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所见的黑暗和残暴


我亲身经历了中共监狱内的黑暗与凶残,在狱中实无人权可言;因此从湖南常德津市监狱刑满释放回家后,我打算纠集几个出狱的人,把在狱中承受的痛苦报复社会,把公检法各部门警察从我们身上搜刮的钱财和物质从社会中偷、抢回来。

今年初,我有幸在网吧上网时接触了明慧网,看到了网站上刊登的李洪志老师写的经文和真相资料后,才懂得做好人才会有好结果,促使我改变了原先不好的打算,同时明白了中共为什么会这样来破坏法轮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

回想起在狱中的大法弟子,与我们这些刑事犯人来比,他们更苦不堪言,现在局外人都难以相信在人类21世纪的今天,在中共统治下的监狱里还存在着多么凶残、极无人性事件经常发生。

津市监狱有十几个监区,每个监区都关有大法弟子,总计有好几十个。津市监狱几十年来经常打死服刑人员(狱警亲自动手或唆使犯人动手),有些犯人因在中共高压、摧残后,被训练成疯狗一样没有人性,充当打手,在大法弟子身上施暴更是惨无人道,经常打骂与吊铐,大法弟子以绝食来反对迫害,但恶警叫无人性的犯人夹控大法弟子,强行灌食,每两小时一次,肚子被灌得鼓鼓的还在灌,用这种方法折磨得大法弟子死去活来。

大法弟子吕松明有次因把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上,就被三个象疯狗一样的夹控恶人拳打脚踩,折磨2个小时后,吕松明仍然不动,三个人又往他口里塞尿水,当时很多犯人围观。这时,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副主任肖健和恶警教导员来了,我们以为他俩会批评这个“包夹”,不但没有,相反而骂吕松明扰乱监狱秩序,罚吕松明加期劳役。两恶警走后,我们也随即散去。过了一会听到吕松明又在喊“法轮大法好”,我们再跑去一看,三个夹控恶人还在动手动脚打吕松明,往他口中塞尿,但吕松明没作任何反抗,这三个恶人是魏怡乐、宋水发、穆通。

大法弟子张春秋被关来津市监狱时,恶警就用罚站来折磨他,并在他颈上挂一块50多斤重的厚木板,一站就是五个多小时,直到昏倒在为止,几天后,又将他双手吊起来,再挂上木板。

马俊文原在赤山监狱时就被折磨得身体极为虚弱,口吐鲜血,被转到津市监狱后,恶警又罚他每天站15个小时,几天后,双脚肿得不能穿鞋,只能光着脚,本来连站立都不能,但还强迫他要干14小时的苦役,中午还不允许他休息。

后来,我去问和我关系好一点的夹控大法弟子的人,你们为什么这么狠心,难道不怕出人命吗?他偷偷告诉我:“有时也不忍心,怕打死他们,但管教则威胁我们说,不‘管好’他们,就罚我们去做苦役,叫我们不要怕,出了事不要我们负责,法轮功事件是国家定性的,有政府担着,这里共产党的天下。”

这些大法弟子有的判刑多年,身体已经被摧残得极度虚弱,有的已生命垂危,但还不能保外就医,真是天理难容。

以上是我亲眼所见的一点点事实,大法弟子遭的迫害是在严密的控制和封锁下进行的,有时行刑恶警根本不让同监犯的人们知道,干得非常隐蔽。

我不是大法弟子,因接触了明慧网,才良心再现,将我仅知的点滴告知天下百姓,希望大家都来共同关心,制止这场迫害。

现在我终于明白:在这个自称为法制文明的国家是多么的肮脏、黑暗与凶残,但我相信这样的社会不长久,光明美好的时刻一定会很快到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