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法庭審判後 受害者揭發集中營真相(圖)

2021-12-14 09:32 作者: 顧展瓏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新疆
維吾爾人抗議親人在新疆失蹤或被關押(圖片來源:ABDUAZIZ MADYAROV)

【看中國2021年12月14日訊】臺灣東突厥協會週六(12月11日)於臺北舉辦「揭發真相:維吾爾法庭審判」論壇,邀請到來自美國、日本、歐洲等地的維吾爾人透過視訊,說出他們被關押在新疆集中營的真相。四位受害者現身說法,說出他們的親身經歷,包括有人遭到酷刑,有人被強制絕育,有人甚至在重獲自由後還飽受創傷後的精神折磨。回顧當時慘狀,好幾位難掩悲痛,痛哭失聲。

「揭發真相:維吾爾法庭審判」論壇於臺北召開前夕,總部位於英國倫敦的獨立審判機構「維吾爾法庭」已正式裁定中國對維吾爾人犯下的是「種族滅絕罪」。此一民間法庭在審閱超過500位證人的證詞以及40名專家作證後,所作出的判決儘管不具法律效力,卻被普遍視為是公平獨立之良心的審判。

人在英國倫敦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透過視訊,出席臺北的論壇。他說自2016年開始,中國政府在東突厥斯坦,也就是新疆大規模建集中營、監獄,來關押維吾爾、哈薩克、柯爾克孜、烏茲別克等各突厥民族,估計總數達300萬人左右。

多里坤·艾沙呼籲臺灣人要認清中共殘酷邪惡的統治本質。他說,臺灣處於捍衛民主的最前線,世維會呼籲全球盟友支持臺灣決定自己前途的權利,支持臺灣人民捍衛主權。

吾爾開希:中共是世界的恥辱

人在美國華盛頓的臺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秘書長吾爾開希跨海透過視訊連線出席論壇。他說,21世紀的此時,竟然還有上百萬人被關在集中營裡,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極權國家,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這不僅是中國政府之恥,同時也是全世界公民之恥。

吾爾開希說:「我也不客氣地講,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在過去三四十年所採取的對中國的‘綏靖政策’,我們中國的成語叫做‘姑息養姦、養虎為患’,使得我們今天全世界共同面對中國對現代文明威脅的幫凶。今天的世界要覺醒,維吾爾的犧牲、香港人的堅持,是讓這個世界覺醒的付出。」

吾爾開希說,希望美國等西方國家不要站錯歷史的一邊,應自我反省過去對中國的「綏靖政策」所帶來不幸的結果,並承擔道義責任。吾爾開希說,基於貪婪,中共不可能停止對世界的脅迫,而且只要中國不斷壯大,它所簽訂的所有協議都可能不會切實履行,他希望臺灣人看清楚,不可與共產黨與虎謀皮。

吾爾開希說:「坦克是可怕的,暴政是可怕的,但暴政最怕的是,我們不怕。專制者,最希望的是我們失去希望。」

幼子夭折警察:因為你是維吾爾人

現年32歲的米日古麗·圖爾蓀(Mihrigul Tursun)曾被關押在新疆集中營前後長達11個月。現流亡美國的她跨海視訊,說出被迫害的真相。她說,她原本赴埃及留學定居,但在2015年的一趟返鄉探親期間,她三度無緣無故被關押入新疆的再教育營。當時,她所搭乘的飛機一抵達烏魯木齊機場,就無端被抓捕和拘禁,中共連她襁褓中的三個孩子也一併帶走,其中最健康的男嬰竟在當局監管下無故夭折。

米日古麗說:「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他們(中共)到底對我三個孩子做了甚麼手術,他們也沒有給我解釋。三年之內,我總共進去教育中心三次,我待在集中營11個月以上,但是三個月之內,有九個女人死在我的面前。三年之內,(我)失去了我一個孩子。」

米日古麗說,她被關押在集中營裡的房間擠滿了50個人,因為空間太小,大家只能每兩小時換班輪流橫躺,每天都有人被強迫服用或注射來歷不明的藥物,而許多人被點名帶離房間後,從此渺無音訊。米日古麗說,她受過的酷刑折磨,包括頭髮被剃光、遭棍棒痛打、被施以電擊後,耳朵不斷流血,並從此聽力受損,那些恐怖的經驗歷歷在目,讓她直到現在仍飽受創傷後的精神折磨,需要藥物控制。

講到激動處,米日古麗忍不住淚流滿面。她說:「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我的罪名是什麼,為什麼抓捕我,最後我離開之前,警察告訴我,‘因為你是維吾爾人,這也就是你唯一的罪行’。」

米日古麗三年前被輾轉救援到美國,但她說,現在的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倖存的兩個孩子中,兒子無法控制排泄、女兒眼睛失明,美國的醫院也束手無策。她說她除了希望喚醒世界,同時也為臺灣人擔憂,不希望臺灣人有朝一日,重複她的遭遇。

公開集中營真相父親無故暴斃

今年39歲的早木熱達吾提(Zumret Dawut)在烏魯木齊出生和長大。她於2005年與巴基斯坦籍的丈夫結婚,婚後育有三個孩子,一家五口住在烏魯木齊。直到2018年3月,一通電話改變了一切。那天她突然被要求到派出所報到,人一到派出所,手機馬上被沒收,手腳更被綁在金屬椅子上,警方一再逼問她,有關她的丈夫、婚姻和財產等等所有細節,還沒回過神來的她隔天就被送進再教育營,一待就是62天。

也是透過視訊參與臺北論壇的早木熱達吾提說,再教育營裡環境惡劣,受到的都是不人道的對待。透過翻譯人員的協助,她說:「一開門就有股臭味,為什麼不讓她們洗澡?我就是62天都待到那邊,我一次都沒有洗過澡。整個房子裡面都是有監控,每天早上起來,給我們一個藥,把手塞進去(嘴巴)裡面檢查,吃了沒有藥?把我們的手拉出去,幫我們抽血,10天一次抽血。」

早木熱達吾提說,從17歲到70歲的女性,都無可倖免地要被檢查陰道,也不停地被餵藥,而且每10天就要抽血一次,這讓她一度懷疑,被監禁的人可能成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對象。在她被關押的期間,她的丈夫天天到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抗議施壓,才終於在62天後把她救出來,但她被警告,出去後,從此不能再信奉伊斯蘭教,也不能把營裡發生的事說出去,更被政府帶去做絕育手術。萬分痛苦的她後來與家人輾轉移居美國,身心才得到安頓,也才讓她有勇氣開始透過媒體發聲,講述她在再教育營中的親身經歷和親眼所見到的事實。不過,說出真相後,她在新疆的家人卻遭殃,紛紛對她施壓,要她噤聲。

早木熱達吾提說:「我二哥三哥,我的兄弟們給我打電話說,爸爸在派出所,叫我什麼話都不要說。我沒有聽。我就是2019年4月1號來到美國,2019年9月份聯合國的一個會議上說了這些新疆裡面的教育培訓中心。10月12號,我的好多朋友們親戚們都把我的微信刪除了,就有一個親戚,給我發了一個簡訊:你爸爸在派出所去世了。」

爸爸過世後,她的兄弟也上傳影片,大罵她是騙子,但早木熱達吾提說,她知道家人是受到中共的脅迫與監控。

集中營教師:一生難忘的人間煉獄

相較於受害者,凱勒比努爾·席迪克(Qelbinur Sidik)的際遇好一點,但透過視訊出席臺北論壇的她將新疆集中營形容為她「一生難忘的人間煉獄。」

凱勒比努爾·席迪克說,在警察強迫下,她於2016年進入再教育營,擔任漢語老師。烏魯木齊出生長大的她,一生只想有個安穩的工作,而在進入再教育營工作前,她已有28年的中文教師經驗。

她說,她每天都能聽到淒厲的慘叫聲,迴盪在樓房之間,那地獄般的場景,讓她一生忘不了。

席迪克說:「在這個集中營有七、八千人,大部分都是東突厥斯坦、維吾爾教會的精英,包括宗教學者、教授,海外留學回來的專家學者、知識份子,他們都是腳上有腳鐐,手上有手銬,有的就是爬著進入教室裡面。」

席迪克說,集中營內,有不肖的警察用電擊棒插入女性生殖器,並對她們進行輪姦,還把一切當作酒酣耳熱之間的聊天話題,讓她無法忍受。但即便是工作人員的她,沒想到也無法逃避很多不人道的對待。例如,2017年營裡宣布「免費進行婦科檢查」,當年48歲的她就這樣被迫裝上避孕環,導致她大量出血,最後還被逼迫做絕育手術。她說,這給她的身體健康帶來了嚴重的後遺症,與始終擺脫不了的精神陰影。

直到2019年10月,人在荷蘭的女兒才協助她逃出那人間煉獄。透過翻譯人員的協助,她說:「我是幸運的逃亡者,但還有無數的我的朋友們、我的民族,他們都還在集中營裡頭。到今天為止,中國政府沒有關閉集中營,那些維吾爾人其他民族,都還在集中營裡頭掙扎呻吟,所以我希望臺灣的朋友共同發出聲音,(呼籲)國際社會幫助我們,去阻止這21世紀人類的恥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