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感人的笑話:父親送兒子乘火車(圖)


父親送兒子,他把自己也送走了,一直送到了二百里以外。
父親送兒子,他把自己也送走了,一直送到了二百里以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01】

那年夏天,我大學畢業,被廣州的一家公司招聘。第一次去單位報到時,父親去送我,他用渾身都響只有鈴不響的自行車,騎了二十多里山路,把我的行李箱帶到了火車站。

看時間不早了,我對父親說:你回去吧,我要進站了。

父親看著沈重的行李箱說:不急,還是把你送上火車吧。父親就去買了站臺票。

排隊的時候,父親把昨天晚上叮嚀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我聽得不耐煩,沒心沒肺地應著。

這時響起了一聲汽笛,火車來了。

以往這裡上車的人並不多,今天卻不少,許多人都買了站票,好不容易才擠上火車。父親提著沈重的行李箱跟著人流往前走,我對父親說:你快下車吧。父親說:不急。

他一直把我送到座位,又舉起沈重的行李箱往貨架上塞。這時哨子響了,父親趕緊往外跑,可剛跑到門口,車門哐的一聲關了。他又向另一個車門跑去,邊跑邊喊:我是送人的,讓我下車。可是列車已經啟動,最後一個門也關了。

這下糟糕了。

【02】

父親回到我身邊的時候,不停地搓著手,嘴唇囁嚅著。列車越走越快,窗外的大山一座座向後隱去。

我埋怨父親:讓你下車、讓你下車,你就是不下,沒一點時間觀念,現在只有到商南才能下了。

父親站在我身邊,像一個做錯了作業的學生。

這就是我父親送我的情景,他把自己也送走了,一直送到了二百里以外。

後來我們一家人說起這事就笑,母親笑他笨,腦子缺根弦。妹妹則笑得捂著肚子,差點背過氣去。父親被我們笑得不好意思,就給自己找理由說:不是我手腳慢,是火車司機弄錯了,本來應該停五分鐘,他只停了三分鐘。

我們為父親找的這個理由感到更加好笑。

不知不覺十幾年過去了。有一年過黃曆年,全家人聚在一起吃團圓飯,妹妹又講到了這事,我兒子聽了,睜大好奇的眼睛問:那後來呢?我說:當然是坐車回來了,要不咋會坐在這裡呢。

兒子又問:那是坐火車還是坐汽車回來的?我沒好氣地訓斥:真笨。只要有錢,火車和汽車由人選。

兒子不吱聲了,母親卻來了一句:你爸當時只有幾毛錢,怎麼坐車?

我一下愣住了。

【03】

我想起快到商南車站的時候,列車員查票,我準備掏錢給父親補票,父親不讓我掏,說他自己有。

我說你晚上要住店,明天還得坐汽車回去,錢夠不夠?父親掏出一卷錢,我看見是十塊的,他在我眼前繞了一圈說:這些錢足夠了。邊說邊背過身取出一張十元錢補了票,列車員還給他找了兩毛。

我接過母親的話說:父親當時帶著錢啊。

母親說:他帶啥了?那天他只帶了十二塊錢,原準備送你回來,給你妹妹買書包的,結果全花啦。母親頓了一下又說:我當時問你爸,你咋不讓娃補票呢?他說:娃在外花錢的事由多,我將就著就過去了。

這回該我驚訝了,我像孩子一樣問父親:爸,那晚你沒有住店?又是咋回來的?

父親搖搖頭,笑而不語。

【04】

母親接著說:他呀,在商南汽車站門口坐了一夜,被人當叫花子往出趕。第二天在車站幫人下了一車貨,才坐貨車回來的,渾身髒得就像一頭豬。

啊?原來這樣!

我們再也笑不起來了,我覺得自己的眼裡濕漉漉的,平時總愛笑的妹妹眼裡也噙著淚花。

只有母親一個人笑著,邊笑邊給父親夾著菜說:那時咱家窮,你爸為了供你們唸書,捨不得吃,捨不得花,他從來沒為自己花過一分錢。

他那天呀,是餓著肚子回來的,一頓吃了三個黑饃,兩碗稀飯。

我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嘩嘩地往下淌。妹妹趴在桌子上啜泣起來。

從此,我們再也沒有提起過這個笑話

責任編輯:wendy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