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烏衣:豐縣鐵鏈女背後的國家暴力(組圖)

2022-03-29 08:42 作者: 中國數字空間詞條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鎖鏈女
江蘇徐州八孩母親(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3月29日訊】江蘇徐州被鐵鏈鎖住的八孩母親一案,自1月底在中文網際網路發酵以來,在長達一個月的時間裏,持續作為熱點話題被全民關注。

2022年2月23日,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發布了第五份,也是最後一份官方通告;之後,對於該案的討論逐漸在官方封殺和其他時事熱點話題的衝擊下,淡出了公眾的視野。

然而,依然有許多人不願就此放棄,持續關注事件的後續,質疑官方通報中存在的疑點,但卻為此付出了沈重的個人代價。女權倡導者烏衣就是其中一位。

我們分三節來回顧烏衣的參與和倡導,呈現國家暴力是如何強行掐滅了民間的關注和反抗。

一、烏衣初入豐縣

2月初,當官方通報一次比一次引起民間輿論的憤怒和質疑時,新浪微博名為@我能抱起120斤的烏衣和微博用戶@小夢姐姐小拳拳駕車前往徐州豐縣為鐵鏈女發聲。然而,她們一到徐州便受到當地政府人員的騷擾和驅逐。

烏衣在自己的微博中回顧了這一過程。在不被允許進入有警察把手的董集村後,她們在車上寫下「豐縣董志民強姦精神病女逼生8孩反領補貼得救助」,在豐縣縣城開車表達抗議。之後,在停車30分鐘後警察隨即找到酒店,要求她們將車上文字擦除。隨後,兩名女生試圖慰問被住進精神病院的鐵鏈女,發現醫院被警方戒嚴,只得請醫護代為轉交。之後,警方又以兩人入住的酒店違規為由要求酒店停業整改,將二人趕出酒店。

在烏衣將自己的這段經歷發上微博四天後,兩人被當地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引發關注此事網友的憤怒。有網友在評論區貼出當地警方的監督與值班電話,呼籲大家致電施壓並要求警方回答為何採取如此嚴厲的處罰。有微博網友在評論區留言:「熟悉的配方,每一次都少不了秋後算賬。這次急了,事情都還沒過呢」。

或許是迫於強大的輿論壓力,幾天後,徐州警方將二人釋放,但並未出具不起訴通知書。獲釋後,烏衣繼續在微博上揭露當地公安在拘留過程中違反法律程序對於二人非人道的對待方式。

她自曝受到警方的疲勞審訊:「最少的時候一天2輪,最高峰一天4輪。一輪2-6個小時。」她說:「‘提問’密度最高的一次,6個人同時向我開火;隱私也被剝奪:無論吃飯上廁所,都有專人盯守。睡覺有至少4個人看守。」

烏衣也描述女子看守所中對於在押人員的殘酷對待:上廁所只允許使用最多兩張衛生紙。來月經的女性只給三張衛生紙,不發放衛生巾。而烏衣則以在監所的地上大便作為反抗,表達對於這種荒謬、不人道規定的憤怒。

除此之外,烏衣還表示自己受到了毆打,並附上了手臂淤青的圖片。她說,打人者沒有身穿警服,但卻是當著監控和警察的面動手。烏衣對於警察暴力直截了當的描述和不屈服的態度給予其他網友很大的激勵,有不少人也開始鼓起勇氣給徐州豐縣官方打電話施加壓力。

烏衣
烏衣在女子監獄被非法毆打(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二、秋後算賬:被消失與沒有收到的通知

在暫被釋放之後,烏衣依然在微博上持續更新自己的狀態。儘管她的多數微博透露著樂觀和勇敢,但她也在一條微博中提到公權力帶給自己的的傷害。她寫道:「極致的恐懼讓我幾乎在一瞬間就在潛意識裡開啟了全身防禦模式,並伴隨著世界觀的崩塌。我一直信任的、國家一直教導我的,全部變成了謊言,成了刺進我身體的劍。」她還提到自己可能患上了創傷後遺症,而她想要傷害她的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然而,江蘇省對於鐵鏈女的最後一份官方通報,企圖給所有的疑問蓋棺定論。在這份通告發出後,大量的質疑和討論被刪除,許多發聲者被封號,甚至面臨更加嚴重的懲罰。2月21日後,烏衣的微博被禁言;3月1日,烏衣再次失聯,有消息稱其被徐州警方帶走。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於犯罪嫌疑人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後,除了無法通知到家屬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因此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以外,應當在二十四小時內通知家屬。然而,根據持續關注此事件的網友「地球村公民」的文章,直到3月15日,徐州當局才向烏衣的父親宣讀通知書,並且不允許留下通知書,甚至連拍照留存都被禁止。

此外,根據《刑事訴訟法》,嫌疑人有權利在第一次訊問後會見律師。然而,烏衣至今無法會見律師,有律師願意提供代理也迅速被官方警告。這些嚴重違反中國法律程序正義的手段,也被在此前對於維權人士的刑事司法中多次使用。由歐洲NGO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彙編的《失蹤人民共和國》一書,對於這些現象有著詳細的揭露。

三、我們沒有忘記:艱難的集體反抗之路

烏衣在國家權力的迫害下被消失後,官方也極力想要壓制人們對於此事的關注。但仍然有人試圖用利所能及的努力幫助尋找烏衣。

有網友持續在微博發聲:今天一問,烏衣放出來沒?有人與烏衣的父母保持聯繫,幫助聯繫律師,甚至自己提前委託好了律師,以防備自己也像烏衣一樣被消失。

還有更多的人,像烏衣一樣,關注著豐縣鐵鏈女的後續,不願意因為官方的一錘定音而遺忘其中的種種疑點。有人在社區和校園中散發傳單、海報,提醒人們不要忘記此事、持續關注。也有人向豐縣政府申請信息公開,遭到工作單位、居住社區和警方的多方警告。更有微博網友前往徐州豐縣,在夜色中於檢察院、警務工作站、法院等地戴著鐵鏈拍照,表達對於鐵鏈女、烏衣和拳妹以及每一位受壓迫女性的支持。

雖然這些行動在國家權力背書的父權壓迫下,難以在短時間裏取得顯著成果。但正如一位網友所說:「你們盡可以逮捕一個烏衣,但我們永不會放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中國數字時代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