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医改细节里的隐忧(图)

2013-10-17 01:49 作者: 李兆富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17日讯】医疗改革,跟绝大多数政策一样,不可以单靠字面去推敲究竟内里是什么葫芦卖什么药。

奥巴马的医改为例,美国的医疗成本贵。主流的人云亦云,认为问题出于缺乏公共医疗。这种观点不但在逻辑上粗疏,客观事实上也站不住脚。美国联邦政府虽然并没有直接提供很多的医疗服务,但其实医疗补助金(Medicaid)和国营医疗保险(Medicare),两项开支的总金额约为8,600亿美元,占了美国全国医疗开支近三成。

换句话说,美国联邦政府透过补助和提供保险来介入医疗市场。不过,在社会栋梁心目中,没有公立医院,总是感觉不踏实。他们有所不知,美国政制设计的最根本考虑,就是避免联邦政府的公共政策对不同的州份厚此薄彼,故此联邦政府在原则上不可能直接营运公立医院。至于各州政府,其实已经透过州立大学,营办公立医院,而事实上美国的各大都会区域,约莫三分之二医院属于非牟利,再加上联邦政府的医疗安全网,说美国的低收入人士没有医疗保障,实在与事实不符。

奥巴马医疗改革引发的话题
奥巴马医疗改革引发的话题(看中国配图)

奥巴马医改,表面理由是低收入人士负担不起私人医保,成为公共财政负担。以官僚的直线思维,医改核心就是立法规定每个人都要有私人医疗保险。可是,负担不起就是负担不起,政府又可以怎样呢?官僚的第二思维模式,就是要能者多付,拉上补下以及强制企业责任;反效果就是令本来已经有私人医保的美国人,代价大幅提升。

不过,当拉上补下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官僚的第三招,就是以公帑埋单。以最新的推算,奥巴马医改对联邦政府的财政负担,可能接近一万亿美元。结果所谓的医改,既没有解决联邦政府的财政压力,原则上也不公平,最讽刺是法案经政治包装后叫“可负担的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但事实上对任何人来说,一点都不便宜。香港特区政府也经常说要医改,每过几年便来一次研究谘询。官僚将问题包装成公私营失衡,说穿了,其实就是政府包揽的医疗服务太多:能预防的,不能预防的,对生命有威胁的,对生命没有威胁的,统统不计成本由公立医院提供。求过于供,令许多医疗服务等候时间太长,名存实亡。医疗资源的分配,又因为医管局的垄断和各个山头的行政政治,完全失去理性。医生说工作压力大,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他们又知否,计划经济式的集权管理,结果必然是将人当作机器般奴役?

特区官僚其实也深知,就算不断增加医管局开支,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可惜政治舞台上真话很难说出口;而且医生共同利益体在政治名利场影响力极大,绝对不可以触动。医管局引入外国医生,只是虚招一道,摆个姿态,就当作曾经尝试。最终,政府属意的强医金,思维和模式,跟奥巴马医改极其相似。但多此一举,最终目的还是要部分香港市民百上再加斤。

各位,请紧记历史的教训:任何服务一旦由公家提供,结果必然制造既得利益和被剥削者,可是最终所有人都自觉没有选择的自由,统统都是输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