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与哀愁:诗经、楚辞对秋景的抒怀(组图)

2016-10-15 19:02 作者: 儒风大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秋天凉爽,物景亦引人感触良多。(图片来源:Pexels)

“春去苇叶青,秋来芦花白。”秋天里风高气爽,高高的芦苇叶子和穗子开始泛白、干枯,而芦花则开始怒放。

蒹葭苍苍

一眼望去,千朵万朵芦花随风轻摇,如千万只展翅的白鸽,又如无数飞驰的白狐的尾巴,最后涌起浪花,一波一波地滚向天际。

大片大片洁白的芦花在秋风中翩翩起舞,交织成密密的一层层,一团团,像花絮,如霜胜雪,远远望去,犹如隆冬的雪花,落在田野里、房屋上,景象美极了。

秋天的芦花在空中飞舞,飘呀,飞呀,自由自在;累了,倦了,落下了,又无声无息。

芦花洁白美丽,清雅飘逸,芦苇随风萧萧,有超尘脱俗的韵味,它使得周围的秋草全成了陪衬,成了俗物。

在《诗经》里芦苇叫做“蒹葭”,一个很拗口但是很诗意的名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数千年前的一个深秋,河中芦苇莽莽苍苍,河岸上严霜铺地,和河中芦花相互辉映。

在这清秋的早晨,河岸边一个少年独自徘徊,他的神情像秋霜一样峻洁高冷,他的举止像芦花一样潇洒优雅。

少年不时眺望河的对岸,原来他是思念他的心上人,思念总是让人甜蜜也忧伤!

少年想逆流而上,又想顺流而下,去寻找心上人的居处,但是路途遥远又有险阻,而心上人的行踪又是那样的漂泊不定。

《蒹葭》这首诗写的是一种思慕想念的感情,朦胧含蓄,不易索解,但是缠绵动人,直击人心中柔软的那一部分。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古今人心本无不同,几千年过去了,还是一样的“蒹葭苍苍”,一样的对“秋水伊人”的想念,还是一样的美丽与哀愁!

秋风落叶


秋夜总引发人愁思连连。(图片来源:Pexels)

秋风扫落叶,落叶伴秋风。秋风落叶带来浓郁的美丽秋色,也不可避免地给人带来伤感和哀愁,“秋风秋雨愁煞人”。

秋天的盛景是如此短暂,草木迫不及待地凋零,繁华落尽,华筵已散,秋风吹走的不只是落叶,还有流年。

战国宋玉在《九辩》中说:“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秋风是无情的象征,秋风掠过,万物萧条,花草尽衰,悲凉哀愁之至。《九辩》由此被称为“悲秋”之祖。

其实在宋玉之前的屈原,“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早已经常使用秋风落叶来表达他心目中的美丽与哀愁。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湘夫人》这首诗写湘君对湘夫人的情爱思念,湘君是湘水男神,湘夫人是湘水女神,这是神灵之爱。

湘君伫立岸边,遥想湘夫人降临在北边水滩的情景。可是只见秋风徐至,洞庭波动,落叶飘零,凉风袭人,不见湘夫人的踪影,真是望眼欲穿,愁思无限。

湘君登上白薠四处张望,期待着黄昏的约会,在秋风萧瑟中,对湘夫人的思念如那层层叠叠的落叶,越来越厚积,越来越深沉。

也许真的是“相见不如怀念”,神灵也不能例外。

“黄叶舞秋风,伴奏的是四野秋虫。粉脸芦花白,樱唇枫血红,自然的节奏,美丽的旋律,异曲同工。”

这是民国时期有“金嗓子”之称的周璿唱过的一首《黄叶舞秋风》,和她唱的歌一样,周璿也是一个有着“美丽与哀愁”的奇女子。

总有那么一些从时间深处走来的常读常新的古典诗词,总有那么几首老歌,会让人想到某些记忆深处的东西,比如温暖与感恩,比如隐隐约约的小暧昧,比如美丽与哀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