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專訪】老天不長臉 !令習近平最尷尬的是冬奧會無雪(視頻)

2022-02-14 19:01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2-14/p3096221a648970671-ss.jpg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2月14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外媒報導,根據美國CNN衛星照片分析,位於北京延慶區的冬奧「國家高山滑雪中心」,其實是建在北京的「松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根據中共官媒的報導,近年來習近平對中國的環保非常重視,並做出很多「指示」。這次北京的冬奧「國家高山滑雪中心」建在自然保護區是不是違背了習近平的「意願」?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德國著名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違反中國自然保護區條例 最多罰款5千

王維洛在採訪中首先指出,根據中國的法律,違反自然保護區條例,最多罰款5000元人民幣。「如果中國政府像外媒說的一樣違法了,我們只是說如果是違法的話,處罰罰多少錢?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罰款最低一百元以上,最高五千元以下。不管你如何違法,最高罰你五千塊錢。中國人最近比較關心的就是徐州的那個母親,說如果是販賣婦女的話,罰多少錢?得出的結論是販賣婦女犯的罪,罰的錢,不如你販賣一個鸚鵡的錢,販賣鸚鵡罰款還要高一點。哪怕美國CNN說你這是違反中國的法律,在自然保護區裡面建了滑雪場。當然中國政府是不承認的,如果是犯了這個法的話,它交五千塊錢抹平了,這個事情就沒有。這就是中國的依法治國。」

中共為冬奧修改劃分自然保護區

據王維洛介紹,北京當局為舉辦冬奧,將國家級「松山國家自然保護區」建奧運滑雪場的部分從自然保護區中剔除。「北京的松山自然保護區是在1985年的時候,就已經被列入了自然保護區,而且還是國家級別的。它的面積,當時最早的時候大概是4000多公頃。到了2001年的時候,又做了一個總體的規劃,把它的這個範圍給劃定了,是一個正方形,角度有點偏,有4671公頃,離開北京大概90公里。2008年的時候,總體規劃得到了修改。

到了2015年的時候,中國已經知道批准了這個奧林匹克的舉辦地了,延慶也作為舉辦地之一,就北京加上張家口,加上延慶。但是在延慶高山滑雪區的地方,正好就設在了松山自然保護區裡頭。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規定,任何組織不得在自然保護區裡面從事這種建設,而且自然保護區裡面還分了兩、三個等級,一個是就核心區,一個是核心外圍區和實驗區,核心區是連人都不讓進的。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裡面,還特別對外國人有一個規定。外國遊人要進入自然保護區,不是指核心區,只是指外圍區和實驗區,要取得當地省市自治區的批准。它說好像是怕外國人偷中國的物種,因為自然保護學的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保護這個地區特有的植物和生物物種。

但是到2015年的時候,延慶市政府就說,我們經過申請得到上面的批准,我們把松山自然保護區中間那一塊給劃出去了,這一塊不算自然保護區了,同時又把自然保護區的面積,從4000多公頃擴大到6200多公頃。所以現在看到的松山自然保護區,是這麼一個方塊形狀,但中間有很大一塊,它不是自然保護區,它中間就缺了一塊。

在環境生態學上它講的這個保護,保護的是一個群落,保護的是一個整體。周圍地區對你要保護的那個東西,它都是有影響的,兩邊互相是關聯的。其實根據中國具體的法律,你這個要報批的,還得審查有這麼一個過程的。但中國現在都不講這個過程了,它自己在對外講的時候,它老是講我們是全過程民主。但是到具體的時候,它就不和你講,什麼時候報批的,有沒有經過什麼調查,理由是什麼,民眾的反應是什麼,專家的意見是什麼,專家取民眾的意見的反饋是什麼,哪個單位批准的,它都沒有。它就說我現在把這塊拿掉了,在外面再多添一點地方,就算是自然保護區了。這就是中國依法治國的一個實例。它說法是這樣的,你也沒有辦法。我們前面講了,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罰則是,罰一百塊錢以上,五千塊錢以下,最多罰你五千塊錢。五千塊錢也許就是中國幾個人到飯店去吃一頓的水平,起不到一個法律執行處罰的作用。」

中國經濟發展破壞生態為代價

王維洛博士進一步表示,很多人在講,說中國經濟發展是得到了中國的人口紅利,這是一種解釋。我的解釋是,中國的經濟發展其實是得到了中國的一種環境的紅利。「因為你破壞生態環境,你是不會受到懲罰的,也是不要付錢的。比如說你把污水直接排到河道裡去,你是不要錢的,這個是最省錢的。在西方國家裡,你必須把這個污染給處理了。比如排放煙塵,在西方國家裡,它不允許你這樣排放煙塵。如果你要排放的話,你必須把這個污染物給減下來,這樣就造成了你生產成本很高。而中國這一部分的成本,環境保護的成本是沒有的。所以它對比在發達國家裡面生產的話,它這一方面的成本就省去了一大塊,這就產生一個所謂的環境成本,它的造價低,它可以低價就可以出賣,它可以犯法,犯了法了,我最多罰五千塊錢,能把我怎麼的,都無所謂的。」

冬奧期間北京缺雪

據大陸媒體報導,在北京冬奧會期間2月7日前,長三角多地大雪紛飛,包括浙江、江蘇、安徽等地,其中杭州天池積雪達35厘米,出現了北國大雪風光奇景。但在此期間,位於北方的北京則是寒冷無雪天氣。王維洛對此指出,這次北京冬奧會的開幕,習近平要拿下的一個人,他肯定今後要處理的那個人是誰?就是掌管中國人工影響天氣氣候的這個負責人。

「我們知道在2008年的時候北京開夏季奧運會。習近平是這個組委會的主席,他當時任副主席。那次的北京奧運會的天氣完全是按照中共領導人的心願,要它下雨就下雨,要它不下雨就不下雨。開幕式那天晚上之前是下雨的,正好把北京污染的空氣給洗乾淨了。就是在運動會期間,有時候下點小雨,有時候也下稍微大一點的雨,但這都不影響比賽的繼續進行,而是它起到了一個淨化空氣的作用。

2008年夏季奧運會的時候,在中國人工影響天氣措施的干預下,它達到了一個完美的天氣趨勢。到了2016年的時候,杭州開G20領導人峰會的時候,也是按照中方的意願出現的天氣。2018年的時候,在青島開上合會議的首次領導人峰會的時候,天氣也是按照中方的意願怎麼出現的。所以中國人工影響氣候項目裡面的這些工程師、科學家,都把這些項目作為他們很成功的實踐吧。

到了去年中共成立一百週年慶典的那次,在北京天安門上,習近平講話。當時下雨和不下雨之間,它控制的準確度已經到了小時了,只是最後出了一點點小小的一個失誤。就是在習近平講話快結束的時候,就開始下雨了。講完話以後,轉播就停了,在下面就是傾盆大雨了,在天門廣場上坐的那些穿襯衣的人都淋濕了。但是它還是一個很成功的,當時就把雨給打回去了。去年11月份的時候,中國下了一次很大的雪,就是內蒙什麼地方,北方都是一片都是。當時就有人說這是給奧運會的預演,看看能不能把雪也打下來。今年現在開幕了,讓習近平最尷尬的我想不是疫情,也不是來的領導人太少,關鍵是奧運會沒有雪。」

中共花巨資人工造雪

據悉,外界媒體對北京冬奧會的跑道全靠人工造雪提出了很多異議。王維洛博士表示,把滑雪場建在延慶,不僅破壞自然保護區,同時按照中國的說法,延慶也是一個乾旱缺水的地區。「人工造雪的機器有230多臺,主要是用德國的一家公司來造雪的。德國的這個公司以前在德國做什麼呢?它也人工造雪,但是它是在降雪自然雪的基礎上,它再給你撒一點雪。跑道上面雪,因為滑的人多了,就融化了,雪要成冰的,所以他又要重新打上去雪。據說德國的每一個工人的日工資是一萬元,他用的是全部人工的。人工作為補充,這是現在技術上是可以的。但是你全部用人工,你可以把跑道上打上去雪,但是你這個背景、外景也不行。現在你看見張家口的,還是這個延慶的,這裡比賽場旁邊那都是黃的。所以說最尷尬的是沒有雪。這個人工影響氣候項目組的,他們沒有完成習近平交給的任務。」

黃河面臨斷流水危機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你看去年在河南鄭州大洪水的時候,中國人就說的,那個大洪水是美國人利用的氣象武器把雨給弄到我們這裡來的,40億立方米的雨,全部都給它弄到我們鄭州的上空降下來,那麼你也弄點雪給飄一下,飄點白的,北國風光多好。你不能老靠著張藝謀在鳥巢的螢幕上,來點視頻的感覺。他要吹他怎麼視頻的感覺怎麼好,取個題目叫做‘黃河之水,天上來’。這些舉辦北京奧運會的這些組織者、還是張藝謀,他對這個黃河到底還有多少水,他大概沒有什麼太大的概念。不知道黃河正面臨著一個生態危機。中國的黃河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斷流。中國的科學家把黃河長時間的斷流是作為中國水危機產生一個象徵性的標誌。自從黃河斷流以後,中國現在現實的水危機就產生了。

這次北京奧運會的水,有一部分是來自黃河的,北京屬於海河流域,但是舉辦這次奧運會的一個場地是張家口。張家口的一部分水是來自黃河的,是從黃河的中游在萬家寨的大壩那裡抽水,抽到山西大同的側田水庫。然後從側田水庫沿著北京的永定河的上游的這條河叫桑干河,然後一直下來途經張家口。如果沒有黃河的水,張家口這次的奧運會,它的水會相當的缺乏,它也是靠著外地的這個水。」

冬奧會選錯地方

王維洛認為,其實,習近平把冬奧會選在北京是選錯了地方。「從另外的角度來講,如果奧運會在中國最適合的地方是什麼地方?從冬季奧運會所需要自然條件來說,它不是在北京。世界上開冬季奧運會的地方,大多數都是一些小的山區的一些城市。中國適合開奧運會的地方,應該是在黑龍江或者是吉林省,從氣候地形條件來說,那邊是適合的地區。而且中國搞冬季運動的就是滑雪,滑冰運動的,也就是那些地區的人。

如果從中國經濟布局來看,中國的東三省以前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近幾年來是中國經濟最不發達的地區。它缺少的是一個大的項目擺在那裡來刺激它一下。如果把冬季奧運會的項目擺到東北去,那是振興東北經濟的一個絕好想法。你現在對於振興東北是束手無策的,東北的人才大量的流失,年輕人都走了。東北的經濟上個世紀三十年那個時候,在整個亞洲都是第一流的。哪怕就是到了五十年代,中國的重工業也都集中在東北三省那裡。奧運會不擺到有冰有雪東北去,你非要擺到一個沒有水,沒有冰,沒有雪的北京和張家口去,這其實是一種不合理決策。

因為中國要弄個第一。在世界上的所有城市裡開過兩種奧運會的,一種是冬季奧運會,冰雪運動的,一種是夏季奧運會,主要是以田徑為主的,就是北京。其它城市沒有過。

本來這一屆奧運會,當時慕尼黑想作為舉辦國的候選,但是慕尼黑全民投票把慕尼黑政府和德國政府的想法就全部否決了。為什麼呢?就是這個東西太賠錢了,太燒錢了。中國燒不燒錢無所謂的,它不怕燒錢。

所以北京的冬奧會,如果把它擺到東北去,也許是一種改變東三省的經濟怠退現象的一次很好的機會,但是你把這個東西擺在了北京,你讓中國人看到了怎麼了?就是好像老天不在你這一邊了,老天沒有站在你這邊了,他很尷尬的。

我們就說中國的古人總是把天和人合一看待的,他叫天人合一,或者叫天人感應。說你這個皇帝要干的不好的話,老天會懲罰你的。以前的古書裡說這個皇帝干的不好,老天就搞點災難來懲罰他,來警戒他,就告訴他你幹的不好,我知道的,你要是幹的好,老天就讓你風調雨順的。

習近平上臺的時候,應該說他是風調雨順的。你看他2008年掌管北京奧運會,他是籌備組的主席,很順,要下雨就下雨,要不下雨就不下。他現在越干越到後面,老天就有點看不下去了,天災就是老天因為皇帝幹得不好來懲罰你的,這叫天災,是這麼一個意思。所以中國的這些,比如像國務院調查組說,總體是天災,具體是人禍,就是說你是不隨便把這個責任推給天,這是不行的,不能亂推的。

最後閒聊一句話,還是講老天,還是講中國人的信與不信。大家知道杭州最近的疫情管控比較嚴格。杭州人有一個風俗,就是每年大年初一的時候要到靈隱寺去燒頭香的。大家知不知道燒頭香什麼意思啊?就是說正好是半夜的零點,你要到了杭州的靈隱寺裡面去燒香許願的。當時的生意有多好呢?就是說你在年30或者年29的下午兩點鐘往那邊走,離靈隱寺還有10公里,大家都等在那裡燒頭香了。今年靈隱寺不開了,隔離了,進靈隱的前面那個村子發現了疫情,所以這條靈隱整個州區都給管控起來了,進不去了。

杭州人今年都是沒有燒頭香的,沒有許下願的,所以心裏總是一個疙瘩。所以中國人很多事情,這種東西在信和不信之間,當你失去了一種信任的話,特別是皇帝你失去信任的話,天也不在你這一邊了,你就很尬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