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豬令」是香港步入極權的必然反應?(圖)


圖為香港市區出現的野豬。(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圖為香港市區出現的野豬。(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1月25日訊】港府的「殺豬令」一出,令失去市區野豬慘遭滅頂之災。事件引發市民和動物保護人士的抗議,批評港府所謂的人道毀滅並不人道。。截至11月15日,動保人士發起要求漁護署收回市區野豬格殺令的聯署數已達六萬。還有獸醫業界發起聯署要求政府收回殺豬令。學者孔誥烽撰文指,港府「止暴制亂」之後,街頭抗爭絕跡;市民又順從地遵守「安心出行」防疫政策,惟鎮壓的機器要顯示威權、威嚴與效能,一時苦無出處,手癢難止,於是發動了「殺豬令」。

獸醫業界聯署表示:「野豬是香港土生土長的原居民,與香港人一同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在以往,野豬和香港人的關係和諧,發生野豬傷人的案例極少。過去十年間只錄得36宗野豬傷人個案,實在是少之又少…如今漁護署視野豬出現在市區為死罪,見一殺一,實在是極不可取的作法。」

獸醫業界建議政府「撤回是次定期捕捉及人道毀滅野豬的措施,以及排除重啓野豬狩獵隊的計劃。取而代之,應實行人道的措施以達至控制野豬種群數目之效,例如大規模地進行絕育手術、施打絕育針,配合長期的成效監管等。」

孔誥烽表示,政府濫殺動物,最後遇到公民和專業、科學人士反對,演變成政治事件,是香港走向極權的一個表徵。極權都有嗜血本性,但在其羽翼未豐,還未有能力大規模屠殺人民之前,往往要靠屠殺動物來滿足其殺戮慾望。

他續指,這種殺戮本性早在中共竊國初期已經有所表現。中共在進行激進農業集體化之始,便曾發起包括殺光全中國麻雀的「除四害」運動。1955年,毛澤東首次批示,要在七年内基本上消滅老鼠、麻雀、蒼蠅和蚊子。

孔認為,消滅老鼠、蒼蠅和蚊子,沒有多少人反對,但麻雀竟然也難以倖免?原因是有官員認為麻雀吃穀物等農作物,令農業減產,所以為了推高農業產量,故要殺光麻雀。1957年中共中央召開八屆三中全會,毛澤東清楚指示中國要成為「四無國:一無老鼠,二無麻雀,三無蒼蠅,四無蚊子。」

殺盡麻雀的批示一出,引發當時還可以獨立思考的科學家的反對。他們引用外國經驗,指出麻雀食糧,農作物只屬少數,而麻雀會吃田裡的害蟲,萬一麻雀被殺光,害蟲少了一個厲害天敵,反而對農業有害,還會做成生態大災難。科學家的質疑,受到黨中央攻擊,當時的教育部副部長周建人,在《北京日報》發表《雀是害鳥無須懷疑》一文,認定「麻雀是害鳥,害鳥應當撲滅,不必猶豫」,一錘定音。

1958年,大躍進如火如荼上演的同時,屠殺麻雀運動也在進行中,全國城鄉各地黨組織發動群眾四出用火攻、槍擊、石頭等方法見雀即殺,亦燒毀雀鳥棲身的樹木,搗毀鳥巢。中共還動員文藝、媒體洗腦機器,大肆歌頌這場「人類征服自然的歷史性偉大鬥爭」。

最後,麻雀大屠殺一如科學家警告,帶來了生態大災難,加劇了大躍進導致的農業失收,中共靜靜地結束了屠殺麻雀的運動。曾反對殺雀的科學家,在文革時則被扣上反對毛主席的帽子,個個被清算、加害,甚至鞭屍。

孔誥烽表示,現在的特區政府,雖然不及當年中共和毛澤東的動員力和號召力,但其殺豬運動,的確是中共殺雀運動一個翻版,透露了當政者的極權衝動。鑑於此,市民和野豬都應該加強警覺,小心走避。

責任編輯:李松兒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