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风云:资金出海,在香港安全么?(图)

2017-05-06 09:00 作者: 财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5月6日讯】资金出海,在香港安全么? 或者说:配置海外资产,分散风险,是否该考虑香港?

在一些人眼里,香港充满了“某独一小撮”,基本上已经是天下大乱。而在更多的看官眼里,似乎计划经济之手已经伸到香港,再加上某长也乱说什么权宜的“一国两制” 该结束了……

所以,不少人纷纷表示担心,如果自己做资产配置的时候考虑了香港,会不会受到影响。所谓受影响,大致是财产突然无法再受自己自由支配,甚至也被关门打狗剪了羊毛。

各位的担心确实有理由。大家愿意在香港配置资产,第一个理由是法制:认法不认人,个人产权受到保护。二是经济和社会上的freedom:免税港以及独立的传媒体系。而这两个得以保持的前提是“一国两制”制度和香港基本法。现在既然“一国两制”都可能不再,法制和经济/社会freedom也就难说。

笔者以为,由于现在外面波诡云谲,各方都在求稳定,香港至少在看得到的近几年不会大变样。而更长远看,由于中国经济下行,官老爷有求于人,香港状况或许不会好转太多,但多半也不会恶化。小孩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笔者这就为大家分析下,香港如果真从两制变一制后的利弊:

先谈利:香港是缓冲地带,维持现状曾经给中国带来很多利益,在未来也会给中国带来一定利益。


资金放在香港安全吗?(网络图片)

官老爷们再莽撞也有心机的。不然当初参加朝鲜战争的部队,明明都是三野准备用来攻打台湾的主力兵团,为啥非得换个马甲叫做“志愿军”?得胜诺夫百万雄师过大江,一直打到南粤,为啥就不跨过一条小小的深圳河?说白了,非不能也,是不为也。老爷也需要一个缓冲区来做一些里子里面的事情。后来的情况证明了得胜诺夫是对的:霍船王的船队为中国军队提供了大量物资,而后来的希腊船队更是直接帮官老爷们度过了最困难时期。远了不说,辽宁号航母的前身瓦良格号也是用香港商人的名义拉回来改装的。

再后来,改革开放,中国地方金老爷们到处去求爹爹告奶奶,美欧拿着钱始终迟疑不敢进来。最后还是靠香港把塑料花工厂、玩具工厂和衣服工厂转移到深圳,才好歹把五个特区中的一个深圳建设成功了。

如今的天下大势是美国加息,新兴国家的资本纷纷表示没有信心,要往美国跑路。而香港这个地方还可以被用来充门面稳定军心。比如每个月的进出口数据及实际利用外资数据不好看怎么办?有了香港就好办:把国企的资金弄到香港再拿回来投资,好歹看上去也似乎确凿可以充做外资。这样至少可以稳定住国内的军心。说不定还能连一些不懂行的人都忽悠住。如果没有香港这种资金可以自由来往,资产归属可以保密且受到法律保护的自由港,换个主权国家,人家肯定不允许你这样上下其手的。没有了香港,官老爷就还真的没法子了。

还有如今的“一带一路”,那一路上基本上是穷山恶水和刁民,做生意只会赔本。但一带还是不错的,毕竟海运是最便宜的,而且一带上的国家土豪比较多,也比较友好,前不久一带上的沙特不是还来送钱么?

泰国不是也订购了中国的潜艇么?

而香港又是一带的抓手。地方老爷们想要出政绩升官就要找人围场子招商引资。很多地方金老爷们(比如山西)名声不好,围了一个场子招商别人不一定来,可以请香港的士绅出面来办。客人来了才发现其实鸿门宴主人另有其人,但来都来了,碍于面子,多半也还是会听一点解释的。所以就经济上讲,香港还是保持现状好,不然不但有的货不好买,想找土豪圈钱,都找不到地方围场子了。

经济上香港可以被利用,政治上也可以。综上所述,香港维持现状的利益是巨大的。

再谈弊,窃以为如果改变了现状,官老爷们会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首先,大量中国二代们是以香港为基地做生意圈钱的,如果没有这个自由港,损失会很巨大。去和洋人谈生意或者圈钱,大陆公司自然不及香港公司好使,比如辽宁号航母就一定要香港商人才能搞定。另一方面,内地很多二代也可以靠这个赚一点小钱钱,比如王石当初倒手玉米,不就是通过香港来转手的么?而且在香港上市圈钱的蓝筹股大都是大陆企业,既有中石油、工行、建行这样的国企,也有腾讯这样的私企。同时大量大佬都在香港有房产和资金管理办公室(包括马云和小马哥,前者优才计划,后者常驻香港)。如果香港真出了事,楼市和股市会有大震动,万一跳水,那中资损失是惨重的。别的不说,光股市就是三万亿美刀的水平,即使把外汇储备用光都不一定填得起来。

其次,香港事关涉到洋大人,兹事体大。老爷们虽然可以在内部不讲规则,对外那还是要当”负责任大国“,不敢耍赖的,毕竟面子要好看。所以才会有中国会寻到千条理由要和美帝搞好关系这一说。

德国银行,日本商团在大陆的投资想要退出,虽然官老爷又在耍赖拖延,但总还是走出去了。最近又放宽了进出口一定要一比一的规定。

而香港成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已接近半个世纪。这里的公司管理并检测着东亚的财富流动。大量外资公司在这里设有总部,不少洋大人在这里有自己的利益。如果真把计划经济之手伸到香港,管制住这些资本。那老爷在全世界恐怕会招来如潮的恶评和各种惩罚大棒的吧。

第三,香港700万人,生活质量如果大大下降,那是肯定会闹事的,那就是巨大隐患了。这个不是经济问题,这里不多说。就化用一个笑话:美国前总统里根讲过一个笑话:一条美国狗对一条苏联狗和一条波兰狗说,在美国的话,只要你叫得够久,就会有人来喂你肉吃。波兰狗问:什么是“肉”?苏联狗问:什么是“叫”?

这个笑话的中国版本是这样的:一条香港狗对一条东北国企狗和一条西北狗说:在香港的话,只要你叫得够久,就会有人来喂你肉吃。

东北国企狗问:什么是“肉”?

西北狗问:什么是“叫”?

这个笑话告诉我们:现在香港汪叫两下好歹还有肉,虽然也是宠物狗,但比前两种狗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就这样看,目前维持香港现状利大于弊,而如果改变现状,恐怕是有弊无利。笔者希望以为庙堂中人不至于会这么笨吧?即使一两个笨,总还是有白纸扇智囊团来告诉他们其中利弊的吧?  

那么,就长期来看,香港是不是会衰落?笔者以为可能性较小。香港作为一个城邦,是靠着大陆而兴起的。大陆经济上行,逐渐开放,香港就会逐渐衰落。但如果大陆保持不变或者经济越来越下行,逐渐闭塞,那么香港就会重新焕发。

无论香港还是新加坡,都很像《权力的游戏》里面以威尼斯为蓝本的商业城市布拉佛斯:

布拉佛斯主要靠通商为生,其主要市民是那些曾经在地底挖矿的饱经苦难的无面者的后代。他们的祖先不愿意被瓦雷利亚人奴役,从而跑到大陆的末端开辟了避难所。当然,布拉佛斯的原型,据乔治马丁的世界观来看,就是意大利的威尼斯。威尼斯也是欧洲贫民和商人为了避免北方蛮族入侵而建立的避难所,是黑暗中世纪里少有的经济发达的城邦国家和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他们的机会来源于大陆的落后闭塞,当欧洲大陆的其他地区,比如西班牙、葡萄牙、荷兰和英国对外开放,威尼斯也就逐渐衰落了……

但问题是,现在大陆经济大家都看得到:逐渐下行。连官方喉舌的权威人士都劝大家要正视经济L形下行的趋势。

本来最有可能代替香港的是上海。所以大搞自贸区,企图扩大开放。然而就现在来看,上海自贸区不但没搞起来,还被雄安抢了风头。恐怕以后也难说了。而雄安新区更多的是疏解帝都的压力,离海那么远:看着也不像是对外的贸易区,恐怕是难以替代香港的。只要权威人士的判断正确(多半的,地球人都看出来了),那么香港虽然难说焕发第二春,但起码不会变得更糟是很可能的了。毕竟一来热钱要出来摇身一变外资。

所以笔者的判断是:只要中国经济下行大趋势不变,香港很难变得更坏,说不定会焕发第二春。

毕竟,周小平那篇文章也只存活了一天而已,连大陆某官员要一国一制也被搞成妄议中央的典型了。

说这么多,大家或许会以为香港也有其可取之处了。但真要资金出海,技术操作也很重要。毕竟香港虽好,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出海来这里,被保安送回去的肖建华就是例子。所以,不同的小民出海香港恐怕应该带着不同的目的,进行不同操作:

1)如果你是良民,一点白色的血汗钱,即使在百万左右,放香港是非常安全的。理由前面讲过了:香港现状不会大变。如果香港的外资银行都挂了,那基本上就要变天了。虽然现在海外投资被管制,但是重疾险是完全合法的,官老爷也是人,很多官老爷及其亲属自己也在香港买了保险,他们自然是要留个门路的。各位如果不懂,那就亏了。

2)有看官和笔者交流时坦言,在香港和新加坡之间选择了香港,主要因为:a)钱也不多;b)英语差;c)往返香港容易些,也更实惠。加上香港好歹还有法制保证,所以香港算得上是平民实惠的“铁金库”(原谅我用这个梗,爱这个美剧),理财的避难所。

3)灰色的钱,可以拿香港为跳板。这种小笔资金,说实话官老爷基本是看不上的,在香港可算安全。大笔资金,在美国欧洲澳洲都是要交税的,成本也很大。所以部分香港,部分美国最好。

总结:如果你只有几十万百来万,跑到美国甚至新加坡去来回一趟机票都好几千,而且急着要用钱去拿回来也不方便,还不如在香港开个账户,起码比内地更有保障,另外交保险费和理赔也更方便。如果你资产上千万,可以先把香港当跳板,在这里放一部分钱,买个重疾险作为急需时的现金库。然后其余的继续出海去美国或者欧洲澳洲新西兰。

一言以蔽之,香港是一个金融商业城,一个信息结构洞,一个生意谈判场,一个贸易中转站、一个理财避难所。这里有望北楼,有征西馆,有窥天局,有水码头,有铁金库。我等小民居此者可获信息,可解局势,可求跳板,可谈生意,可求平安。

笔者不过红尘中一个迷途小书童,不求闻达,却有幸居此,大概也是因缘际会吧。

(编注:为了便于读者阅读,文章略有删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