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個啥東西?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五十三份借據

2017-04-29 23:19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7年4月29日訊】習近平先生,你的前任胡錦濤,說要「構建和諧世界」、「構建和諧社會」,「和諧」了整整兩個任期,結果給中國社會帶來的反而是十年浩劫,不少家庭在此間或痛失家園,或痛失親人。所謂「和諧」,原來只是河蟹的別稱,人們在匪患猖獗的這十年裡,進一步看清了共匪原來是屬螃蟹的。

俱往矣,讓人不堪回首的「河蟹社會」,「喝血社會」。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進入了一個嶄新的夢幻時代。伴隨著你主導的「新政」登場,中國社會隨之有了法治夢、廉政夢、強國夢、強軍夢……你在國內國外都說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大旱望雲的國人,一度也有過種種的憧憬。

豈料這夢那夢多年,苦難的國人也還是只能夢斷紅朝。法治夢裡,兩腳獸們照樣是在無法無天、窮凶極惡地迫害良善;廉政夢裡,腐敗無處不在,愈演愈烈的司法腐敗更是甚囂塵上;強國夢裡,國已不國、鹿走蘇臺的景象並無顯見的改觀;強軍夢裡,多出了用洋垃圾翻新改造而成的大型駁船……你所說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愈來愈看不懂、摸不透。「人類命運共同體」究竟是個啥東西?

要構建的「各國人民共有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莫非是黨國儼然置身於外星球,可以總是公然不按地球上所公認的某些牌理出牌?國人沒有選舉權、罷免權等等另當別論,這個國家的能見度,不能總是一降再降,降得就連起碼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都像冬蟲夏草一般缺稀吧?去年和今年,中國的新聞自由指數在180個國家中,都是位列176,倒數第五,都與北韓同一檔次。這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黨國只能強迫被奴役的國人「共有共享」,別國人民大抵不願意「共有共享」。

要構建的「各國人民共有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莫非是像二戰時期的德國納粹對待猶太人一般,給中國的持不同政見者和維權者強行佩戴無形的五芒星?將其押進有形或無形的監獄或是集中營?只是因為表達了不同的觀點,就能給其判刑19年,這樣的事在「法治國家」,竟能堂而皇之幹得出來。整個國家到現在,也還是沒有一種主持正義和公道的力量存在。「三騙胡同」繼續敷衍一切,填街塞巷的銜冤負屈者,在「法治國家」所面臨的仍是殺了就殺了、整了就整了、搶了就搶了。

要構建的「各國人民共有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莫非是放任共匪更是變態,以各種下作手段不斷下流打碎異議人士的飯碗,將其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並弄幾個人反覆去刺激他、恐嚇他、羞辱他、騷擾他、為難他?要構建的「各國人民共有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已如此這般讓苦難的家庭雪上加霜,已連飯都吃不上,讓人怎麼餓著肚子再陪伴你一同去做夢?不讓人吃飯這麼下流的事都能幹得出來,這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換作是你,可願意「共有共享」?

……

習近平先生,你所說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究竟是個啥東西?你能否說得更為詳盡一些?被共匪所「領導」的中國人,不論其是富貴是貧賤,是有權是無權,是年邁是年幼,都毫無疑問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大組成部分,都無可置辯有說話的權利、吃飯的權利、活著的權利……你能「衷心希望國際社會共同努力,多一份平和,多一份合作,變對抗為合作,化干戈為玉帛,共同構建各國人民共有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什麼就不能以有效措施,首先在國內「變對抗為合作,化干戈為玉帛」?為什麼就不能以有效舉措,令無恥、變態的公權多辦一些人事?倘若連一國都不能治理得井然有序,又能奢談什麼「構建和諧世界」,或是「構建各國人民共有共享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我所理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應僅只是一種華麗的辭藻,而該是「同呼吸、共命運」的產物,是一個具有同理心的人類共同生息平臺。在這個平台上,大家都能自覺按照人類社會所普遍認可的某些牌理出牌,都能自覺做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都能懷有了一分真愛和大愛,去儘可能友善地對待他人。默許迫害、放任迫害、不讓人吃飯等等下三爛的勾當,在這個大平台上,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都只能是悉數藏在皮袍之下,不好一再亮出來,當作能事或樂事,顯擺在人類眼前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該歡迎善行和義舉的存在,該堅拒獸行和不公不義的氾濫成災。但願先生你所說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與我所理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只是大同小異,而非什麼奇怪的東西。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4月28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