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挺共最受辱的是自己 凌寶兒不逃港哪有你今日?(圖)

2022-07-02 07:27 作者: 子龍
手機版 简体 11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周星馳
周星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7月2日訊】1997年香港回歸大陸後,原本首屈一指的電影產業逐年開始走下坡路,香港電影的輝煌不再,周星馳算是其中碩果僅存的優秀演員同時又是優秀導演。

今年是香港回歸25週年,周星馳正好60歲,他的演員生涯留下了太多經典,「如果要給這個愛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做人如果沒有理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別」。

早已鹹魚翻身的周星馳與母親住在半山的豪宅,平日的周星馳異常低調,與他在電影中的搞怪表現不同,現實中他是個非常沉悶的人,這種沉悶被人解讀為一種睿智。

然而,各種的褒獎卻因中共央視的一次採訪變得一文不值,周星馳雖沒到人設崩塌的地步,但是不少對他欽佩之情猶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的有為青年們看到星爺公開挺共,內心還是非常崩潰的。

其實,2013年周星馳被選為廣東省政協委員,任職期間,他沒有一次從頭到尾參加完大會的所有議程,不是遲到就是早退,而且提案也沒有一件。貌似他對中共給的榮譽並不感冒,全身心的鋪在電影事業中。

或許之前是礙於面子接受了政協委員的頭銜,平時就是打打醬油,可此次不同以往,今天的周星馳可以說是完全站在了中共的一方。他公開喊話,「7月1日,我們永遠慶祝」。

周星馳一生中最在乎兩個女人,一個是對他事業有極大幫助的演員羅慧娟,另一位是他的母親凌寶兒。凌寶兒是廣州師範的大學生,50年代末,階級鬥爭如火如荼的席捲大陸,凌寶兒作為知識份子的處境十分凶險,於是乎她與很多走投無路的人一樣,選擇了逃港。

來到香港後的凌寶兒並沒有闖出一番事業,1962年周星馳出生後不久,凌寶兒又遇上了家庭的變故,家庭的重擔落在一個女子身上,她早上做護士,晚上替人裱畫至凌晨三四點來賺取生活費,憑著強悍的意志,凌寶兒獨自將包括周星馳在內的三個孩子拉扯成人。

後來的周星馳一飛衝天,幼時的苦難成了他永久的記憶,看他今天的表現或許是因為幼時的不堪,可是如果凌寶兒沒有逃港,能否活下來都是未知數,即便活下來能否讓周星馳有今日的成就,可以說自由的香港對於周星馳一家來說是恩大於恨的。

大陸流行一句話,小孩子才做選擇題,成年人當然是全都要,周星馳無異已經成了精緻的利己主義者。「7月1日,我們永遠慶祝」這句話能為他換來大陸市場的暢通無阻,卻也深深刺痛了全體熱愛自由的香港市民。

電影《國產凌凌漆》中,周星馳飾演的中共特務凌凌漆面對處決之時,十分務實的選擇當場賄賂行刑人員,最後得以逃出生天,據說這個橋段是周星馳自己要求加的,這起碼說明他在90年代就知道中共是什麼貨色,不然根本不可能設計出如此諷刺的劇情。

今天的周星馳講,利用粵港澳大灣區優勢把中國故事發揚光大,「大灣區」和「中國故事」,能將中共的話術如此熟練的運用,也能見到周星馳對名利的追求到底有多麼的執著。

此次央視採訪周星馳的視頻有一個特點,周的普通話進步神速,原來講普通話非常費勁的他現在是信手拈來,照這種速度,哪天媒體公布周星馳入黨都不用太過驚奇。

有人會說,挺共的影視明星多了去了,為何偏偏指責周星馳?兩個原因,一是周的家世讓周更應該對香港有感激,山不親水親,人不親土親,周星馳的表現對香港來說是一種背叛。

其二,周星馳在螢幕中塑造的形象,也就是周的人設一直是為小人物代言,講述小人物的不屈,不畏強權,最終逆襲,結果螢幕外的周星馳與其大半生塑造的形象背道而馳,尤其他還是無厘頭喜劇的形象代言人,如今投靠中共對他自己來說豈不是最大的恥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