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克傑為何被判死刑?江澤民心腹公報私仇(圖)


成克傑在法庭受審。
成克傑在法庭受審。(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1年2月10日訊】中共政權的主要央媒之一「中國新聞網」當年刊登的一篇標題為《檔案解密:成克傑翻供及執行注射死刑內幕》的報導文章,這樣描述道:作為1949年後伏法的中國最高官員,如何執行成克傑的死刑判決頗受外界關注。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成克傑作出一審公開宣判,以受賄罪判處成克傑死刑……。(45天後)9月14日,在秦城監獄,成克傑被驗明正身。

9點47分,成克傑被帶到行刑室門口。他還是西裝革履,頭髮梳得很妥帖。成克傑的表情似乎很平靜,他望了一眼行刑室,沒有說話,回過身來,向執行死刑的法警、醫生和監督執行死刑的人員一一握手。9點53分,成克傑被帶到行刑室,準備接受注射死刑。10點10分,成克傑死刑執行完畢,屍體即被送到火葬場火化……。

成克傑的情婦李平被判無期徒刑

「就在成克傑奔赴黃泉的前一個禮拜,他的情婦李平因有自首和立功表現,二審中被判無期徒刑。」一篇中共官媒刊登記錄中國女子監獄的長篇報導文章,如此介紹說:「2000年7月13日和1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成克傑受賄案進行了公開審理。當法官出示證據詢問成克傑時,成克傑把責任都攬到自己頭上,他大包大攬的目的是為了保住李平的性命。」「成克傑被執行死刑後,司法機關一開始對李平封鎖這個消息。可後來李平曉得了這個情況後痛不欲生,在監獄裡絕食打算隨成克傑而去,他們在鐵窗之下上演了一出生死戀。」

這位成克傑的情婦李平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是因為「有自首和立功表現」,不然的話,下場也可能和成克傑一樣。區別只是她若被判死,肯定不會是在秦城監獄裡的行刑室被執行注射死刑,因為她級別不夠。

當年在被二審裁定維持無期徒刑判決之後,得知成克傑被執行死刑,原本已經拿到港商身份的李平最後悔的事情,可能就是為自己換得無期徒刑「輕判」的「立功」和「自首」情節了。

成克傑與李平共同受賄的時段,全都是成克傑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期間。當時的成克傑因為自己的黨齡短,根本沒有想到日後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裡必須有的那個壯族代表名額會分配到自己頭上,所以給自己設計六十五歲之後的退休生活就是到香港和李平共度餘生。就連當時的中共央媒都在其關於成克傑的報導文章中承認,成克傑與李平的關係是「與眾不同」,他們二人是「在互相利用中產生了真感情」。

而李平的所謂獄中「立功」背景,有當時的中國內地網民透露,是辦案人員把「移花接木」的成克傑與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照片一張張出示給李平,令受到強烈刺激的李平情緒失控,一度相信了成克傑對自己並非「用情專一」……。

假借反腐 韓杼濱對成克傑「公報私仇」

當時中國內地網媒中透露出的更加聳人聽聞的內幕是:當時的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韓杼濱對成克傑「公報私仇」,說是「(當年的)老江準備拿下一個副國級官員,藉此來反腐。柿子撿著軟的捏,就挑成克傑了。再加上成克傑和當時的最高檢察長韓杼濱有私仇,韓杼濱是江澤民心腹,韓杼濱估計在江澤民面前說了很多成克傑的壞話,老江就拍板殺掉成克傑算了。」

這個說法實在是有點過於陰謀論了,但當時的最高檢察長確實是韓杼濱,而這個韓杼濱確實也是江澤民從上海帶到北京中央政權的主要政治親信之一,這是千真萬確的。

至於成克傑與韓杼濱之間的「過節」,是早在這位韓杼濱調任上海鐵路局局長之前的事情。

自稱自己是黨從壯族深山裡一步步培養出來的苦孩子出身的成克傑是1933年生人,本是鐵路工程師出身,進入廣西自治區政府任職之前的全部工作經歷都是在廣西柳州鐵路局。

比成克傑年長一歲的韓杼濱,自中共建政之後也是長期任職於廣西柳州鐵路局。但直到韓杼濱1983年由廣西柳州鐵路局副局長調升上海鐵路局局長的那段長達三十多年的時間裏,他與成克傑之間隔著好幾個級別。而成克傑完全是因為自己的壯族工程師的「少數民族知識份子」背景,才在韓杼濱調升上海的次年被安排入黨……。可見此二人在當年的廣西柳州鐵路局系統內「矛盾至深」的猜測,缺乏必要前提。

說起來,年齡僅相差一歲的成克傑和韓杼濱都是出自廣西柳州鐵路局,又都是同時「當選」副國級領導人的。

1998年3月,成克傑在第九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高票當選」副委員長。在同日進行的另外一項投票選舉過程中,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建議」為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的韓杼濱創下了中共自實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之後的空前丟票記錄:在兩千九百五十張選票中,只有一千九百一十九票贊成,反對票高達九百五十張,棄權票達三百四十四張,總失票率百分之三十五。這個記錄至今未被打破。

眾所周知,在正常的民主制度下,因為投票人真正有按照自己意志做出選擇的自由,所以任何一項職務的競爭者之一如果能夠得到百分之六十多的支持票,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了。但是在中共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下,首先是各個國家領導人職務的候選人都是由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委會指定;其次是每項具體職務的候選人都是不准投票人有選擇自由的「等額選舉」;再次是相當一批「人民代表」都是共產黨政權的絕對「馴服工具」,部分「人民代表」雖然具有發揮個人政治判斷能力的基本素質,但卻都要受到相當的政治壓力--雖然是無記名投票。

而就在這數重「政治保險」的前提下,韓杼濱居然還丟失了百分之三十五的選票,足以說明所有參加投票的人大代表中,凡是願意並敢於表示不同意見的那批人,可能全都不同意由這個「毫無法律工作經驗」、文化程度僅是個「涵授大專」的江澤民政治親信,由鐵道部長升任非常重要的最高檢察長職務。

當時的一位人大代表在3月17日的「選舉」完成之後,即毫無顧忌地向他所在代表團的其他代表發牢騷說:把一個按國家規定應該退休的鐵道部長提升成國家的最高檢察長,簡直是在同共和國的法制建設開玩笑。我們的宣傳中口口聲聲加強法制隊伍建設,口口聲聲要幹部知識化和專業化。鐵道部長的「專業」和最高檢察長的專業怎麼可能是一回事?真不知道上面是怎麼想的。

更有在同一屆政協會議開完後,被允許列席人大會議的一位政協委員聯想到「文革」時期,姚文元力主提拔起來的《人民日報》社長兼總編輯魯瑛。當時,因為「造反派」出身的魯瑛最大特點就是時常要念出幾個白字,故被蔑稱為「白字總編」。如今,與姚文元同樣也是從上海起家的江澤民,居然提拔了一個「法盲檢察長」。

日後有自稱「熟知內幕」的人士透露,成克傑的所謂「高票當選」確是事實,但包括他本人在內的所有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的歷屆副職領導人中的少數民族代表全都是「高票當選」,無一例外。而韓杼濱之所以失票數創記錄,不但因為他是「法盲」,而且即使是在他浸淫數十年的鐵道系統裡,也是一個一生中從未有過半天校園生活經歷的「科盲」,甚或是半文盲。

成克傑則不一樣,早年不但有五年制的北方交通大學鐵道商務系運動工程專業的完全學歷,而且還曾經是北京俄文專修學校留學生部留學預備生,在中共政壇內為官之前已經有了鐵路分局的總工程師頭銜。正因為有如此對比之反差,所以在成克傑和韓杼濱從1998年3月雙雙成為副國級領導人之後,成克傑曾經在私下場合流露出過對韓杼濱的不屑,不屑韓杼濱「有資歷沒學歷」的同時,還恥笑他是「全國人大會議上的跑票大王」…….。

成克傑是否真是被韓杼濱「公報私仇」另論,但相比於日後被「刀下留人」的紅二代陳同海,成克傑不但自己死得冤,相比於被「居留審查」三年多時間就重獲自由去香港定居的陳同海情婦李薇,至今還在北京女子監獄裡服刑的成克傑的情婦李平就更冤了。

責任編輯:楊天龍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