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个啥东西?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五十三份借据

2017-04-29 23:19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4月29日讯】习近平先生,你的前任胡锦涛,说要“构建和谐世界”、“构建和谐社会”,“和谐”了整整两个任期,结果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反而是十年浩劫,不少家庭在此间或痛失家园,或痛失亲人。所谓“和谐”,原来只是河蟹的别称,人们在匪患猖獗的这十年里,进一步看清了共匪原来是属螃蟹的。

俱往矣,让人不堪回首的“河蟹社会”,“喝血社会”。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梦幻时代。伴随着你主导的“新政”登场,中国社会随之有了法治梦、廉政梦、强国梦、强军梦……你在国内国外都说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大旱望云的国人,一度也有过种种的憧憬。

岂料这梦那梦多年,苦难的国人也还是只能梦断红朝。法治梦里,两脚兽们照样是在无法无天、穷凶极恶地迫害良善;廉政梦里,腐败无处不在,愈演愈烈的司法腐败更是甚嚣尘上;强国梦里,国已不国、鹿走苏台的景象并无显见的改观;强军梦里,多出了用洋垃圾翻新改造而成的大型驳船……你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愈来愈看不懂、摸不透。“人类命运共同体”究竟是个啥东西?

要构建的“各国人民共有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莫非是党国俨然置身于外星球,可以总是公然不按地球上所公认的某些牌理出牌?国人没有选举权、罢免权等等另当别论,这个国家的能见度,不能总是一降再降,降得就连起码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都像冬虫夏草一般缺稀吧?去年和今年,中国的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中,都是位列176,倒数第五,都与北韩同一档次。这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党国只能强迫被奴役的国人“共有共享”,别国人民大抵不愿意“共有共享”。

要构建的“各国人民共有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莫非是像二战时期的德国纳粹对待犹太人一般,给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和维权者强行佩戴无形的五芒星?将其押进有形或无形的监狱或是集中营?只是因为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就能给其判刑19年,这样的事在“法治国家”,竟能堂而皇之干得出来。整个国家到现在,也还是没有一种主持正义和公道的力量存在。“三骗胡同”继续敷衍一切,填街塞巷的衔冤负屈者,在“法治国家”所面临的仍是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

要构建的“各国人民共有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莫非是放任共匪更是变态,以各种下作手段不断下流打碎异议人士的饭碗,将其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并弄几个人反复去刺激他、恐吓他、羞辱他、骚扰他、为难他?要构建的“各国人民共有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已如此这般让苦难的家庭雪上加霜,已连饭都吃不上,让人怎么饿着肚子再陪伴你一同去做梦?不让人吃饭这么下流的事都能干得出来,这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换作是你,可愿意“共有共享”?

……

习近平先生,你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究竟是个啥东西?你能否说得更为详尽一些?被共匪所“领导”的中国人,不论其是富贵是贫贱,是有权是无权,是年迈是年幼,都毫无疑问是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大组成部分,都无可置辩有说话的权利、吃饭的权利、活着的权利……你能“衷心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多一份平和,多一份合作,变对抗为合作,化干戈为玉帛,共同构建各国人民共有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就不能以有效措施,首先在国内“变对抗为合作,化干戈为玉帛”?为什么就不能以有效举措,令无耻、变态的公权多办一些人事?倘若连一国都不能治理得井然有序,又能奢谈什么“构建和谐世界”,或是“构建各国人民共有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我所理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应仅只是一种华丽的辞藻,而该是“同呼吸、共命运”的产物,是一个具有同理心的人类共同生息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大家都能自觉按照人类社会所普遍认可的某些牌理出牌,都能自觉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都能怀有了一分真爱和大爱,去尽可能友善地对待他人。默许迫害、放任迫害、不让人吃饭等等下三烂的勾当,在这个大平台上,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都只能是悉数藏在皮袍之下,不好一再亮出来,当作能事或乐事,显摆在人类眼前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该欢迎善行和义举的存在,该坚拒兽行和不公不义的泛滥成灾。但愿先生你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我所理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只是大同小异,而非什么奇怪的东西。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28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