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的男儿去哪了?

2017-05-23 10:02 作者: 郝吾辈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5月23日讯】,单位今年准备招2名新闻民工,有不少毕业生报名。但男生很少,报名的80%以上是女生。这不是性别歧视,也不是否认女新闻工作者的优秀与出色,而是在这个“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的行业,男性真的要比女性更合适些。

那些荧屏上优雅知性、美丽高贵,在各圈层游刃有余的女记者形象,其实都是三流编剧的意淫,无非是把穿越剧中“四阿哥爱她,十四阿哥要她,N阿哥壁咚她”的古装换成了职业装。

新闻需要男民工,至少男女比例要平衡。但不仅报名人数上女多男少,质量上女生也显得更优秀些:无论是成绩,还是综合素质,女生整体更突出。一次招聘也许说明不了什么,但这种“阴盛阳衰”的趋势已经持续了好几年,而且不止一个社团面临这样的男人危机。

中国男女比例已经失衡到“光棍危机”的地步,但为何招聘中却是“阴盛阳衰”?中国女人真的比男人更优秀么?

这种感觉没有大数据支撑,更没有科学的论证,就是感觉,不仅现在,似乎中国社会从小到大就“阴盛阳衰”。回想起来,从幼儿园开始,直到大学,位列班级成绩第一梯队大多是女生,尤其是金字塔顶尖的都是女生,老师最喜欢的是女生,表现最好的是女生,最听话的是女生,连学渣暗恋的都是成绩好的女生……

不是中国男生天生萎顿,而是教育制度原本阴柔。

中国孩子,从小被叮嘱和教育最多的两个字就是“听话”,在家听家长话,在学校听老师的话,在单位听领导的话,过马路听“红袖箍”的话,做啥梦听国家的话。要是你多问句:“为什么?”回答就多了两个字:“你丫听话!”

独立、自由的人格是不合时宜的,有个性、有思想是值得警惕的,叛逆、异端则更是危险的和必须清除的。我们需要的是对权威的服从,集体意识与三观正确,辅以格式化的应试教育,确保祖国的花朵永远都向着阳光。

无疑,在这种“去势”的教育体系下,女生天然比男生更具有优势。

上学时,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女生都喜欢看起来有点坏坏的“小混混”?越是成绩好、越是漂亮的女同学越是对“操社会”的古惑仔着迷?

其实道理很简单,与班上无趣的“四眼仔”相比,古惑仔看上去还有点男人的个性、血性及青春气息——即使这是那个年代港剧营造出的幻象。

,制造幻象的不仅是港片,还有好莱坞影片。

好莱坞电影《闻香识女人》中,中学生查理见证了一起恶作剧但又不想出卖朋友,于是面临着一道艰难的选择题——要么坦白,要么被学校勒退。影片末尾,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弗兰克——一个想自杀却因被查理照顾而找到人生意义的美军退役中校,面对学校威逼查理出卖同学的听证会,做了一段演讲:

“今天查理保持沉默是对还是错,我不是法官或陪审团,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前途而出卖任何人。而这,朋友们!这就叫正直,这就叫勇气,这才是未来领袖所具有的品质……查理现在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必须选择一条路,一条正确的路,一条有原则的路,一条成全他人格的路,让他沿着这条是继续前行吧,这个男孩的前途掌握在你们手中,委员们。相信我,别毁了他!保护他!支持他!我保证会有一天你们会为此而感到骄傲!”

大学时第一次看这部影片,我们都被震傻了,美帝竟然是如此邪恶的教育观?怪不得一天天腐朽下去,等待我们去解放。查理如果在我们这,正确的剧情发展应该是:立即向老师打小报告——与学渣划清界限——受到学校表扬——因勇于与坏人坏事做斗争而入选“三好学生”。

后来,又偶然看到罗宾・威廉姆斯主演的《死亡诗社》,看到基廷老师被开除时,一群学生站在桌子上呼喊:“哦,船长,我的船长!”我和同学们真的有点愤怒了,这种目无尊长的教育制度竟然还有那么多学霸死活要考到美国去?作为学渣的我们,纷纷庆幸自己的成绩不好。

最近的国产片《老炮儿》似乎也有点唤醒男人,呼唤血性的意思。只是身披军大衣、挥舞日本刀的六爷再怎么悲壮,我都感动不起来,看上去都像老流氓与小流氓的斗殴,又感觉像是落魄的八旗子弟在冲着新贵们喊:“草你大爷!大清江山是我爷爷打下来的,凭啥你丫过得比我好,这不合规矩啊,呜呜……”六爷不厌其烦地重复一个词:规矩。小对老要有规矩,卑对尊要有规矩,小老百姓对国家要有规矩。

有人说,我们的血性就是这样,爱自己的国,砸别人的车。好吧,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我们的六爷拼命是为了维护“规矩”。这觉悟,要是早生200多年,六爷没准能在“四爷”身边当个司礼监“小六子”啥的。

,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这是公元965年,亡国之君后蜀皇帝孟昶的宠妃花蕊夫人所作的《述亡国诗》。当时的“赵家人”——胜利者宋太祖赵匡胤阅后大为赞赏,将花蕊夫人收入宫中。

162年后,即公元1127年,金兵攻入北宋都城汴梁,掳走徽、钦二帝及宗室、宫人,是为“靖康之耻”。北宋灭亡之际,和当年后蜀一样,“赵家人”也无一个是男儿。

帝国首都沦陷的情景,极具戏剧效果,酷似800多年后的义和团——满朝文武不敢一战,将希望寄托在“神棍”身上。这名叫郭京的“大师”宣称,自己可以用法术调集“六甲神兵”,刀枪不入,扶宋灭金。结果可想而知,城破了,赵家的女人、银子和土地全被金人糟蹋殆尽。

这样的历史一再重演。后世很多社团的大BOSS对此痛心疾首,既是发问,也像自问:“男儿都去哪了?”

我要是大BOSS,就不会这样问。对于一个大社团来说,其实最重要的是听话,小弟听大哥的话,大哥听大BOSS,不然会坏了规矩。

再说了,咱打小培养的都是“小六子”、“小春子”以及“小李子”。社团男儿多了,他们可咋办?

老板,您确定您需要男儿么?还是来个小妹试试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