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的以花喻人有何不同(图)


以我的理解,“以花喻人”的意思是直观而浅显的:用娇美的花朵来比喻美丽的女子——这是文学作品中一种常见的修辞手法。这种手法形象、生动,在中国和日本,都有比较长的历史可循。

譬如《开元天宝遗事》中,唐明皇称杨贵妃为“解语花”;譬如《堤中纳言物语》里,有一篇〈花团锦簇女御〉,就是女官们将自己服侍的各位女御(天皇后妃名称)比作不同花朵的故事。

然而,“以花喻人”这一点在我看来,只有比喻得是否生动形象的区别,以及比喻用得明显或隐晦;究竟从哪里看得出来表面和深刻的区别呢?我深深地不解啊!

为了论证这一观点,我从《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中,分别选出作者以花喻人,以及描写书中两位第一美女(黛玉与紫姬)的经典段落,以及颇有代表性的地方,和大家一起看一看——究竟有没有表面和深刻的区别。

一、黛玉&紫姬:姣花弱柳与山樱


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红楼梦》第三回: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源氏物语》第二十八回:但见有一个女子坐着,分明不是别人,正是紫姬本人。气度高雅,容颜清丽,似有幽香逼人。教人看了,联想起春晨乱开在云霞之间的美丽的山樱。娇艳之色四散洋溢,仿佛流泛到正在放肆地偷看的夕雾脸上来,真是个盖世无双的美人!

黛玉和紫姬的美自然是不一样的,可她们在作者的笔下,都美到了撼动人心的地步。要说不同之处么——文笔不一样、花不一样。

正经点儿说来,《红楼梦》是曹公借宝玉的眼睛,将黛玉不同的仪态比喻为不同的花木——娴静伫立的时候,她像一株娇弱的鲜花临水照影,行走的时候,她又像一株孱弱的柳树在风中徐徐拂动——“姣花照水”“弱柳扶风”这八个字,恰如其分地描写出了林黛玉柔弱但极其优美的风姿,像仙女一样惹人怜爱。

《源氏物语》的紫姬,和林黛玉不同,她是一位非常健康的美丽女子。所以紫式部借夕雾的眼睛,将紫姬的美貌比作春霞之中烂漫的山樱——我认为这个比喻不但形象,而且妙极——樱花的清丽、优雅、娇艳,与紫姬的美相得益彰;更妙的是作者在比喻的同时还用到了拟人,让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好像都感到那绝代的美艳如同花香一般拂到了脸上。

总结

《红楼梦》写得比较简略,但总结得极好,可谓点睛之笔;《源氏物语》写得比较详细,但文笔优美、描写逼真,读之口齿噙香。

除开文笔的区别,谁能说哪个更表面?哪个更深刻?

二、黛玉&紫姬:芙蓉与樱花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黛玉默默的想道:“不知还有什么好的被我掣著方好。”一面伸手取了一根,只见上面画著一枝芙蓉,题著“风露清愁”四字,那面一句旧诗,道是:莫怨东风当自嗟。

注云:“自饮一杯,牡丹陪饮一杯。”众人笑说:“这个好极。除了她,别人不配作芙蓉。”黛玉也自笑了。

《源氏物语》第三十五回:紫夫人穿的大约是淡紫色的外衣、深色的礼服和淡胭脂色的无襟服,头发异常浓密,柔顺地堆压在肩背上,和身材大小恰好相称,但觉全身十分匀称美满。若要用花来比方,可说是春天的樱花,然而比樱花更加优美,这容颜实在是特殊的。

我很喜欢《红楼梦》中群芳夜宴抽花签的安排——花与人相映成辉,题词异常生动,背后的旧诗还昭示著每人的命运,实在是曹公巧尽心力的安排。清水芙蓉,风露清愁,每每读到这里我都忍不住喟叹:太像黛玉了!果然是只有这样脱俗清丽、不同凡响的花朵,才配得上世外仙姝林黛玉啊!

同时我也一样喜欢《源氏物语》中,女乐会上对四位弹奏不同乐器的美人的描写——从服饰搭配看出各人不同的性格与品味,从头面与身材的姿态看出她们各不相同的美丽,以及最后别出心裁地用一种花来比拟她们优美的身姿,仿佛隔著书页都能窥见花姿、闻见花香。

总结

《红楼梦》将人物姿态、性情、命运三者汇集到一支花签上,不可谓心工不巧妙;而《源氏物语》以一种花来将一个人的美丽与性格做了十分神似的概括。

三、湘云Vs玉鬘:芍药与棣棠(山吹)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她,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

《源氏物语》第二十八回:他忽然想起,此人的姿色好比盛开的重瓣棣棠花,带着露水,映着夕阳。用春花来比喻,虽然与这季节不符,但总有这样的感想。花的美色有限,有时还交混著不美的花蕊。而人的容颜,其美实在是无物可以比拟的。

虽说湘云在夜宴上抽到的花签是海棠,我却总对她醉卧眠芍的一幕念念不忘:因薄醉而泛起红晕的脸颊,埋首在一片芍药花海里,嘴里还念叨著一支酒令,一任娇艳浓香的花瓣拂了一头一身——若以“有情芍药含春泪”来比喻湘云,我觉得再形象不过了。

再看《源氏物语》这一回,明确地以棣棠(又名山吹)来比拟玉鬘的美貌,更妙的是还用了“带着露水,迎著夕阳”,又添了一重生动与美丽。我特别喜欢最后总结性的一句话:花的美色有限,人的容颜,其美实在是无物可以比拟的——所以称美人为“解语花”,唐明皇这位风流天子的确是想像力不凡呢!

总结

在《红楼梦》中,以花喻人的描写比较隐晦、概括,留给读者无穷的想像空间;而《源氏物语》中,以花喻人的描写比较直接、详细,语言平添了烂漫与优美之感,让人回味无穷。

说到这里,我想很多知友恐怕都已经看出来——在“以花喻人”这一点上,《红楼梦》与《源氏物语》最大的区别,其实就是文笔。这一点再正常不过了:《红楼梦》创作于18世纪中叶,作者是中国作家曹雪芹;《源氏物语》创作于公元1001-1008年间,作者是日本作家紫式部,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小说。

时代不同,背景不同,男女不同,国家不同……唯一的相似之处,恐怕就是这两部小说都是描写了贵族阶层的爱情故事。所以,《红楼梦》和《源氏物语》在一种比喻手法上有所不同,我是丝毫不感到奇怪的;并且,我不认为这一点是这两部小说之间特别明显的、值得格外关注的差异点。

同样是以花喻人,《源氏物语》和《红楼梦》给人不同的感受的来源,莫过于花的名称带给人的感受。《红楼梦》中的花名富有中国古典韵味,而《源氏物语》中的花名颇有异域风情——中国、日本两国对花的喜好和称呼本来就有所不同,这很奇怪吗?我们来体验吧!

《红楼梦》中出现过的花名

绛珠仙草、芙蓉、牡丹、桃花、杏花、李花、海棠花、芍药花、荼蘼花、并蒂花、菊花……

《源氏物语》中出现过的花名

桐花、牵牛花、藤花、夕颜花(中文:葫芦花)、朝颜花/槿(中文:木槿花)、桦樱、山樱、橘花、蔷薇、水晶花、红叶、龙胆、桔梗……

在看过以上这些花名之后,是不是觉得,名字不同,听起来感觉就是不一样?是的,这亦是造成《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以花喻人”的不同之处。

责任编辑:云淡风轻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