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匹諾曹(圖)

2021-12-01 09:24 作者: 宋國誠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謊言
中共的謊言(圖片來源: 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12月1日訊】匹諾曹(Pinocchio)是一部義大利兒童小說「木偶奇遇記」的主角,由於夢想從木偶變成人類,所以老愛說謊,每說一次謊,鼻子就會變長,以致變成了一個長鼻子小孩,最後遭到他的敵人(狐狸和貓)綁在一棵樹上,處決了!

就是不賺你的人民幣

彭帥事件發生之後,中共擔心國際抵制北京冬奧的雪球越滾越大,急急忙忙忙「交辦」官媒《環球時報》裡一個被媒體稱為「胡叼盤」的人,發布彭帥與友人聚餐、出席Fila Kids青少年網球賽活動等等視頻,以證明彭帥「一切安好」;然而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法,在受到國際社會「不予採信」之後,中共再緊急聯繫國際奧委員會(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出面拍攝一張巴赫與彭帥視訊的照片,並宣稱彭帥表明希望在家休息、不想受到打攪;然而,即使這個保駕護航的巴赫以主席之尊親自出馬、鄭重澄清,國際社會依然表示疑點重重、無法釋疑;最近一位自稱彭帥友人的男子丁力,在Twitter貼出據稱是彭帥本人發給「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西蒙(Steve Simon)的電郵截圖,除了代替彭帥再度表示一切安好之外,並指責賽門刻意忽視彭帥電郵中「不存在性侵」的關鍵說法。這位叫「丁力」的男子發文的目的,很顯然是代替彭帥表示彭帥並沒有遭受張高麗的性侵。

儘管這場「彭帥在哪裡?」事件有如「羅生門」一般的詭異神秘,但可以確定的是:彭帥至今沒有自己當面出來說話!所有的出面都是「代為出面」,所有的說話都是「代為說話」。中共不如此欲蓋彌彰則已,越是如此越描越黑,反而遭致國際社會要求中共拿出「可驗證證據」(verifiable evidence),證明彭帥的安危與下落,並要求對彭帥指控遭受中國高官性侵一事,進行「公正和透明的調查」(fair and transparent investigation)。中共如今才知,國際社會並不是中共旗下豢養的粉紅兵團,而是如WTA主席西蒙這種道德悍將:就是不賺你的人民幣!

習近平宣稱要建立一個與中國的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宣稱要在國際話語競爭中建構「中國話語體系」之際,為何中共至今釋放出來所有的「彭帥話語」-一種「代位發言」的模式,在國際社會卻無人採信,甚至被視為為騙局和笑柄?換言之,中國話語的真實性與可信度,為何受到國際社會的質疑、挑戰和否定?理由很簡單,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就是一個「國際匹諾曹」,一個中國古老傳說中「放羊的孩子」。

中國「國際話語權」的失敗

話語的真實性(authenticity)和可信度(credibility),也就是傳播過程的新聞報導與評論敘事所具有的公信力,必須具備兩個基本條件,一是「當事人原則」(principle of in-person),也就是所有關於個人有利或不利的消息,在真假莫辨之時,只有依賴當事人親自說明或回應,才確認其最終的真實性。如果無法滿足「當事人原則」,就必須再具備「可核實原則」(principle of verification),也就是通過獨立的、自由的資訊來源(free and independent sources)-不受審查(uncensored)和事後追究(responsibility-tracing)的消息或聲明-進行可追溯性的查證,或通過授權第三方、法定經紀人、律師等等進行核實與確認。

然而,中國的所有「彭帥話語」,無一滿足上述要件。其不受國際社會的採信,不僅證明中國爭奪「國際話語權」的戰役遭到嚴重挫敗,也說明中共在國際社會毫無可信度可言。甚至縱使有一天彭帥真的出現了,國際社會也會認定這是出自中共的脅迫。換言之,即使彭帥出面說話了,也會被認為是被迫出場和非自主發聲。

實際上,真實性的存在除了事實的存在之外,還必須「被相信」,在此情況下,無論真假,無論真情還是假意,中共未來已經無法在客觀上提出彭帥事件的真相。

彭帥事件:中國的「後真相政治」

我不禁想問,如果中共對泄漏疫情真相的恐懼勝於新冠病毒的致命性傳播,堅持黨的威信勝於千萬人的性命,中共會允許在絕對自由的狀態下,讓彭帥對全世界發聲嗎?或者說,在中國生活了35年並對中共體制有著親身體驗的彭帥,即使在不受審查和監視情況下,敢在中國國內向世界說明自己真實的遭遇嗎?對於前者,辱華與毀黨,何其大逆不道,豈能讓彭帥這個「打球的小女子」如此「妄議中央」!有損曾是習大大身邊寵將、高居政治常委的副總理同志!對於後者,想必彭帥打死也不敢說出真相,因為這將使自己鋃鐺入獄或終身軟禁,乃至家人從此人間永隔,最後讓自己走向「社會性死亡」。

彭帥事件的結果是,不是沒有真相,而是真相只能石沉大海。在全面封鎖消息之下,中共在國內的統治威信也絲毫無損。換言之,大話多於真相,雄辯勝於事實,這是當今中國在宣傳與外交上的特性,也就是所謂「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狀況,一種製造真相、弄假成真的政治習性,一個以網路審查、言論封鎖、電子監控、思想改造和良心監獄所組成的「圍牆體制」。

中國陷入「塔西陀陷阱」

連習近平本人都警惕中共黨人要避免陷入「塔西陀陷阱」(Tacitus Trap),一個來自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的警語,意指當統治者公信力喪失之後,他的言論與行為,無論真假好壞,都不再被人們所信任。2014年3月,習近平在河南省蘭考縣視察時說道:「當公權力失去公信力時,無論發表什麼言論,無論做什麼,社會都會給以負面評價」。換言之,一旦陷入「塔西陀陷阱」,就難以翻身,一如那「放羊的孩子」,有一天真的「狼來了」,人們也不會相信。然而,習近平的警惕,不就是今日中共在國際社會的處境?令人不解的是,習近平既然如此言者諄諄,何以他的黨內下屬卻聽者藐藐?然而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何以那個總是在午夜狂吠,總是激怒國際社會、被人稱為「胡叼盤」的《環球時報》總編輯,卻依然執掌中國對外宣傳牛耳,並在仕途上屹立不搖、穩坐泰山?

中國話語──匹諾曹的鼻子

人們曾經深信中國,最早是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Edgar Snow),在經歷一場延安朝聖之後寫下了《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China),對中共根據地「純潔的無產階級革命」給予高歌頌揚,以及美國作家賽珍珠(Pearl S.Buck)的小說《大地》(the Good Earth)對中國農村的深情描述,贏得了西方社會對中國的同情;從費正清(John Fairbank)對中國歷史與革命的崇高評價,再到傅高義(Ezra Vogel)對鄧小平這一「改革總舵主」的歌功頌德,乃至到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提出「中美戰略夥伴關係」,認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將通過市場經濟的引入帶來民主體制的轉型。但時至今日,這一切的「中國崇拜症候群」已經走出了歷史。今日,除了一些獨裁流氓國家,一些向中國討錢度日或向中國貸款蓋鐵路、建港口的貧小國家之外,誰還會相信中國?誰還會相信中國不會在南海稱霸?誰會相信中國在不斷增產核子彈頭之後,不會對世界進行核恐怖威嚇?

也許中共真的自信,只要中央號令一出,14億人呼天響應,於是就把這種自上而下、單向灌輸的宣傳模式,照搬到國際社會,拿洗腦國內人民的套數來洗腦國際社會。中共也許認為,關於「彭帥在哪裡」?所有的「證據」-電郵、視屏、照片、人證(友人)都已齊全,為何國際社會還是不相信?殊不知,國際社會早已先入為主,認定中共的所有話語就像是「匹諾曹的鼻子」-說謊成性。這種源自政權本質的習性若不改變,又如何在國際社會爭取所謂「中國話語權」?如何建立與自身地位相適應的「中國話語體系」?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上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