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麗夢申请加入WHO病毒溯源调查被拒 (圖)

2021-10-22 07:05 作者: 雲松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0/10-8/p2791291a439324510-ss.jpg
閆麗夢博士(圖片來源: 免費圖片 The Epoch Times)

世界衛生組織(WHO)10月13日提名了「新型病原體起源科學諮詢小組」(SAGO)名單,共有26名專家組成。閆麗夢博士也向WHO遞交了加入世衛組織病毒溯源調查小組的申請,但她的申請被WHO拒絕。

閆麗夢博士致WHO的的申請書原文是英文,中文翻譯版如下:

親愛的遴選委員會:

我寫信是為了申請SAGO的職位。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病毒學家和揭露SARS-CoV-2實驗室起源真相的人,我非常有資格擔任這個角色,如果被選中,將大大有助於SAGO的使命。

我是一名獨立的病毒學家,具有在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世衛組織H5參考實驗室五年多工作的經驗。我的研究專注於SARS-CoV-2的病毒學以及流感疫苗的開發。我的工作已發表在頂級科學期刊上,包括《自然》和《柳葉刀傳染病》。

由於我的工作背景和病毒研究高度相關性,這至關重要,使得我成為一名揭露真相者。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1月16日,應世衛組織H5參考實驗室的要求,我對武漢的疫情進行了秘密調查。我利用了我在中國的研究機構和醫院系統以及中國疾控中心內部的個人關係,獲取到第一手的信息,這不僅讓我瞭解到COVID-19的嚴重程度和傳播潛力,也瞭解到病原體是非自然來源的。我還認識到中國政府正在隱瞞信息,這正在使局勢進一步惡化。隨後,我決定揭露這些信息,希望通過揭露真相,產生來自國際社會的壓力,這可能會迫使中國政府承擔責任、阻止全球健康危機的發生。2020年1月19日我通過YouTube的路德社頻道(LUDE Media),匿名分享了我發現的信息,包括我自己對該病毒的分析。我分享的信息如下(當時以中文發布):

1)該病毒是中國軍方實驗室使用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1作為模板製造的。

2)中國政府正在積極掩蓋有關該病毒的真相。

3)該病毒可以人與人之間傳播。

4)該病毒沒有野生動物中間宿主,華南海鮮市場也不是病毒起源地。

5)如果不立即控制,病毒可能會導致大流行,從而導致各種突變體將不可避免地迅速出現。

所有五個信息後來都被證明是準確無誤的,這有力地證明了我在揭露病毒真相方面的可信度和能力,以及我對SARS-CoV-2生物學上的出色高超理解。

我於2020年4月逃往美國,很快就開始提醒非中文世界的人們關於SARS-CoV-2的真正起源。此外,自2020年9月14日起,我和聯合作者發表了三份報告,這些報告科學地證明了SARS-CoV-2的實驗室起源。這些報告經過很嚴格的審查,並被證明是無懈可擊的。

綜上所述,我作為專家的見解和觀點是強有力的和經過驗證的,應該能夠對世衛組織對SARS-CoV-2起源的調查做出顯著貢獻。因此,我希望你積極考慮我的申請。謝謝。

而世衛組織給閆麗夢博士的回信卻是冷冰冰的:

親愛的女士/先生:

感謝您提交申請,以表達有興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病原體起源調查小組(SAGO)。

世衛組織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大量申請,我們謹慎地對收到的呈件進行審查,我們很遺憾通知您,您未被選中擔任SAGO的成員。

對於您有興趣加入世衛組織的工作,我們表示誠摯的感謝。

關於WHO的答覆,推友居危思安(鐵木真)評論道:「在信中,閆博士全面闡述自己在新冠病毒方面的調查和研究工作,回顧了119通過路德社分享傳遞了五點關於病毒的準確重要信息,以及後來發表的三份科學報告充分證明病毒的實驗室起源。WTO的拒絕信表明他們在調查病毒起源問題上缺乏可信度,即便實際上出於安全考慮,閆博士不可能再回中國進行調查工作。」「閆博士能不能回國參與調查是一回事,WHO接不接受閆博士的申請又是另一回事。」「像閆博士這種資歷的人,WHO都沒放入名單中,可見這份名單有多少水份!調查團還未出師就被打臉!WHO毫無可信度!」

COVID-19冠狀病毒(又稱ccp virus)2020年爆發於中國武漢地區,後蔓延全球,不到兩年時間,現全球感染者已超過2.42億人,病毒致死人數超過470萬人。COVID-19冠狀病毒爆發後,世衛組織的反應比較遲緩。2020年1月19日,閆麗夢已經在路德社曝光了武漢疫情以及病毒真相,1月20日,北京政府才首次對外公開疫情,23日宣布武漢封城,who仍無任何反應。1月28日,譚德塞還率領世衛組織高級代表團訪問了北京,並與習近平會見,高度肯定了北京的防疫政策。譚德塞說:「習近平主席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領導力」;「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我們對此表示高度讚賞。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鑒。我相信,中國採取的措施將有效控制並最終戰勝疫情」;「世界衛生組織堅持以科學和事實為依據作出判斷,反對過度反應和不實之辭。世界衛生組織高度讚賞中國在全球衛生事業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和作出的重要貢獻,願同中方繼續開展戰略合作」。一直到2020年1月30日,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才宣布武漢疫情構成了「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但他有根據《國際衛生條例》的法規對各國政府提出任何關於人員、行李、貨物、集裝箱、交通工具等方面的建議,對防疫沒有任何建議措施,也不建議旅行禁令。2月2日,當美國宣布對中國的旅行禁令後,譚德塞還公開批評川普總統頒布旅行禁令是過激的不恰當的反應,反而重複中共的論調「病毒可防可控」,要求其他國家不要效仿。

2020年2月18日,由世衛組織顧問彼得-達薩克牽頭,有27名專家簽名在世界頂級醫學雜誌《柳葉刀》發表公開信,"強烈譴責圍繞影響世界各個角落的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起源的陰謀論";這份聲明還說:「來自世界各國的科研工作者已經對引發該疾病的病原SARS-CoV-2的全基因組進行了分析並公開發表了結果,這些結果壓倒性地證明了該冠狀病毒和其它很多新發病原一樣來源於野生動物」;聲明還聲稱:「我們支持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呼籲:促進科學的論證和團結,而非誤傳和猜想。」從這份聲明的發起人與聲明內容來看,與譚德塞在北京的講話「反對不實之辭」是相呼應的,也就是說這份聲明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WHO的態度。這份聲明在全球被媒體廣泛報導,中共大外宣更是大肆宣揚,影響很大。聲明中說的很清楚,發表聲明是針對網路中「關於該疾病起源的謠言和錯誤信息的威脅」,也就是主要針對路德社的爆料。因為當時閆麗夢還沒有來到海外,她是通過路德社匿名爆料,當時也只有路德社在說病毒來源於武毒所,病毒是實驗室製造,路德社無疑就是「謠言」的源頭。從譚德塞的講話以及這份聲明來看,WHO無疑已經知道了閆麗夢通過路德社的爆料,也就是所謂的網路的謠言,他們當然清楚如果病毒來源於實驗室是什麼性質的問題,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但它的反應不是重視爆料提供的線索,對爆料信息進行客觀的評價和深入的調查分析,而是在第一時間就高調打壓,試圖用所謂權威的專家、權威的刊物、權威的媒體把所謂的謠言壓制下去。儘管他們的聲明比網路上那一點微弱的聲音不知大多少倍,但真相就是真相,是任何人掩蓋不了的,在關係到全人類的生死存亡的問題上,任何掩蓋真相的行為都是對全人類的犯罪!

2020年4月,閆麗夢逃亡來到美國。7月份,開始公開亮相,並接受眾多媒體採訪,在媒體上直接曝光病毒真相,影響巨大。2020年9月14日,閆麗夢團隊在學術資源庫網站zenodo發表了第一份報告(https://zenodo.org/record/4028830#.YXGj5XlOmCQ),證明了COVID-19冠狀病毒為實驗室製造,是中共軍方實驗室使用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1作為模板通過病毒增強實驗合成的人造病毒,徹底否定了中共所說病毒來源於自然界,什麼「華南海鮮市場」是病毒的源頭的說法;2020年10月8日,閆麗夢團隊又在zenodo發表了第二份報告(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XGkonlOmCT),進一步證明了COVID-19冠狀病毒是中共軍方開發的非常規的超限生物武器,進一步揭露了中共政府與相關人士的大規模造假掩蓋。閆報告在國際上引起了巨大的反響,許多媒體採訪報導,論文下載量超過了100萬次,這對於專業性很強的學術論文非常罕見。儘管閆博士公開聲明,歡迎任何人對報告提出質疑,願意與任何人就報告內容與觀點在學術上進行的公開的辯論。但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人,包括在柳葉刀上發表聲明的27位專家,敢於站出來公開應戰。中共在海內外豢養的那麼多專家學者,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寫出雄辯有力的論文證明閆麗夢的報告是錯誤的。對報告的指責都是一些沒有同行評議,缺乏直接證據,或者攻擊閆報告是政治化病毒,都是非常的蒼白無力。隨著病毒的肆虐和閆報告的發酵,國際上要求進行病毒溯源調查以及病毒追責的聲音越來越大,WHO也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在這樣的情況下,WHO不得不宣布對COVID-19冠狀病毒進行溯源調查。

2021年初,WHO組建了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專家組,外方專家組有10人組成,帶頭的外方專家組組長就是WHO病原體顧問彼得-達薩克。中共一開始就對WHO溯源調查百般阻擾,以疫情防控為名,不給調查人員簽證。後經WHO多番交涉,拖延數月後中共才答應簽證放行。據多家媒體報導,世衛組織證實,專家團名單必須先提交給中方審查批准。WHO調查團隊於2021年1月15日抵達武漢,按照中共防疫規定必須經過14天的隔離觀察才可開展工作。結束隔離後,2021年2月初才開始調查,到2月9日調查團就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告調查結束。

2021年3月,WHO發布了由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團的聯合報告,該報告由34名中國科學家和國際專家組團隊共同起草,該報告完全否定了實驗室泄漏理論,稱其「極不可能」。專家的結論主要基於與武漢科學家的談話。這份報告顯然缺乏公信力,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就連與中共關係非常密切,被中共扶植上臺的外界戲稱為譚書記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知道這個報告過不了關。譚德塞出人意料的公開質疑:稱該結論需要進一步調查研究,並且他準備為此部署更多專家。他在向成員國通報情況的報告中說:「我認為這一評估還不夠全面。將需要更多的數據和研究來得出更有力的結論。」他還要求中方開放數據,提供「更及時、更全面的數據共享」。

調查報告也受到公眾輿論的嚴厲批評,美國之音、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法廣、德國之聲、英國《衛報》、澳大利亞《澳大利亞人》報、包括大紀元新唐人等眾多媒體等發表報導評論對報告質疑,媒體紛紛認為這個報告明顯在為中共宣傳背書。媒體揭露說調查團只是走馬觀花,沒有深入調查,調查的地點,接觸到的人士都是中共方面安排的,調查團只是在配合中共走形式;調查團在中國看到聽到的,都是中共安排的抗疫成果宣傳,中共在借WHO調查宣傳抗疫成果;短短几天的調查時間,大部分時間都在參觀座談聽匯報,而在最重要的武毒所的調查只有半天時間,沒有進入實驗室核心區域實地調查,也沒有看到實驗室病毒實驗的原始數據和其他原始資料;媒體還揭露,WHO專家入境後,中共方面對專家組的活動實施全程控制,甚至強迫專家組按照中方的意見撰寫調查報告。閆麗夢也於2021年3月31日發表了第三份報告《從兩份不請自來的同行評議的錯誤進一步證實了中共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和閆報告的可信性》(https://zenodo.org/record/4650821#.YXGlxXlOmCQ),揭露了中共對WHO以及國際醫學病毒科學家的廣泛滲透,進一步指控SARS-CoV-2病毒是中國共產黨政權與包括軍方在內的實驗室群所改造的更具致病性、傳染力、殺傷力的超限生物武器。這份閆報告也是對WHO的調查報告的有力回擊。

還有很多科學家也對WHO的報告提出質疑。澳大利亞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柯比研究所(Kirby Institute of 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生物安全計畫的負責人雷娜.麥金泰爾(Raina MacIntyre)表示,該報告似乎在「沒有充分的證據」的情況下否定了實驗室泄漏的觀點。她說:「實驗室事故肯定是一個可能性。」2021年3月4日,《華爾街日報》還刊登了來自澳大利亞、法國、美國、紐西蘭等國26名科學家的聯名公開信,呼籲展開新的國際調查。公開信指出,二月份前往武漢的世衛專家團中,除了來自其它國家的專家外,另有一半為中國公民,調查獨立性受到限制,且專家團的資訊均仰賴中國政府共享,任何報告都可能涉及政治妥協。公開信還不點名的批判了調查組負責人彼得-達薩克,認為他與武毒所有利益關係,不具備調查的公正性。2021年4月8日,又有24位來自世界各國的科學家和研究人員發表致WHO的聯名公開信,指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國的聯合病毒溯源報告受到政治干擾,需要更嚴謹的調查,而中國是否參與無關緊要。來自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24位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在這份公開信中說道,世衛和中國對新冠病毒的聯合研究,並未提供關於新冠疫情的可信答案,調查報告結論是根據尚未發表的中國研究得出,而關鍵記錄和生物樣本「仍然無法獲得」。美國一保守派組織公布長達301頁的電子郵件,披露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聯手隱瞞疫情。英國《每日電訊報》發表了重磅調查報告,公布了在《柳葉刀》發表聲明的27名專家,有26名專家與武漢病毒所有某種聯繫,其中有多名參加了WHO病毒溯源調查。在2021年2月8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達薩克自己透露,他是在被中國的"合作者"要求"表示支持"之後才寫的這封信。這些事實證明,所謂的世界知名專家的公開信是中共操縱的產物。媒體還揭露,世衛組織調查團專家達薩克,被證實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利益關係。他與該所合作15年,發表20多篇論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曾給達薩克領導的「生態健康聯盟」提供370萬美元。達薩克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幾十萬美元。醜聞曝光后,達薩克聲名狼藉,被《柳葉刀》從編委會除名。

更重要的是,西方主要國家對這個報告都不認可。2021年5月26日,美國拜登宣布重啟新冠病毒的溯源調查,要求美國情報部門在90天之內向他報告調查結果。6月12日至6月13日,西方七國首腦在英國康沃爾召開了七國集團峰會,會上七國首腦一致要求對病毒溯源開展第二階段調查。公報第15條寫道:「加強透明度和問責制,包括重申我們對全面實施和改進遵守《2005年國際衛生條例》的承諾。這包括調查、報告和應對來源不明的疫情。我們還呼籲開展及時、透明、由專家主導、以科學為基礎的世衛組織召集的新冠病毒起源第二階段研究,包括按照專家報告的建議,在中國開展研究。」

雖然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世衛組織重啟了COVID-19冠狀病毒溯源調查,但從公布的「新型病原體起源科學諮詢小組」26人名單來看,對這個調查組能否開展獨立有效的調查,能否得出客觀公正的調查結果,都持有不信任和懷疑的態度。雖然彼得-達薩克被排除出了調查組,但是第一次WHO調查組10位專家中,依然有7位繼續留用,其中有6位去過武漢。他們是庫普曼斯(荷蘭)、約翰.沃森(英格蘭)、羅茲馬里.桑格(肯尼亞)、弗拉基米爾.傑德科夫(俄羅斯)、捷阿.費舍爾(丹麥)、阮洪(越南)、埃爾穆巴舍爾(卡達)。第一次調查,已經證明了他們不稱職不合格,沒有嚴謹的科學態度以及敢於尋求真相的勇氣,為什麼還要留用他們?留用他們何以服眾?調查組中還有中國的楊運桂,這個人也在上一次世衛組織-中國聯合專家組任職,他的工作就是「系統梳理武漢早期病例基因組序列;系統收集整理全球早於武漢的疑似病例早期陽性樣本序列,主要是國外」。說白了就是中共Covid掩蓋的首席官員。還有泰國人蘇帕蓬.瓦查拉普雷薩迪,這個人是在東南亞為中共溯源尋找蝙蝠和穿山甲病毒的人,合作者有中共軍方的塗長春,以及與WIV千絲萬縷的王林發,他進入SAGO當然有「利益衝突」!還有來自黎巴嫩、柬埔寨、古巴、肯尼亞等國家一些名不見經傳的人物,這些國家與中共的關係都非常密切,他們又是如何被遴選的?他們難道比閆麗夢更有資格加入調查組?閆麗夢的申請被WHO無情拒絕,使我們有理由對WHO病毒溯源調查的誠意表示懷疑,有理由對調查組能否有效開展調查表示擔憂,對WHO溯源調查的前景很不樂觀。是調查還是繼續掩蓋,請大家拭目以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国投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