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家婆(图)


大山阻碍著通向外界的视线,碧水绕村而过,傍晚的炊烟迎著微风一圈一圈的飘散开去,秋天的夕阳已经向东边大山的山颠慢慢爬去。树木枯荣有度,此时的山岭一片金黄,秋风过处,落木萧萧。玉米早已熟透,正炫耀着等待主人抓紧时间把它们收拾回家里去。

小翠一家

小翠家就住在一个坳坪上,抬起眼睛环视四周,三匹大山环绕着,只有浅浅的山脚上种著庄稼,山上森林茂密,古树繁多,野兽时时出没其中,有时晚上都能听到各种野兽的怪叫声,相当骇人。坳坪上有个单村独户,只孤零零地住着女孩小翠的一家人。

小翠在五岁的时候,爹爹上山打猎时就被一只母老熊给咬死了,这个消息是与爹爹合伙上山打猎的一位邻村叔叔告诉她妈妈的,这位叔叔当时也被严重咬伤,从此就自己残著一条腿过著漫漫的人生道路。小翠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只有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小花。

老百姓常常说,一年没有几个火烧天,一年也没有几个收获日。小翠家的庄稼已经收得差不多了,小翠的姨妈家比自己家还要贫寒,加之常年小病大病不断,日子举步维艰,妈妈准备去帮助姨妈收收庄稼。

熊家婆闻讯,装扮孩童的家婆

临走时严肃的叮嘱小翠和小花:“我走了之后,你们要好好的看屋,今天我就不回来了,你们去接家婆(外婆)来,晚上跟你们打伴吧!千万记住,走到那个岔路口时,一定得走石灰路,万万不能走那条石板路,都给我记清楚了,走错了就会被老熊家婆吃了去。记清楚了,只走石灰路,不走老熊路!”

没有不漏风的墙,又恰巧隔墙有耳——这话偏偏让背后山上的老熊家婆听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老熊家婆就到岔路口把小翠母亲撒的石灰弄到了石板路上。又回洞里去人模人样的打扮了一番,来到洞外等候着。不一会儿,就看见小翠小花来了,小翠小花没见过自己家婆的模样,老熊家婆假装问她们要到哪儿去,“知道”了“来意”后,老熊家婆就介绍自己正是她们的家婆。小翠小花欢天喜地的接着“家婆”回家去。

进屋后,她们让“家婆”坐板凳,“家婆”说她正在生板疮,不能坐板凳,姐妹俩就把屋里的一个空菜坛子给搬了过来,让“家婆”坐。屋里黑漆漆,只有炉子里的火发出一点微弱的亮光。拉着家常,时间就过得特别快,“家婆”想着这两个年少鲜嫩的“外孙”,不禁馋涎欲滴,尾巴开始不由自主地在坛子中摇了起来。

小翠发觉真相,妹遭老熊吃食

“家婆,家婆,坛子里有啥子在响噢?”小翠问。

“哪里啊,我没听见呢,可能是耗子在地洞里跑吧,它们也饿了啊!”,“哎,今天晚上你们两个哪个挨我睡哦,我可不喜欢让蝨子咬,哪个身上的蝨子少点,就挨着我睡吧。”老熊家婆如此答道。

小翠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头,到底不对在哪里又说不出来。她进屋抓了一把酥麻放在衣兜里,把外衣脱下来,放在火炉上抖了几抖,只听见哔哔啵啵的爆炸声,“哎哟,大闺女身上好多蝨子喔,今晚你就别挨着我睡了,小闺女挨着我睡吧!”。

于是,小花与“家婆”睡一张床,小翠则到另一间屋子里去睡觉了。

大约凌晨五点钟的时候,小翠做了一个噩梦,说的是爹爹回到家中,悄悄来到自己的床前,告诉小翠家里有老熊家婆,而且正是当初咬死自己的那只。爹爹要小翠赶快逃跑。小翠从梦中惊醒,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做了几分钟的深呼吸后,总算才平静下来。

“嗑嗤……嗑嗤……”,什么声音啊?仔细一听,是从小花她们那间屋子里传过来的——篾笆折墙壁隔音效果太差。

“家婆,家婆,你们那边是什么声音啊?”,“是我在吃你妈给的干胡豆啊”,“可不可以给也我吃几颗呢,妹妹也在吃吗?”,“你妹妹她,她瞌睡大,早就睡第二觉了,你要吃就过来拿吧。”小翠把“干胡豆”拿在手里一捏,那哪是什么干胡豆啊,那分明是一截一截的手指,谁呀!小翠马上想到了妹妹小花,啊!我可怜的妹妹呀!我,我一定要为你报仇。小翠流着泪,暗暗下了决心。

施妙计除老熊家婆,为妹报仇

“哎,大孙女,你要到哪儿去啊?”

“去茅斯里解手。”

“茅斯头有茅神,别去,回吓死你的。”

“我不怕嘛。”

“不怕也不能去。”

“那你陪我一起去吧?”

“不行,我要嚼干胡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怕我跑,我就找一根索子拴住身子,让你牵着吧。”

“好吧,懒牛懒马屎尿多!”

小翠顺手拿了一根棕索子,拴在身上,另一头递给“家婆”,自己来到厕所就把索子解开来拴在一头猪的身上,自己悄悄摸黑拿着爹爹打猎用的梭镖出去了。

话说“家婆”牵着索子,隔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回来,拉了几下索子,听到猪发出的“唝唝唝”的声音,心想小翠还在,就把索子拴在床上安心的睡了。

第二早上,“家婆”出去一看,才知道上了当,她著了急,边找边喊。

“家婆,家婆,我在这儿呢。”

“鬼蛋儿,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拿给茅神拐走了呢!你爬到那么高的树上去找啥子呢?”

“你看这棵梨子树好大噢,这些梨子又大又香甜,我上来讨梨子给你老人家吃嘛。”小翠一边说话一边扬了扬手中的梭镖。

“哈哈哈,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你就捅那一桠巅巅上那个大的给我吃吧。”

“好嘛,家婆,您要把嘴巴张得大大的,那样梨子落下来才会恰恰落到嘴里。”

“好,来吧,我的好乖乖。”

说时迟,那时快,小翠抓住“家婆”张大嘴闭着眼的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尽浑身力量把那柄锋利的梭镖投进“家婆”的嘴里,不一会儿“家婆”就死了!

霎时间,还没等小翠从树上下来,梨树根的四周就长出了一丛丛深深的藿蔴。小翠被藿蔴阻挡,下不来,只能待在树上呼叫:“救命啊!救命啊!”

中午时分,有一个卖席子的师傅从这经过,就赶忙用席子把藿蔴围住,遮挡起来,救下了小翠……

傍晚时分,妈妈从姨妈家回来了,小翠向妈妈哭诉老熊家婆害死了妹妹、自己设法逃跑、用梭镖杀死老熊家婆以及怎样被救的经过。

母子俩抱头痛哭,凄惨的哀嚎声,在深山野岭中传了很久,很久……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