。把劉靜肚子搞大了,劉靜提出和他結婚,但是他不同意,送給劉靜一個成語:「貽笑大方」。就是說,劉靜品位不行,要是和自己結婚,會讓自己當駐外大使的舅舅之類的有身份的人笑話。劉靜只好「打掉了孩子往肚子裡咽」,以免影響領導的光輝形象。但是也不能白弄自己一回,要求他幫助自己調出總編室夜班。因為那時候總編室夜班的年輕女編輯下夜班老受社會上的流氓騷擾,報社同意她們調出去,但是要自己找部門。時任副總編輯的陳小川就找體育部主任畢熙東幫忙,畢熙東不同意,陳小川又找了主管體育部的副總編輯陳泉湧,二人一起乞求畢熙東,畢熙東才同意了。所以畢熙東後來辦子報《青年體育報》賠了2000萬元,陳小川作為子報發展中心的負責人保了畢熙東,讓他毫髮無損,順利「調任體育部高級記者」。陳小川後來也把劉靜提拔為子報主編,正處級。劉靜現在50歲了,也未婚未育,一輩子就毀在了陳小川手裡。沒家室,沒孩子,閑得無聊,只能和男同事打打牌。也是我在北京朝陽區望京湖光中街2號院的鄰居。

女記者李雪紅,人很漂亮,白,身材好。即使是冬天也穿很單薄很透的裙子和上衣,露趾涼鞋。原來是重慶記者站記者。和該市團委書記很曖昧,之後和北京編輯部的男編輯羅強烈(後來的電視劇《雍正王朝》編劇)假結婚,調到北京編輯部。之後嫁給一個大款,90年代就住上了別墅。李雪紅開始在國內政治部軍事組當記者,後來升為總編輯的陳小川運作,把軍事組升格為正處級的軍事部,李雪紅就成了正處級的主任。之後又成為編委,享受副總編輯的部分待遇和權力。其實李雪紅水平很低,根本不具備副總編輯的水平(因為編製控制副總編輯的數量,我們報會把具備副總編輯水平的人提拔為「編委」,擔任只有副總編輯才能擔任的工作)。近些年李雪紅離了婚,在湖光中街2號院家屬樓買了房子單身居住。這種詭異的人生軌跡與陳小川有沒有關係?

第二個大流氓是副總編輯馬役軍,後來調到國家發改委機關報《中國改革報》任社長總編輯黨組書記。也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近60歲的他找了比自己小30來歲的年輕女大學生劉麗梅做老婆,但是要讓《中國青年報》養活著,陳小川之流就把劉麗梅安排在團的生活部當編輯記者,後來提拔為副處級的副主任。2017年之前我退休前在總編室當檢查,經常給劉麗梅看大樣。我改樣子,她很少改。有一次我看完大樣找她對樣子,她走了,上幼兒園接孩子去了。我就只能承擔版面編輯的一切工作。不過幾百元編輯費我一分錢得不到。但是如果出了差錯,我和她都要扣錢,我們檢查看一個版只掙90元,但是出了一個錯字就要扣10元錢。大標題錯了扣200元。像這種情況她給馬役軍接孩子,我就得被扣錢,憑什麼啊?所以馬役軍是流氓。

第三個是冰點特刊原負責人李大同。他當冰點負責人時提出「青年人辦青年報」,協助總編輯李學謙搞「全員解聘全員競聘」。我和一大批記者編輯(男的居多)成為待崗職工,體育部編輯王長安和技術處幹部馮興義在此過程中自殺。李大同的冰點稿費高,聲望高,水平也不低,但是他特別喜歡女記者的稿子。女記者蔡平、王偉群、董月玲等在這裡名利雙收,成為著名記者,獲得高級職稱。攝影部記者江菲在他培養下成為文字記者,發表了很多冰點特稿,成為著名記者。還成為李大同的妻子。給李大同生了一個兒子,之前李大同與前妻有一個女兒。2005年冰點刊發義和團應該被八國聯軍殺的文章,李大同被撤職。但是李大同利用自己的影響,將江菲調到國家級通訊社、僅次於新華社的中新社的《中國新聞週刊》,現在江菲是該刊物編委。

第四個流氓是攝影部主任、著名攝影家賀延光。美女劉昕1990年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來到賀延光手下當攝影記者。1993年辭職,去美國留學。賀延光去首都機場送行,沒想到陳小川、馬役軍和李大同也去了。4個40多歲的單身男人都惦記著吃這塊天鵝肉。但是劉昕均不屑一顧。來到美國後,攝影方面有斬獲,還與企業家、步步高的老總段永平結婚,成為慈善家,給母校捐款一次就高達3000萬美元。這是陳小川之流所望塵莫及的。賀延光後來和中央電視臺的一個女性結婚,也比他小十幾歲。二人生了一個男孩,目前在美國加州上大學,二人陪讀。共產黨黨員賀延光為什麼不響應習近平的號召把孩子送到偏遠山區當農民,為什麼送到美國,說一套做一套的共產黨黨員難道不是流氓嗎?

第五個流氓是體育部主任,後來的子報《青年體育報》主編畢熙東。他和我都是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夜大畢業,因為我的文章比他的有文采,專業含量高,就借「全員解聘全員競聘」之機,把我打成待崗職工。卻安排來自重慶的年輕女人羅雪(不是本名,是畢熙東給她起的名字)當廣告部的頭兒,羅雪白登廣告不給報社收費;給羅雪買車買房,把羅雪的孩子送進重點中學讀書。畢熙東還聘任自己的親侄子畢成承夫婦當發行部負責人。致使這張子報存活5年半,最高發行量不到2萬份,卻賠了2000多萬元。最後報紙停刊,他在陳小川和《中國青年報》黨組保護下全身而退。用報社的錢包養情婦、養活親侄子夫婦,難道不是流氓嗎?

「好男不娶新聞女,好女不嫁財會男」。因為女記者能通天,能勾搭領導。我們報社大量提拔女性當中層幹部,因為她們沒有能力當副總編輯。有一次一批提拔8個幹部,只有1個男性,還是地方記者站站長。該站只有他一個人。所以原經濟藍訊副主編,著名記者方向明在我們報社混不上一個副處級。就說怪話:「《中國青年報》應該叫「中國中年婦女報。」1999年全員解聘全員競聘,工農兵學員出身的常務副總編輯樊永生親自找他談話,逼他調走了。2004年,樊永生簽發《青年參考》(子報)大樣,說武漢女大學生有10%賣淫,因此遭到武漢市和國家教委的抗議,被調到一個不知名的行業報,抑鬱了,老爺們兒患了乳腺癌。不過,因為副局級以上幹部看病實報實銷,後來痊癒了。他也是我鄰居。

團中央和中紀委應該懲處這群敗類!也許團中央和中紀委覺得很正常、這些人就是他們心目中的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