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醫改細節裡的隱憂(圖)

2013-10-17 01:49 作者: 李兆富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7日訊】醫療改革,跟絕大多數政策一樣,不可以單靠字面去推敲究竟內裡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歐巴馬的醫改為例,美國的醫療成本貴。主流的人云亦云,認為問題出於缺乏公共醫療。這種觀點不但在邏輯上粗疏,客觀事實上也站不住腳。美國聯邦政府雖然並沒有直接提供很多的醫療服務,但其實醫療補助金(Medicaid)和國營醫療保險(Medicare),兩項開支的總金額約為8,600億美元,佔了美國全國醫療開支近三成。

換句話說,美國聯邦政府透過補助和提供保險來介入醫療市場。不過,在社會棟樑心目中,沒有公立醫院,總是感覺不踏實。他們有所不知,美國政制設計的最根本考慮,就是避免聯邦政府的公共政策對不同的州份厚此薄彼,故此聯邦政府在原則上不可能直接營運公立醫院。至於各州政府,其實已經透過州立大學,營辦公立醫院,而事實上美國的各大都會區域,約莫三分之二醫院屬於非牟利,再加上聯邦政府的醫療安全網,說美國的低收入人士沒有醫療保障,實在與事實不符。

歐巴馬醫療改革引發的話題
歐巴馬醫療改革引發的話題(看中國配圖)

歐巴馬醫改,表面理由是低收入人士負擔不起私人醫保,成為公共財政負擔。以官僚的直線思維,醫改核心就是立法規定每個人都要有私人醫療保險。可是,負擔不起就是負擔不起,政府又可以怎樣呢?官僚的第二思維模式,就是要能者多付,拉上補下以及強制企業責任;反效果就是令本來已經有私人醫保的美國人,代價大幅提升。

不過,當拉上補下不足以解決所有問題,官僚的第三招,就是以公帑埋單。以最新的推算,歐巴馬醫改對聯邦政府的財政負擔,可能接近一萬億美元。結果所謂的醫改,既沒有解決聯邦政府的財政壓力,原則上也不公平,最諷刺是法案經政治包裝後叫「可負擔的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但事實上對任何人來說,一點都不便宜。香港特區政府也經常說要醫改,每過幾年便來一次研究諮詢。官僚將問題包裝成公私營失衡,說穿了,其實就是政府包攬的醫療服務太多:能預防的,不能預防的,對生命有威脅的,對生命沒有威脅的,統統不計成本由公立醫院提供。求過於供,令許多醫療服務等候時間太長,名存實亡。醫療資源的分配,又因為醫管局的壟斷和各個山頭的行政政治,完全失去理性。醫生說工作壓力大,不是沒有道理,但是他們又知否,計畫經濟式的集權管理,結果必然是將人當作機器般奴役?

特區官僚其實也深知,就算不斷增加醫管局開支,還是解決不了問題。可惜政治舞台上真話很難說出口;而且醫生共同利益體在政治名利場影響力極大,絕對不可以觸動。醫管局引入外國醫生,只是虛招一道,擺個姿態,就當作曾經嘗試。最終,政府屬意的強醫金,思維和模式,跟歐巴馬醫改極其相似。但多此一舉,最終目的還是要部分香港市民百上再加斤。

各位,請緊記歷史的教訓:任何服務一旦由公家提供,結果必然製造既得利益和被剝削者,可是最終所有人都自覺沒有選擇的自由,統統都是輸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